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明代浙派绘画之出现及其发展探析

范文南   2007-10-08

  中国绘画风格的演变呈现出有趣的节律。一般说来,新王朝消灭了旧王朝,政治上敌对情绪仍十分强烈,而且对前代的批判更全面。表现在绘画上,本朝总是竭力反对近朝,而远师前代,这就是中国绘画史上最寻常的“复古”现象。绘画风格的流变也总是在复古与创新交融之中呈现出往返回复的现象。明代浙派的出现正是这一现象的典型代表。

  

  一

  

  明代因覆灭元代而得以建立。南于元代时间不算太长,其中后期许多画家都过渡到了明朝,所以明初的绘画基本上是元代的延续,而这些前朝的画家也纷纷被征召致仕,如王蒙、赵原、徐贲、王绂等。但这些画家对明代并没有好感。元代虽然是异族统治,但是元代政策很宽,尤其是对文人,不太过问,相对来讲文人比较自由。文人虽然对异族统治不满,希望恢复汉人统治,可是由汉人统治了,反而残酷地镇压迫害文人、士大夫,还不如元人统治时自由。因为朱元璋是个农民,没有什么文化,后来,自己做了皇帝,打败了其他几个农民军队伍,又灭了元朝。朱元璋在打天下的时候,打着“反元复宋”的旗号,那时候他注意团结知识分子,知识分了也愿意为他效劳,天下打下来之后,他就变了,他把很多功臣都杀了,同时也杀了许多知识分子,元朝遗留下的画家几乎都被他杀光了。“元四家”中的上蒙、倪瓒都未幸免。朱元璋在查“胡、兰”大案胡惟庸一案中逮捕杀死数万人,但还没有牵涉到王蒙,后来查下去,有人说,王蒙在胡惟庸家看过画,为此王蒙被捕入狱,不久死于狱中。倪瓒在元朝是个大地主,生活优裕,到明朝他的地卖光了,但朝廷还是向他要租,他交不起便被抓起来,锁在监狱厕所中,同倪瓒是个爱洁之人,出狱后因疟疾不久就死掉了,这么说来倪瓒也是间接地死在朱元璋手下。其他画家像赵原、徐贲、张荆、陈妆言、周砥、王行、盛著、杨基、方孝孺等等,差不多明朝的画家和元代遗留下来的画家都让朱元璋杀光了。这么一杀,大家画画都非常小心不敢再乱画了。

  另一方面,明取代元之后,明对元在政治上有着强烈的敌对情绪,并随着明初政权的巩固愈来愈明显。而且,元人尚意重逸趣的画风客观上不利于明统治者集权专制,元四家那种枯寂幽淡的画风被迅速地扼止了,代之以南宋院体画风。朱元璋打着“反元复宋”的旗号,他是个农民,他对文人萧条、冷寞的画风小欣赏,他喜爱猛烈刚劲的画风。他曾在南宋李嵩画上题字,表示欣赏。朱元璋又是承继汉室正统的旗号夺取政权的,他转而倡导恢复南宋院风也是必然。再者,最根本的原因是南宋院体刚硬苍劲的作风适宜明统治的需要。没有被杀的画家只好竭尽心力,以符上意。于是从宫廷画家开始,逐渐兴起南宋院体之风。

  南宋画风基础最深最厚的地区就在当时的都城浙江杭州。到了元代,这里虽然不再是都城,但经济与文化仍旧十分发达。所以南宋虽亡,但以刘、拿、马、夏为代表的画风一直没有消失。即使在元代,继承南宋院体的画家仍然很多,如孙君泽、法常、颜辉、张远等人。元代时光短暂,且统治者也不太过问绘画活动,致使这一传统仍在浙江一带流行发展。不过,由于和元代的现时画风不尽一致,所以他们一直没有成为画坛的主流。元明更迭之后,由于统治者的欣赏,大批的浙江画家得以进入宫廷,南宋遗风便在明代宫廷的适宜土壤中成长起来。

  

  二

  

