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鉴定家的素质

刘育新   2008-04-03

  近年,收藏潮波及到社会各阶层,人们对于鉴定藏品真伪需求越来越迫切,鉴定家们亦随潮涌现。这些鉴定家中,一类是博物馆退休人员,他们之中不乏有专业著作的学者,也有曾任过博物馆的研究员或者其他别的职务的工作人员,现在对外一律冠以“研究馆员”或“副研究馆员”的美称,据说这样的人作文物鉴定专家是最有资格的。二类是古玩店铺经营者,仰仗多年接触精通文物,摇身一变成了专家。窃以为不可轻视这些冲杀在第一线的人物。我国知名学者瓷器鉴定专家孙瀛洲,新中国成立前就是敦华斋老板。著名鉴定家刘九庵、傅大卣、孙会元都是琉璃厂学徒出身。三类是一些参加过一两期“文物鉴定高级培训班”的学员,听了专家几天课,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已经有了资历,于是就大胆地为人鉴定。四类是收藏家“久病成医”,自然而然变地成了鉴定家。五类则是混在鉴定家队伍当中的还有不学却有术的人,说他们不学,是不精通古玩知识,没有实际经验。但是,他们却行骗有术,他们或者与个别媒体合谋欺骗,或自己匹马单枪闯荡,披着鉴定家的外衣欺世盗名、骗取钱财,此类人等为数虽少,但影响极坏。这些真真假假的鉴定家们,或者独立门户闹市开店,或者加盟拍卖行挣钱,或到边远地区参加“鉴定会”走穴。有的频频在媒体上露脸,反复说着外行的话,厚颜无耻地在各种场合蒙人。

  我们必须搞清楚真正的文物鉴定家应该是什么样的人。

  这里说的鉴定家是在社会上有良好的影响,在业内有较高的威望,品质优良,文化底蕴深厚,具有坚实理论基础和渊博专业知识,工作经验丰富的文物鉴定工作者。这个界定非常重要。他区别只有理论,没有经验的空头学者;也区别只凭经验,不懂理论的土专家。重视理论和实际相结合;传统经验和最新科技相结合;眼力和仪器相结合。

  鉴定家必须有高尚的道德品质。这一条是根本的根本。这一条作不到,眼力再好,水平再高,也不能成为真正意义的文物鉴定专家。因为鉴定家从事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收藏家要买一件艺术品,很大程度上决定于鉴定家对文物鉴定的结果。众所周知,鉴定专家的一句话定了真赝,决定了艺术品的命运,价钱上便有天壤之别。一件仿制的北宋哥窑碗的成本只要几十元,而一个真正的北宋哥窑拍卖竟然达到几十万元。一件造假的北宋汝窑洗成本数十元,真品价值保守地说也要数千万元。有的所谓鉴定家为了区区小利,明知是假,故意说真,坑害人的事情屡见不鲜。有一位鉴定家,退休前所在单位是在国内外都有影响的超级博物院,他就仰仗那个金字招牌在社会上招摇,开始在京城,后来到各省参加鉴定会,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每到一地,少则三天,多则五天,每天鉴定字画一百多张,开具假证书三四十张。现在一提到某某人开的证书,不但业内人坚决拒绝之,连广大收藏者也不买帐了。不仅败坏了个人的名声,也严重影响了所在单位的声誉。还有的人为了区区几千元的昧心钱,将假汝窑说成真汝窑,并为人开具证书,帮助骗子骗了人家几十万元,此人从此声名扫地。

  要作一个名副其实的文物鉴定家,第一就要人正,人正心正,是首要条件。心术不正的人,绝对作不了真正的文物鉴定家。文物鉴定家应该是不为权势所迫,不为金钱所动,令人敬仰的学者。

