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红山玉器的真真假假

柏岳   2007-06-04

  编者按:近几年,古玩市场上5000多年前的红山古玉比比皆是,北京的古玩摊上"批发红山"大牌赫然醒目,花几十万几百万买现代红山的大有人在。以至很多古玉收藏者谈"红"色变。

  一本收录近300件古玉精品的《玉海拾珍》日前由新华出版社出版。书中百多件红山、龙山古玉首次面世,多属罕见珍稀。作者柏岳曾任中国收藏家协会原玉器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柏先生曾连任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早在8000年前中国人就开始宠玉了。其中以红山文化玉器最为精美珍罕。它的造型种类、琢制技术及出土数量和功用,都令其他同时代文化产品相形见绌,文物收藏价值极高,因而也引发了疯狂盗掘古墓、走私、作伪等现象的产生。许多属于国家珍贵文物的红山文化玉器等被海外人士买走,轻易流失海外,令人痛心。

  20年来对红山古玉情有独钟的柏岳先生说,神秘的红山古玉真品是一眼看去即能令人心动,新仿的虽可以假乱真,但只能做到形似,却仿不出红山古玉的独特神韵。

  眼下市场上与时俱进的"红山文化"的确太多太滥了,究竟怎样去伪识真呢?柏老先生特别撰文将自己多年收藏所获经验悉数告诉了读者。

  对高古玉器的鉴识,一般地说,必须掌握每一个时期的造型、纹饰和制作方法等方面的时代风格。一种艺术风格的产生、发展和衰亡,都是和各个历史阶段的思想信仰、生产力水平、审美观点分不开的,有人把它比作像一个人的穿着打扮都有它的时代特点一样。因此,对大量没法与标准器对照的玉器的识别,应从玉质、工艺、造型、沁色以及各种古老特征进行综合分析,加以确认。也就是一定要考虑时代发展变化的诸多因素,综合各个方面分析判断,而不能拘泥于一件或几件科学发掘出土的器物形制而轻下结论。

  分析时代特征,要抓住主要方面。既要掌握其共性(普遍性),更要掌握其个性(特殊性)。所谓共性,即一般古玉器都具有的特征,如光泽、熟旧感、质变等等。所谓个性,即那个特定时代的独有特征,如玉器的色质、形制、纹饰、做工乃至沁色等特征。共性寓于个性之中,普遍性寓于特殊性之中。个性是认识事物的基础,是主要依据。确定一件古玉器的年代,最终决定于它的特殊性。特殊点是区别一件玉器不同于其他年代玉器的特殊本质。

  对5000年前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玉器的鉴识,不能脱离所有高古玉器鉴识的要点,但红山文化玉器又有不同于其他时代甚至同一时代不同文化区域的诸多特点,因此,必须做全面综合的分析,才不至以偏概全,做出错误的判断。

  材质

  红山文化玉器使用的材质较多的是辽宁岫岩县细玉沟透闪石类的玉材,材料质地细密,硬度较高,近似新疆和田玉的硬度,色泽也比较均匀。玉的颜色有苍绿、青绿、青黄、黄色,也有玲珑剔透的碧玉和纯白色玉。在红山玉器中使用岫岩透闪石玉的约占70%以上。古代的玉器生产多就近取材,因此,红山玉器使用属于蛇纹石岫岩玉,松石、玛瑙的也有一些。

  辨别玉材的时代可靠性,是鉴别古玉的重要一环。玉质的基本颜色也发生变化。一方面是色素离子对玉器所处环境条件产生不同反应;另一方面内在因素在外部条件

  下促成变化。基本颜色的变化也是年代的特征。

  造型

  造型有时代性。红山文化玉器的造型深厚、凝重,既概括洗炼,重点部位突出,又有不同于一般特征的神韵。如红山玉器的动物造型,既生动,又拙朴、豪放。现实仿制的红山动物玉器,只能做到形似,总体上拘谨、呆板、无生气,难以捕捉到原器物固有的神韵,很难模仿到那个时代的特征。有人说,模仿现代的精巧容易,模仿古代的朴拙是很难的。这是很有见地的。在鉴别高古玉器中,常有"一眼货"的说法,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反映在它的神韵上。观察高古玉器多了,如同在众多的人群中寻找熟人,不用细看他的面部和五官,只看到他的侧身或背影,就会知道他是不是自己要找的熟人。

  纹饰

  纹饰是一个时代思想观念、审美意识和信仰的产物。如殷商的凤、鸟纹,周代的饕餮纹、夔龙纹,春秋战国和汉代的云纹、谷纹、乳丁纹以及龙纹、螭纹等。如能掌握各个时代的纹饰特点,便能比较准确地认定其年代。