  浙派的形成还有着内在动因,那便是社会时势的变迁和思想领域的初步解禁。明代建国之后,经过初期的政权建立与巩固,社会进入守成时期,明统治者缺少了明初开国皇帝的进取心,再加上生产力的发展,经济逐渐繁荣,社会也比较安定。此时人才辈出,面坛也活跃起来,这就给文化艺术的发展提供了客观的条件。甚至皇帝亦雅好诗文书画,在画史上有名的就有宣宗朱瞻基、宪宗朱见深、孝宗朱祜樘等。

  政治的放宽必将带来思想领域的开放。

  明初统治者为了加强专制统治,把程朱理学作为立国之本而强力推行。明太祖开国之年既提倡朱子学说,命令士人非五经、四书不读。朱元璋又实行了以八股取士的科举制度,专以“四书”、“五经”义为题,且“四书”要以朱熹注为据,形式限制在“八股体”内,连字数亦有严格规定:四书义一题,二百字以上,五经义一道,三百字以上。明成祖时,特命人臣胡广纂修《性理大全》、《四书五经大全》,颁行天下,作为士子求学、出什的必读书目,凡是不符合程朱理学的则被视为异端加以排斥。因此,在明代前期,程朱理学在思想领域里一统天下。

  在明朝前期统治非常严密的情况下,理学家们除了重复些宋儒的“性”、“命”、“理”、“气”等外,并无多少创见,这对理学的发展自然是很不利的。程朱理学在明代前期逐渐僵化,失去了发展的生机,到明代中期程朱理学已经不适合当时的社会环境,也就理所当然地走向没落了,随之而起的是心学。

  建立起明代心学的庞大理论体系,并使心学成为明代中期哲学土流的是王守仁,故后世称心学为王学。分析其学说,无论从“致良知”上或“知行合”上,处处可以看出一种自由解放的精神,处处是反对八股化理学,打破明初学术的陈旧格套。在他的“心即理”和“万物一体”等等说法中,这种自由主义的倾向更明显。他甚至不以孔子的是非为是非,而只信自己的心。独断独行,自作主张,什么圣贤榜样,道理格式,都不放在眼里。

  经济的发展,社会的稳定,政治的渐趋宽松,思想的初步解放,为艺术的多样化提供了可能。经过明初的酝酿,到了明中前期,那些曾山入宫廷或同样以南宋遗风为宗旨的画家,在民间逐渐聚集在一起,他们的画风与明初的院体画家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有了更人的创作自由空间。因这些人大多来自浙江一带,故被称为“浙派”,其中以戴进为领军人物,开创了绘画史上以地域为派的先例。人体而言,从明初起,浙派便开始兴起并逐渐占居了明代画坛主流地位,直至明中期,这一画派势力仍很大。中期稍偏后,吴门派才兴起,当时的势力还不能与浙派相比,中后期浙派才被吴门派压下去。

  

  三

  

  浙派出现后依据其发展的过程,我们大致可将它分为二个阶段来认识:第一阶段为浙派兴起后的辉煌,这一时期可谓风彩照人,精品叠现,同时也确立了它在画史上的重要地位;第二阶段属红极后的余续,这时吴门画派势力逐渐兴起,浙派虽有干将,但已是日落西山,走向了式微,而且某意义上讲它还产生了堵多负面效应,及至后期可谓恶习漫延,致使文人画家群起而攻之;第三阶段中浙派殿军力求改变浙派之恶习,虽多有画法和趣味上的逸轨,但终究给人何种同光反照之感,也算最后为浙派挽回些脸面。

  第一阶段以戴进、吴伟为代表。戴进出生在渐江杭州,曾进入宫廷并寓京,其画艺受南宋院体传统及明宫廷绘画影响颇深。虽与宫廷画家师出同源,但他的画风却自成一体。因戴进在宫廷逗留时间很短,主要活动在民间,客观上造成他师承前人不必像宫廷画家那么严格。正由于时代环境能够允许他博采众家之长,而成为一位成就卓越的画家,一时画称绝艺。其画风又反过来影响宫廷与院外绘画的发展,宗承他的人极多,遂形成浙派气候。

  摘自:《艺术百家》200605

  编辑:之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