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科学检测能否取代传统目测?

张巧燕   2007-09-06

  编者按:古玩收藏,自古皆有,价格也随着这一浪潮的涌进一路飙升。作为古代艺术收藏品的翘楚—古陶瓷,其价格升势更是惊人,于是人们不再仅仅局限于对古董的赏玩,而更注重它们的长远商业价值。古陶瓷商业价值进一步刺激着古陶瓷收藏群体,在这相激相涨的关系影响之下,古陶瓷的赝品也应市而生,冲击着整个古陶瓷交易市场。有的赝品的仿真技术可谓炉火纯青,因而屡屡发生买家以大价钱购赝品的事件,扰乱了交易市场,直接造成买家、卖家、拍卖行多方的重大损失。传统目测存在的缺憾已日益暴露,收藏界呼吁专业的检测鉴定以辨真伪,社会也关注着古陶瓷的检测鉴定以健全机制、调理市场。那么,传统的目测是否将被科学检测所取代?

  古陶瓷的鉴定方法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凭鉴定者对古陶瓷器物长期研究所得出的经验来鉴定,就是俗称的“眼学鉴定”,耿宝昌、叶佩兰等就是传统的目测专家;另一种是最近几十年发展起来的应用现代高科技手段对器物进行科学鉴定。“眼学鉴定”作为传统的鉴定方法,是基于古陶瓷研究专家丰富的鉴定经验和对中国古陶瓷的认识,通过比较法、排比法、逻辑推理等方式来鉴别器物的真伪。“眼学鉴定”需要多听多看,包括看书和看真品赝品,以便取得对古陶瓷的感性认识。而近年来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一些相关的科技手段也被人们借用到文物鉴定领域,这就是“科学检测”。目前采用的科学鉴定方法有碳14、热释光绝对断代、元素成分分析断代和釉面老化系数测试等。

  

  传统的眼学鉴定

  

  今天,国内外古陶瓷鉴定采用的多是“眼学鉴定”的方法。“眼学鉴定”凭的是经验,是采用排比类推法、标型学、考证学等方法找出样品与标准器物之间的相同点和不同点,由此来推论出样品的真赝,是一种相对断代法。从事古陶瓷鉴定工作的人大多是从基层出来的,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如古陶瓷鉴定界的泰斗人物耿宝昌先生是琉璃厂学徒出身。正是由于他在长期的工作中大量接触不同的陶瓷真品、赝品实物,对它们各自的特征有非常深刻的了解,才能很快发现一件陶瓷器物上含有的瑕疵,由此来断定真伪。然而由于某些历史原因,国家也没有专门的大专院校开设正专业课程,由此造成了古陶瓷鉴定人才的短缺,也造成了鉴定依据的“非标准化”。看一件东西,每个专家都有其不同于其他人的鉴定方法和鉴定依据。有人这样形容目前的鉴定概况:“甲专家鉴定的依据是1、2、3,乙专家鉴定的依据是甲、乙、丙,而丙专家鉴定的依据又是A、B、C”。由于专家们的专业经验、社会关系、地域环境甚至道德品质等各方面因素不尽相同,同一件古陶瓷鉴定的结果也常常是因人而异,不尽相同的。所以说,“眼学鉴定”很难形成一个令人信服的统一标准,而没有标准就容易产生歧义,事实上也就没有权威性。同样,对藏家、玩家来说,也大都从“眼学鉴定”开始学习古陶瓷鉴定的,但在没有一个明确标准的指导之下,也很难学到较为可信的方法。在这一情况之下产生的矛盾与纠纷层出不穷,专家各自为政,各持己见,其中也不乏所谓的“专家”乘机浑水摸鱼的。可见,目前我国对古陶瓷的鉴定是比较混乱的,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公认的权威鉴定机构。即使是在刑事案件之中,专家的证书也不能作为法庭的证据而予以采用。这种情况同时也扰乱了与此相关的艺术品交流和拍卖市场,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这种无序状态限制了古陶瓷投资、收藏的健康发展。

  

  现代高科技鉴定

  

