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身边的美——女子饰品渊源谈

 2009-06-25

  饰品是以其审美功能和实用功能而存在于人们的生活中,但一进入等级制度分明的文明社会,分等级、定尊卑,则成为它最主要的功能,“冠弁衣裳,黼黻文章,雕琢刻镂,皆存等差。”如韘,天子、诸侯用象骨,士则用棘。又如充耳,天子用玉瑱,诸侯以石。当今则不必拘泥这些。

  古时常见的饰品有玉、珠、刀、帨等。不过,如服装分男女一样,饰品上有着明显的性别区分。

  古代女子的饰品从佩带的位置分大致可以分为发饰,耳饰,项饰,臂饰和佩挂饰等五个大类。

  饰品是缠绕在女人发间、颈间,指尖的千世情缘,美丽的女人和惊艳的饰品都是世间尤物。女人用饰品衬托美貌,饰品用女人展现璀璨。女人喜欢饰品,这充分显示了女人与饰品一样地精细、活泼、随意;饰品在人的整体形象上就是这样的风吹草动,扩散与加强了美丽的范围,甚至把女子的诗情都牵了出来。当然,饰品对于细致的女人来说,不是为了用的,单单一件饰品摆在手里就喜欢了,这个饰物本身就有了欣赏价值。

  中华祖先从五万年前至六万年前旧石器时代中期利用兽牙、贝壳、骨管、鸵鸟蛋壳、石珠等创造串饰,到36000年前峙峪人用墨石制作装饰品、28000年前下川文化选用玛瑙、玉髓、墨曜石等制作石器,及至一万年前新旧石器交替时期,进一步选用石英、碧玉、玛瑙、黑曜石等半透明有颜色的材料创造各种装饰品,这些装饰品除实用外,还渗透着与原始巫术图腾活动相关的观念性含义,展示了人类精神领域的扩大,审美能力的发展。

  发饰

  古代文献中记载女子发式多到浩如烟海,同样,发饰也是美发的重要部分,梳好的发髻要用花和宝钿花钗来装饰。这宝钿花钗里包括了发簪、华盛、步摇、发钗、发钿。皇宫贵胄的女子可以用珍奇的材料做发饰,而一般小户人家只能戴荆钗,“拙荆” 便是古代男子对外人称自己的妻子的谦词。

  李笠翁在《声容》里对女子的头发、发形、发式有很精到的描写,在后人看来他那种风流自喜的士大夫文字很让人腻歪。大约是自己不得不拖根辫子,只好寄情于女子的头发了。不过,清是近世,有美丽的发饰得以传世,看到它们,感受到什么是荀子说的“万物之美可以养乐。”

  《战国策》里云“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两千年过去仍是如此。古代女子除相貌外,最注重头发的修饰。传说汉武帝第一次见到卫子夫,就是被她的秀发吸引住了,“上见其美发,悦之,遂纳于宫中。”由此可见,在古代头饰对女人的重要。

  笄(jī):用来固定发髻,是根细长钎子,一头锐,一头钝,钝的一头有突出的装饰,称为首部。笄是发簪家族的鼻祖。笄的首部简单朴素。汉族女子的成人礼就叫做“笄礼”。笄是成人礼上初加的发饰。

  《发饰》一图中 “商代笄饰”中人物似孩童形象,身上刻有清晰的纹样,可能是早期的文身,头上插的饰物,可能是一对发笄 ,由此可见商代发笄的安插方法。笄是我国在新石器时代就有的骨笄、蚌笄、玉笄、铜笄等用来固定发髻。周代男女都用笄,笄的用途除固定发髻外,也用来固定冠帽。古时的帽大可以戴住头部,但冠小只能戴住发髻,所以戴冠必须用双笄从左右两侧插进发髻加以固定。固定冠帽的笄称为“衡笄”,周代设“追师”的官来进行管理。衡笄插进冠帽固定于发髻之后,还要从左右两笄端用丝带拉到颌下拴住。从周代起,女子年满十五岁便算成人,可以许嫁,谓之及笄。如果没有许嫁,到二十岁时也要举行笄礼,由一个妇人给及龄女子梳一个发髻,插上一支笄,礼后再取下。

  簪:在笄的基础上发展来,簪的首部要华丽丰富得多。不过很多时候,簪、笄的叫法是通用的。

  殷商时期的古人就开始用簪了,簪的用途有二:一为安发,二为固冠。簪在古代是男女通用的,杜甫有诗“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皇帝在节日里赐给大臣的礼物通常是簪。古代时规定罪犯不许带簪,就是贵为后妃如有过失,也要退簪。因为簪还象征着尊严。男子用簪的历史400年前在血泊中戛然而止,亡国之人何谈尊严。现在只有从白云观道士的装扮上感受到曾经的华夏衣冠了。

