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疯狂的和田玉流泪的玉龙河

 2008-11-12

  美玉出和田,更准确地说是出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玉龙喀什河。

  这条温润平坦美丽的白玉河,近年来正逐步变为一个喧嚣的大型工地。当和田美玉把很多人的口袋变得殷实的同时,玉龙喀什河付出了极大代价:水土流失严重、两岸植被被破坏、安全度汛危险。

  乡、村干部把地卖给挖玉人,刚开始1亩才卖20元

  几年前,米力尕瓦提村村民吾不拉洪还经常在村边长满绿草、红柳和芦苇丛的荒草地放羊。每年春天这片草地早早就绿了,对于常年干旱、少雨、下沙尘的和田地区来说,甚是难得。

  听说这里是古河床,下面可能藏有美玉,来附近挖玉的人越来越多,村里的580亩荒草地、部分耕地被乡、村干部卖给了挖玉人。吾不拉洪听说,刚开始1亩地才卖20元,这让他很吃惊。

  如今,站在距离米力尕瓦提村两三公里处的高坡上俯瞰整个小村庄,580亩绿草地没有了,只剩下大片颜色灰黄、大小不一、纵横交错的沟壑。

  米力尕瓦提由于远离市区,曾经非常贫困,许多村民吃不饱肚子。和田玉市场越做越大,致富的捷径摆在了村民眼前。几年来,除去农忙和汛期,农民们雷打不动地天天挖玉,部分村民慢慢富裕起来,有的地也不种了,成为职业的挖玉人。

  从米力尕瓦提村继续顺着玉龙喀什河下游前行,约3公里处,就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1957年1月公示的第一批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买力克阿瓦提古城。

  挖玉人乱采滥挖严重威胁到古城的保护。古城周围两年前用铁丝栏围了一圈儿,而挖掘机铲下的断面最近距离铁丝栏不足1米。除去铁丝栏围住的东西约800米、南北两公里外古城范围外,周围已被大型挖掘机翻了个遍。

  古城大门时常敞开着,而看门人却不见踪影。

  和田地区文物考古专家李吟屏说,这里曾挖掘出残损的石膏佛像,古陶片、汉唐时期的古钱币、磨盘石、砍砸器等,现在这里该挖的都挖完了,只留下几处古遗址。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地文物保护管理所一名副所长曾将古城周围1/6的土地卖给挖玉人,因此获刑两年,缓期一年执行。现在,这名副所长在看大门。

  2007年6月,和田地区纪检委下发了《关于纠正党政机关、人民团体、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投资入股和田仔玉开采问题的通知》,通知中提到:近年来,和田仔玉升值较快,乱采滥挖问题比较突出,导致安全事故频发,生态环境遭到极大破坏,特别是少数党政机关工作人员投资、入股参与仔玉开采,公开或暗地支持袒护非法开采,出现了仔玉开采管理失控现象。

  通知下发后,和田地区积极纠正治理。目前已退出入股仔玉开采的机关工作人员81人,涉及资金55.44万元。

  一位县国土资源局的干部回忆起前几年发放采矿证的情景说:“那时没有经验,资源开采权的出让具有很大的随意性,没有规范,完全由着领导的性子来。”

  严格规范审批开采用地后,各县市乡镇人民政府设立禁采区和可采区,对今后进行仔玉开采的土地进行统一规划,并采取招拍挂的方式进行公开拍卖。

  据悉,2008年和田县计划拍卖1244.4亩仔玉开采地,现已将325.5亩仔玉开采地进行了拍卖。

  禁令下发5年才初见效果

  在玉龙喀什河上游,布雅公路22公里处,原本平坦的河床已经变成了一个个遥相呼应的山包,到处都是大型挖掘机翻滚过的痕迹。

  地区水利局的相关文件中表明,大型机械严重的乱采滥挖现象致使河道及两岸千疮百孔,水土流失严重,两岸生态环境造成极大破坏,改变了河床主流,增加了防洪的难度和任务。

  为了利用和田玉品牌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和田地区从2004年开始举办玉石文化节和玉石文化学术研讨会,使得有几千年文化历史的和田玉在国内外愈发有影响力。

  接下来的2005年、2006年,大型挖掘机开始在玉龙喀什河大行其道。事实上,大型挖掘机2001年就已经出现。而玉龙喀什河周围县、市很早就已经意识到乱采滥挖的巨大危害。和田县政府从2002年下半年,就制定了《规范和加强玉河采玉的实施方案》,每年和田县政府都会就规范和田县境内玉石采挖活动下发通知。

  但据6年前就从江苏徐州来和田挖玉的大型机械机主刘老板介绍,最疯狂的时候,玉龙喀什河同时有两三千台挖掘机同时轰鸣。

  “年年都在管,但基本上只是罚款,罚完继续挖,但2007年是动真格的了!”刘老板说。

  2007年6月,和田行署办公室下发《关于印发和田河流域河道、河床采沙、采矿暂行管理办法的通知》,通知明确了责任划分:地县水利部门负责河道及河道外100米范围内采砂、采矿权的统一管理和监督,地县国土资源部门负责河道内100米以外采砂、采矿的统一管理和监督。

  不到半年,治理初显成效,如今的玉龙喀什河,除了部分自主挖玉的村民,河床内已经看不见大型挖掘机、装载机的踪影。

  和田地区国土资源局负责人说,目前采取先停后整的原则,对大型机械采挖一律暂停,分门别类进行清理,按照和田行署下发的和田河治理暂行办法,清理非法采矿人员、进行罚款,并追缴采矿权价款90.4万元,追缴地质恢复保证金225.2万元,使各类违法违规行为得以有效遏制。

  当地玉雕工艺师陈曙明说,这些年,和田的经济确实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0年前,和田市街面上还鲜有汽车,如今,他的玉器店门口每隔十几分钟就有一两个玉石贩子开着小轿车到店里卖玉,“和田市的好车基本都被玉石贩子开着。”

  陈曙明作为和田市政协委员,看到几年来玉龙河被逐步侵蚀的惨状,叹息着说:“全民挖玉确实为和田人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但与被破坏的环境相比,危害和损失要大得多,更有许多是金钱无法弥补的。”

  和田地区环保局局长艾合买提说,如果像前几年那样乱开滥采,稀有的和田玉资源肯定会枯竭。和田原本就是生态脆弱地区,每年3月就开始下沙尘暴,一年有一半时间都是重度污染天气。乱开滥采破坏水土植被对环境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

  陈曙明多年来先后向市政协提交了多份有关和田玉开采问题的提案,他说:“如果不把和田玉当成一种产业有序地开发,到时候,让我们和田人引以为豪的玉龙喀什河就只剩下眼泪了!”

  据悉,全面禁采后的恢复治理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去年,和田地区水利局申请到专项资金治理玉龙喀什河流域水土流失,地区国土资源局也争取到自治区165万元的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项目。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