  假文物对市场的危害是可怕的,如果一件假东西连专家都不敢认,那么它就会严重扰乱市场,并且会损害藏家的利益。于是,近些年人们纷纷将眼光转向现代科技,希冀从中遴选出可以用于古陶瓷鉴定的方式方法。使用元素分析法鉴定古陶瓷,是一种排除法,就是说建立一种数据库,先肯定文物中应该有的元素,而仿品由于是现代制作的,物理元素中常会有锌、皓等不应当有的元素,通过发现古陶瓷不该有的现代元素来排除赝品。可是光测一下它的元素,只能作否定回答,不能作肯定回答,因为我们的数据库是非常有限的。化学分析法是一种相对较传统的鉴定方法,它先将瓷器取样,粉碎后,使用化学试剂来对样品的成分进行定量和定性分析,看它里面是否有不应该有的现代工业元素。它的准确率高一些。但是它最大的问题就是要取样,取样就对瓷器造成破坏了。所以这种方法在古陶瓷研究上越来越少用了。现在国外非常流行的检测分析法就是热释光法,一件古陶瓷在它被烧成之日起,便不断地吸收和累积外界的辐射能量,这个能量和烧成后的时间长短有关。“热释光”方法就是通过测量这件古陶瓷内累积的辐射能,从而确定烧成时间的长短,达到断代的目的(如同数树木的年轮就能判定树木的年龄一样)。由于该器件的时间信息完全储存在它本身中,因此只需在该器件上取样检测即可断代,所以这是一种绝对断代方法,目前国际上主要采用这种方式来对古陶瓷进行检测断代。中国香港中文大学中科古物鉴证实验室原本就是国际上有影响力的两家热释光鉴证机构之一,近年又研发出好几种辅助检测手段(已经申请了国家专利)来提高热释光鉴定的准确程度。两年前他们和广州今古博达中国古陶瓷标本研究中心共同成立了中国古文物鉴证联合实验室,利用标本中心从各个窑口提取的标本为样品进行测试,累积了大量不同时代、不同窑口陶瓷的成份,年代数据。据实验室主任罗荫权教授和测试专家曾恩赐先生介绍,样品测试时间范围已经可以收缩到绝对年之内。但是热释光也有它的缺陷,简单地说就是由于每个窑口的瓷器所含具体成分不同,它们吸收外来射线的“能力”也不相同,因此需要个别对待。又由于热释光只能确定陶瓷的“年纪”而不能确定该件陶瓷的“家庭出身”,其鉴定结果不能给出样品所属“窑口”。同时,也还不能对陶瓷的纹饰特色、历史文化信息进行全面的解读,因此还是不够全面的。另外呢,热释光也有可能把真的给做成假的,这种可能性也有。现在还有一种采用脱玻化技术来测量釉质的老化系统的方法。它的原理是,在同一种成分、同一个温度的前提下烧成的釉,在自然状况下,时间越长,它的脱玻化程度越高。通过光谱来分析,从而测算出陶瓷的年代。但是脱玻化技术也不是非常成熟,还有待于进一步发展。面对这么多的检测方法,我们该信哪一种呢?由于科技检测是数据说话,可以避免很多人为的、非正常的因素的干扰,也可以相对比较容易地达到标准化、同一性,因此容易为西方国家所接受,美国、英国等国家的法院就可以接受热释光检测证书作为法庭证据。然而实际上,科学检测是一个新生事物,到底应该如何去做这个,还属于摸索阶段。

  

  眼学与科学谁优劣?

  

  据笔者了解,近两年,做科学鉴定的民间收藏者数量明显增加,难道科学鉴定已经在收藏者心中拥有了更高的认知度而逐渐取代传统目测?其实不然,以中国香港华宝堂驻上海办事处的潘先生的为例,他曾经先后拿了几十件瓷器去北京的一家博物馆做检测,他觉得反正是釉面无损检测,而且费用也不是很高,出检测报告的500元一件,不出报告的300元一件。他坦言,仪器鉴定只是先来筛选一下,最后还是要以专家的鉴定为主,专家还是比仪器更权威。

  上述只是其中个例,目前古陶瓷鉴定面临怎样的困境?中国古陶瓷学界曾经多次讨论古陶瓷鉴定应该如何发展,往哪个方向发展,如何建立统一的、标准化的鉴定权威已是迫在眉睫的问题。目前较为统一的意见是要走传统“眼学鉴定”与现代科学鉴定相结合的道路:由现代科技断年代、专家做鉴赏并判定陶瓷所包含的其他信息和价值。有很多单位早已开始这方面的研究工作,中国科技大学、国家文物局等都有这样的计划,有的如中国历史博物馆等已经正式开始了这方面的实践。文物专家曹静楼是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主任,他身跨传统鉴定和科技鉴定两个领域。曹静楼认为,文物鉴定包括两部分:一个是断代;一个是辨伪。历代都有造假,近现代以来的造假不但仿风格,而且从质地、观感上更加逼真。有些器物可以用仪器鉴定检测成分、内部结构、金相结构、成分比例等来断代,但科技检测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如同一地区产的瓷土,不同的工匠来做,做出来的瓷器还是有差别的,瓷器的工艺、纹饰要靠人眼来比较;现代模仿的书画也有用古代材料的,画风、图章的颜色、比例等要靠人眼来观察,这两方面要相辅相成。

  鉴定市场的良性发展最重要的问题还在于人才的培养,包括科技检测人员的培养和陶瓷鉴定专家的培养。其实古陶瓷鉴定包含了相当多的学问,鉴定专家不但要对陶瓷器物本身的情况有深刻的认识,还要懂得如何正确解读器物所包含的其他文化、历史、工艺、社会学信息,这样才能全面地衡量一件古陶瓷的所有价值。真正的鉴定应该是从“造假”和“市场”两个环境中磨炼出来的,而不是从学校和博物馆里培养的,或是靠简单的科学检测就可以完成的,而是应该与时俱进,要把传统鉴定和现代科学检测相结合,给收藏者一个真实准确的鉴定结果。这就需要一大批年轻有为的实战派鉴定专家担当重任,利用他们的锐利眼光和丰富的经验,构建起与市场相结合的鉴定方法,才能真正做到为文物打假。

  来源:《艺术市场》2007年第7期

  编辑:西岩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