  钗:在簪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约出现在西汉晚期。钗的首端为珠翠和金银合制成花朵或其他造型,连缀着固定发髻的双股或多股长针,常配备成对,使用时安插在双鬓。

  步摇:也许是在簪钗的基础上发展来的。根据《释名 释首饰》:“步摇,上有垂珠,步则摇也。” 可以想象,步摇最动人处正在那起身微步的瞬间。《续汉书·舆服志》记皇后服制:“假结步摇簪珥,步摇以黄金为山题,贯白珠为桂枝。” 当走动的时候,那白珠桂枝和耳珰随着脚步摇动,化静为动,所谓的“花枝乱颤”大约就是这种意境吧。

  花钗冠:宋徽宗政和年间(1111年~1117年)规定命妇首饰为花钗冠。《宋史·志一百四·舆服三》:“花钗冠,皆施两博鬓,宝钿饰。翟衣,青罗绣为翟,编次于衣及裳。第一品,花钗九株,宝钿准花数,翟九等(即:衣上的翟纹有九行);第二品,花钗八株,翟八等……第五品,花钗五株,翟五等。”花钗冠乃皇后、皇妃、公主等命妇之首服,但以冠的佩饰细节做等级区别,如冠上花株之数,有9、8、7、6、5等规定,以示身份。

  凤冠:在花钗冠的基础上进一步装饰有特定象征意义的龙凤饰,发展出了朝廷命妇的凤冠。洪武三年定制,皇后在受册、谒庙、朝会时着最高级别礼服的冠饰为九龙四凤冠。上饰大小花树各12,两博鬓、12钿(dìan)(短头大花的花簪)。永乐三年略加改动,为三博鬓。对于公主和皇妃则用九翚(hui1,即为山雉)四凤冠。凤冠后成了朝廷命妇的专属,寻常人家女子只有在亲迎时可以着戴。

  梳篦(bì):简称栉。持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观念的汉人传统中,梳篦有着别有的感情。既可以梳理发丝,又可作为固定发型的发饰,一直受到青睐。《诗·周颂·良耜》有云:“ 其崇如墉,其比如栉。” 意思是:那些堆积如山的黍稷,被排列得就像栉一样的整齐。是用于祭奠丰收的颂歌。

  中国自古便注重礼仪,人们对自己的仪容装饰十分重视。梳篦使头发洁净无尘、丝丝相现,早在四千年前,我们的祖先便有插梳的习惯。春秋以前的梳子形制复杂、装饰考究,但外形特征基本一致,都是直竖形:梳把较高,横面较窄,很少作方形或扁平的。 从战国到魏晋南北朝,梳篦的材料一直以竹木为主,尤以木料最常见。梳篦的造型,多上圆下方形似马蹄。 隋唐五代的梳篦,多做成梯形,高度明显降低,其质料及装饰视用途而别。宋朝以后,梳子的形状趋于扁平,一般多做成半月形。明清时期的梳篦样式,基本保持宋制。

  珠翠:珠翠通常和金银合制成花朵,连缀于簪钗。汉代傅武仲的《舞赋》有“珠翠的砾而照耀兮,华飞而杂纤罗”的描写。唐人李善在这句话下注释说:“珠翠,珠及翡翠也。”这两种材料都非常昂贵,平常人家女子难得具有,珠翠一度成了贵妇的代名词。北宋时,为了整饬民俗,提倡节俭,在景佑年间曾经将珠翠列为禁物,不准官民之家再用;后来又禁止宫廷妇女使用。一直到了宋末,禁令才渐渐松弛。宋元之际用珠翠的妇女愈益增多,至明清时则再度流行,成为贵族妇女的主要首饰。

  胜:按照材质的不同分类有金胜、玉胜、宝胜(镶嵌宝石)、织胜(布帛)、华胜等;按照外形的不同分类有方胜、彩胜、幡胜等。

  《山海经·西山经》中写道:“西王母其妆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后汉书·舆服志》记载,太皇太后、皇太后入庙祭祀之服就有华(花)胜之物:“簪以玳瑁为摘,长一尺,端为华胜,上为凤凰簪。”

  假髻:《仪礼·士昏礼》中关于嫁妇的衣妆,提到的“次”就是一种假髻。古时高大的假髻,必有支撑假髻的工具,在四川宝兴瓦西沟东汉墓人架头部出土一件长12.5厘米、宽10.4厘米呈独脚钗状的铁饰件,上端以两股细铁条横弯成弧形,外有细铁丝缠绕,可能就是一件假髻支撑器。

  来源: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