  鉴定家必须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和丰厚的专业知识。必须精通中国古代通史,对历史学有科学的发展观。学青铜器鉴定的学习中国青铜器理论;学瓷器鉴定的要学中国陶瓷方面的理论。研究瓷器的必须了解各个历史时期的各大名窑的历史沿革,工艺特点,各历史时期制品的不同的特点。还要熟悉陶瓷制作的工艺流程,真品赝品的不同特征。譬如鉴定一件瓷器:你必须说出这件瓷器的名称,还要准确地说出它是什么时代的、什么地方什么窑口出的。传世量多少,有没有收藏价值。不仅要从器形、釉色、文饰、胎质、款识几个方面来看,还要看有没有作旧的痕迹,有没有岁月的年轮。鉴定就像一场面试,如果说错了,或者摸棱两可,含混其词就是考试不合格。如有人拿来一件康熙款豇豆红柳叶瓶。这个东西是他在上个世纪70年代得到的,当时曾经请人看过,告诉他是百分之百的康熙官窑。他收藏了将近30年,视如珍宝,他至少看过千遍,而且为了收藏瓷器还买了好多书籍。他一直认为这件藏品是真正的康熙官窑,并因此引起自豪,经常向藏友们炫耀。你经过反复观察,确认这是一个仿品,此瓶清瘦倩丽,轻灵巧美。形制仑奂,玲珑美观,颈的下部有三道凸弦文。器身施豇豆红釉 釉色淡雅宜人,豇豆红红中闪青,釉色纯正,均匀细致,釉中散缀着天然绿色苔点,酷似康熙官窑真品。圈足,底施白釉,青花楷书“大清康熙年制”款识,六字两行,虽然字迹工整,写得形似,但字迹与真品相差甚远,最关键的区别是:六字三行。

  你要在短短的几分钟改变他30年的看法,靠的是什么?就是丰富的文物知识,让他心服口服。

  鉴定专家应该有全面的文化修养、广博的学问,要有深厚的文学功底和高深的美学修养。文学不仅是一切艺术(绘画、书法、音乐、戏剧)的基础,也是与艺术相关的学术之基础。文学水平高的人,再学习其他知识就会事半功倍。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较高的审美水平。经常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对于一幅古人的书画,让同样两位名重一时的鉴定权威鉴定,得出的鉴定结果绝然不同。所以出现这样令人尴尬的局面,原因何在?其实就是两位权威的审美水平差异所致。

  鉴定家要广泛涉猎各种知识,从这个角度来说鉴定家也是一个杂家。文物鉴定工作,总是面临已知和未知两种状态,鉴定家不是神,不可能什么都懂,无所不知。无所不知,那是经过炒作制造的神明,是不可信的。鉴定家在工作时,要调动全部知识,分析综合。一件文物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优秀工艺品、艺术品或者古籍、文献。不论是玉器、青铜器、瓷器、漆器、书画,古籍都是那个时期特定的政治、经济、军事、人文、科技的综合反映。除去历史知识之外,鉴定家还需要天文、地理、文学、宗教、文字、民俗、材质、工艺等多方面知识。

  优秀的文物鉴定家还要精通古汉语,已备查阅古代文献。还有最重要的一项,是精通文字学。鉴定书画者,一定要认识篆字。我见过一位老的书画鉴定家,他从小在琉璃厂学徒。他鉴定书画,是老的、新的一眼就能看出来。元、明、清时期的大名家的作品也认得出。但是,遇到明清名头小的,或者不是以书画名世的,如官员、隐士的书画作品,他们就不知道。落款如果是草书,不认识,看章子,又不认识篆字。只好说:不知道。假如他认识篆字,就知道作者的姓名或者字号,就可以查出作者是谁,在历史上的地位。或许从收藏章上看出蛛丝马迹来。文字学的重要,不但体现在书法和字画的鉴定上。瓷器、玉器尤其是青铜器,文字功夫更是不可忽视,因为要面对铭文。

  实际工作经验至关重要:实践出真知是永远颠簸不破的真理。鉴定家要立足社会,要生存发展,靠的是日积月累的、刻苦钻研不断实践。积累识历日广,可以丰富经验,扩大视野,增进知识,涵养德行。旧时琉璃厂古玩铺带徒弟,靠的是口传身教,一方面师傅将多年的经验传授给徒弟,一方面(主要的)是让徒弟在长期经营中积累学识。因为很多知识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比如,行里人,拿过一个看似老窑的瓶子,说是手头的重了一些,就是这个轻和重,是没有标准的。再比如,一个鉴定青铜器的专家,当他看到一个战国的青铜鼎的时候,他要用两个指头轻轻地敲一下鼎的边缘,听一下声音。一般来说,古老的东西在地下埋藏两千多年,受到压力和各种物质的侵蚀,会产生物理的化学的变化,声音变得闷一些哑一些,这也是相对的。你听起来很闷,另一个人听起来很响亮。或者,别人听来很响亮,而你听起来却很闷。因为这个声音没有标准,说不出来多少分贝,凭的就是经验。还有行里经常说的“手头”,就是器物的重量,重量也是相对的难以可量化的。声音和手头都凭的是经验,接触多了,自然掌握自如运用自如。经验是成熟的梯阶,旧时行里靠的就是经验。东西过眼越多,经验就越丰富,鉴定的成功概率就越大。