  红山文化玉器表面多光素无纹,除玉龙额部或颚底有斜方形网纹和表现兽头眼部、牙齿的细阴线纹外,一个常见特点是压地线浮雕、凸弦纹、浅浮雕或称打洼,即在平面玉佩或圆雕玉器上磨出平整匀称的凹槽形纹饰,也称瓦沟纹。有些压地浅浮雕若隐若现,眼视不甚清晰,手摸感觉明显。凸弦纹在多数红山玉器都会见到。

  做工

  器物雕琢工艺,是工艺技巧及艺术表现力等等因素的总和,最能反映时代特征。由于各个时代工艺技法不同,必定要在器物上留下痕迹,只有掌握住各个时代的工艺特征,才容易识别出真伪。

  玉器是玉人使用砣具等多种手段加工而成。砣工犹如绘画的笔法,雕刻上的刀法,富有个性,是比较难仿的。

  红山玉器的工艺特征,主要的是各部位的过渡自然,表面光泽细腻,少有磨痕,除个别小型佩件大多无玻璃光。不论动物或器物,一般都有穿孔,多系对钻而成,孔外部直径大、越往里直径越小。也有从一面钻进的马蹄形孔。有些钻孔不直、不圆,孔壁呈粗螺旋状,有的孔中部交接处出现

  错位棱台。也有的是对面蹭磨而成光泽无螺旋纹的孔,交接的薄层上钻一小孔。扁平器物在工艺上多两面加工,琢磨精细,打洼匀称自然,抛光好,内外边缘成刃状,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如玉鸟佩即是边缘薄锐。

  沁色

  古玉器在墓穴遗址中,受到外部环境、条件的影响,如温度、湿度、酸碱度、地压以及其他化学元素的缓慢侵蚀,其玉质本身所含的多种元素也随之发生变化,从而局部或全部改变了原来的玉色,即所谓沁色。沁色是古玉器的年代标志,也是判断真伪的重要依据。

  在外部侵蚀条件下生成的沁色,表面常伴有侵蚀的共生物质,自然、合理,同时出现在玉器上。作伪沁色多不自然。

  在外来冲击、冷热和土层自然压力等因素的裂纹绺裂以及地压下自然浸蚀生成的蚀斑、蚀孔、玉璞,虽然不同于沁色,也是判断古玉年代、真伪的重要标志。

  红山文化玉器,天然沁色较少,较轻,常见的有雾状白色水沁、黄褐

  色土沁、红色沁、黑色沁,少数有绿色铜沁。红色类血沁和绿色铜沁,多出现在黑色或黄白色皮壳之下。

  金属斑痕

  金属斑痕,在我所见过的玉器书中,没人谈过,虽然有的书上曾讲过"钉金沁"或"洒金色沁",但都认为是由于土中的酸化铁与酸化锌等所沁成,其实不是。这种金属斑痕,应是玉质本身含有的金属元素,在长时间的地热、压力和其他外部条件的作用下,游离集中融于玉器表面,不应是外部元素的沁入。特别是含金属元素较多的青绿、苍绿色阳起石类玉材,金属斑痕较多,纯净的白色和田玉则很少见。金属斑痕不仅见于红山文化玉器,凡青绿色上千年高古玉器的表面,多可见到。这是鉴别古玉真伪年代的一个标志。

  旧色与光泽

  古玉在地下多年,表面都有后天生成的自然旧色和包浆。真古玉的包浆较厚,且分布均匀自然。还有一种发自内部的光泽。这种反射光是自然的、一致的,是统一光泽,且有油性,不同于抛光后出现的表面玻璃光。即使腐蚀较为严重的某一局部光泽,仍会显出它的一致性。高古玉光泽,常如发自内部,所谓精光内蕴,而不是表面浮光。

  红山文化玉器一般表面无玻璃光。表面光泽与玉的硬度及解玉砂的颗粒的精细相关,一般地说,玉质硬度高光泽强,磨砂痕轻,玉质软、石性重者光泽差;解玉砂颗粒匀细者光泽强。有研究者认为红山所用解玉砂在80-100目,很难抛出玻璃光。观出土的红山玉器表面都有一层柔和的老玉特有光泽,不同于现代的油蜡抛光技术。

  对红山文化玉器的鉴识,是一项情况复杂、难度较大的系统工程。笔者抛砖引玉,就教方家。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编辑:之谦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