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中国画中的田园牛趣

 2009-01-22

  韩滉《五牛图》

  中国第一幅关于牛的画是1300年前唐代画家韩滉的《五牛图》,这也是目前所见最早作于纸上的绘画。画中五牛,形象各异,姿态迥然,或俯首或昂头,或行或驻,活灵活现,似乎触手可及。《五牛图》卷一经问世,便成为收藏的热点。按明朝时的著录,《五牛图》卷在北宋时曾收入内府,宋徽宗还曾题词签字,但这些痕迹都因后人的挖割而不复存在了,只有“睿思东阁”、“绍兴”这些南宋宫廷的印记表明它南渡的身世。元灭宋后,大书画家赵孟■得到了这幅名画,如获巨宝,留下了“神气磊落、希世明笔”的题跋。到了明代,《五牛图》卷又陆续到了大收藏家和鉴赏家项元汴与宋荦的手中。清代乾隆皇帝广召天下珍宝,《五牛图》卷被征召入宫,乾隆皇帝非常喜爱,并多次命大臣在卷后题跋。清朝末年,名画被转到中南海瀛台保存,但却在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被掠走。不久,外国掠夺者又将这件国宝卖与香港汇丰买办吴蘅孙。吴氏收藏一段时间后,由于经营不善,濒临破产,于1958年欲将此件珍宝拍卖,《五牛图》面临流失海外之险。这个消息正好被当时活动在香港的“文物秘密收购小组”得知,并及时报告了周恩来总理,根据周总理指示,经过多方斡旋,最后成功地以60000元港币购回了这件珍宝。至此,这件稀世之珍,辗转流传1300多年,最后又安全地回到了祖国怀抱,被珍藏在故宫博物院。

  戴嵩 《斗牛图》

  唐代画家戴嵩是韩滉弟子,传世作品有《斗牛图》。明代李日华评其画谓:“固知象物者不在工谨,贯得其神而捷取之耳。”与韩干之画马,并称“韩马戴牛”。

  《斗牛图》绘两牛相斗的场面,风趣新颖。一牛前逃,似力怯,另一牛穷追不舍,低头用牛角猛抵前牛的后腿。双牛用水墨绘出,以浓墨绘蹄、角,点眼目、棕毛,传神生动地绘出斗牛的肌肉张力、逃者喘息逃避的憨态、击者蛮不可挡的气势。牛之野性和凶顽,尽显笔端。可见画家对生活的观察细致入微,作品不拘常规、生机盎然,不愧为传世画牛佳作。戴嵩向来以画牛著称,他的画牛和韩干的画马同样著名,合称“韩马戴牛”。

  吴作人《牦牛图》

  现代著名画家吴作人先生的《牦牛图》也是一幅中国画精品,与《五牛图》有着完全不同的味道。吴作人先生走出了传统的套路,作品题材得以极大拓展,画中表现的不再是普通的耕牛,而是有雪域精灵之谓的高原牦牛,渗透着一股桀骜不驯的野性,却又不乏浓浓的人情味;韩滉采用工笔技法至真至微地描绘了朴实的五牛,而吴作人先生用大写意的表现手法塑造了牦牛的粗犷和野性。《牦牛图》与《五牛图》的相通之处是对画面背景的巧妙布局,《牦牛图》整幅画面除四只牦牛外,也是不着一墨,却给人以冰清玉洁的雪域美景的无限遐想,毫无空虚之感,真正是一幅有着深刻寓意的中国画作品。两人手法各异,却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最为恰当的艺术表现形式,真可谓英雄所见略同!《牦牛图》题款“齐奋进”更直截了当地点明画旨,寄予了吴作人先生的理想和强烈的时代精神。

  李可染《水牛图》

  说到牛画还不能漏了出自国画大师李可染先生笔下的《水牛图》。水牛是南方水田的棒劳力,勤劳朴实,把水牛入画,同样是李可染先生的独创之举,亘古鲜见,着实让人耳目一新,如沐清风。《水牛图》也是采用大写意的表现手法,墨色淋漓,层次丰富,但笔触含蓄,笔法沉稳,契合了水牛的个性特征。《水牛图》最大的艺术特色还在于水牛形象的颠覆性表现,和《五牛图》、《牦牛图》中基本完整的牛的形象迥异,《水牛图》中的水牛只露出头部和少许的背部,其他均被处理成空白,好像水牛沉浸于碧水之中,令人想像无限,回味无穷,折服于画家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和体验,更被画家深厚的艺术修养和高超的艺术表现所感动。为牛传神,李可染先生把握了四要:一要诚、二要智、三要朴、四要纯。《牧牛图》一类作品,独立成为一个系列,前无古人。

  来源:深圳特区报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