  鉴定家需要良好的心理素质,要有较强的心理定势。当鉴定家鉴定时,要心神安静,排除杂念,不为环境影响,不为别人的意志所左右。特别是看古代的书法、字画,更要冷静,不凭感情用事,不能有意念先入为主,不听人讲故事。特别是在当众工作时,更要冷静。往往有因心理原因造成鉴定失误的例证。琉璃厂有一位老一辈文物鉴定家,25岁在琉璃厂宝古斋任经理,一生以眼力好著称。1988年,有熟人拿来一张石鲁的山水画请邱先生帮忙处理。邱先生仔细看了,接受了这项业务,并且赚了一笔可观的钱。过了不久,那个人又送来两张画,一张还是石鲁的,另一张是傅抱石的。当时没有仔细看,就花钱将两张画都买下。后来发现是两张假画,心里窝囊而生病,不久就逝世了。

  鉴定家要有较高的表达能力。口齿清楚,用词准确,能够深入浅出地表达自己的见解,让人听明白。一个人来到你这里鉴定一件文物,无论真假,鉴定之后都能从你这里得到知识。鉴定家还要有一定的文字表达能力,能独立地书写鉴定报告书,开具报告需要简练、准确地表达。我看到过有的人开的证书,只是简单地书写器物的名称质地和年代,然后就写真伪。这样作失之简单和草率。起码要描述器物的器型,写出它的时代特点和工艺特征以及相关的资料。比如书画作品,要扼要地出作者简介。这不仅要有深厚的知识来支持,还要有准确、简洁的表达能力。

  鉴定家要具备接受新事物的品质。不要墨守成规,故步自封。时代在前进,科技在发展,新生事物层出不穷。造假技术不断翻新,新的检测仪器也不断出现,鉴定方法也不断改进,鉴定家不要拒绝新生事物。鉴定古董者,自己首先不能当古董。要勇于接受新事物。鉴定家要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最好能上网,这样能通达声息,解市场最新动态,与有识之士交流,对鉴定工作大有补益。

  当今,鉴定行业不规范。有些鉴定家作得不尽人意。人有失手,马有乱蹄,鉴定家失误的原因很多,归纳起来简述如下:

  准备不足。知识准备不足,经验不足就匆忙登场。年轻的较多。这些人经常在大庭广众下(甚至在荧屏上)露怯。

  有的办刊物的朋友,接触大量文物图片,就跃跃欲试,想当文物鉴定家。我不是说当编辑的朋友就不能作文物鉴定专家,编辑有文化,理解能力强,学文物鉴定有基础,但需要实践,需要时日。当今,正是鱼龙出没的时候,还有造假出身的人,本着“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思路也出来作鉴定家。这流人物对制造仿古瓷器了如指掌,仅此一个强项,自以为有了鉴定的资本。可是,当拿出真的东西来,他依然不会断代。而且,举手投足,具带假相,给人不可相信的感觉。奉劝哪些知识准备不足的人,多学一些理论,多见识一些实物,打下坚实的基础之后再出山不迟,不要急于挤进文物鉴定家的行列。

  思想僵化。

  过于自信也是某些声名鼎重鉴定家失败的原因。老子天下第一,听不得不同意见。明知是谬误,也要坚持,最后失去多年取得的威望。我在这里奉劝声明鼎重的鉴定家,千万不要过于自信。要知道纵横苍茫,天外有天。一个人的生命有限,眼界有限,知识有限,不管你在学术上有多么高的造诣,也应该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千万不能恣情率性,为所欲为。即或对于司空见惯的器物,也要博考慎思,而后才能发言。过于自信导致失败的例子不少。行里传说一位瓷器鉴定权威到外地一个文物商店鉴定。他扬言:鉴定明代的永乐的青花大盘,我不需要用眼睛看,只要用手一摸就知道真伪。结果,主人拿来一个大盘,他闭上眼睛用手一摸,说:“这个塌底是真品。”主人听了就笑了,拿出一大摞十几块同样的青花大盘来。鉴定权威看了,在稠人广众注视下面红耳赤地走出那个文物商店,以后永远没有再去那个城市。

  工作懈怠。鉴定时草率,马马乎乎。拿起东西,心不在焉,只见其一,不见其二,只见其外,不见其内,以点代面,以偏盖全。容易将假东西看成真的,也容易把真东西看成假的。对工作不负责,也是对自己不负责。

  来源:《文物天地》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