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明清青花莲瓣纹:繁中有简,由主变辅

何红琴    2009-12-07

  明代 莲瓣纹传承之中自有创新

  

  明青花瓷莲瓣纹饰与元青花瓷相比,最明显的区别是,除极少数同元代类似花瓣之间留有间隙外,大多数为花瓣无间隙,共用一边。

  明早期——承启与发展期

  洪武时期莲瓣纹尚有元代遗风,但也有自己的特点:如莲瓣间无空隙,两花瓣共用一边。其外轮廓画法同元代相差不多,为外粗内细两条线构成,肩部画法则由元代生硬长方形转角变为圆滑转角。花瓣内部纹饰趋向简单,常见有如意云尖和宝相花(团花)。此期莲瓣内的宝相花已完全图案化,花芯以大小相套的两个圆圈为中心,沿外圈绘一周莲珠纹。花瓣的画法大致两种:一种为均分为八个花瓣,每个花瓣顶端绘一小圆圈(宝珠纹);另一种为花芯向上下各绘如意形花瓣。

  建文皇帝在位仅四年,政权不稳,期间生产的瓷器无明显时代特征,现无标准器传世。明代景德镇青花瓷的烧制在永乐、宣德两朝时步入盛兴发展高峰期。从永乐朝起,青花瓷器成为瓷器生产的主流,又以官窑青花瓷烧制占据主要地位。其莲瓣外轮廓画法有多种,一种似元代的变形莲瓣纹,花瓣尖由两片经过变形的忍冬叶相对卷曲而成的,每片忍冬叶又似半个缠枝莲纹中的葫芦形花叶,内绘花叶。另一种莲瓣纹与以往既有相同又有所发展,莲瓣同样以双线勾勒,有留白,借边线连成小莲瓣尖,内绘花朵、云尖吊珠。第三种初看似元代风格,但细看却有相异之处,莲瓣内饰团花,花瓣勾勒同元明显不同,无元莲瓣直角方肩,其笔法也略显粗糙。

  洪熙皇帝在位仅一年,这一时期的瓷器特征大多从属于永乐时期。宣德时期,莲瓣纹在继永乐的基础上呈现多样化,内绘折枝花卉。大体有三种形式:一种为青料涂满莲瓣,少许留白,瓣内纹饰简单,绘圆弧和圆点、云尖。垂弧三重变为两重,总体上有元代遗风。第二种完全不同于元代风格,呈写实性,大花瓣加小花瓣,瓣间少许留白,其他均以青料填满。第三种外形上与元代无太大差异,莲瓣内绘云尖吊珠纹,但云尖的细致画法与元有明显不同。

  明中期——复兴创新期

  明代正统、景泰、天顺三朝是“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多事之秋,历时短暂,三朝仅历28年,因此传世、出土的瓷器数量甚少,相关的历史文献也不多,学术研究方面称这段时期为“空白期”。

  正统时期的青花瓷具有宣德遗风,莲瓣纹主要有以下几种:第一种为大莲瓣夹小莲瓣,不同于宣德外层莲瓣之间加绘一小花瓣尖,在两莲瓣之间加绘一瘦长的小莲瓣。大莲瓣画法与宣德相同,内绘云尖纹吊珠和花叶,小莲瓣则较为简单。第二种为白描莲瓣,多绘于器盖。第三种为写实性莲瓣,常绘于器物腹部下方,与宣德时期的写实莲瓣纹不完全相同,属写实性莲瓣的延续与发展。还有一种为变形莲瓣纹,似双层海螺纹。到景泰时期,辅助纹莲瓣纹与前期截然不同,开始呈写实性图案化方向发展。

  成化四年,景德镇御窑恢复烧造,其风格淡雅温润、精巧细腻,与永乐宣德官窑青花雄浑豪放的风格大相径庭,装饰题材则以龙、凤、花、鸟为主。   

  弘治时期官窑青花瓷的烧制工艺、绘画风格基本延续成化时期。弘治时期青花瓷产量不多,因此传世品甚少。此时期变形莲瓣纹仍作为器物辅助纹饰,其主体风格在延续前期基础上有所发展变化:莲瓣为一大一小组合,大小莲瓣画法均有细微改变。

  正德时期,青花瓷常以表示吉祥语的阿拉伯文作为主纹,绘于器物的中心位置,成为当时青花瓷的一大特色,莲瓣纹饰在这一时期不再作为主要的辅助纹饰。此时期的莲瓣纹饰样式繁多,朝图案化程式化的几何形式发展。典型的一种莲瓣纹为纹尖下凹,双钩轮廓线内以青料涂满,内部为双钩“门”字形纹饰,各莲瓣大小相同,饰于器物胫部。另一种为变体莲瓣纹,圆弧形花瓣被几何式直线代替,呈长方形,内绘朵花和吊珠。

  明晚期——泛制转折期

  嘉靖时期,明朝对外贸易增多,进而刺激景德镇瓷器业的生产扩大。嘉靖官窑青花瓷装饰的特点是画面很大,有留白,纹饰满而不塞。由于嘉靖皇帝信奉道教,故道教题材纹饰出现在瓷器上屡见不鲜。此时期莲瓣纹有以下几种:第一种为写实性莲瓣纹,以双线勾勒,花瓣之间加绘小花尖(也有些不加绘花尖),分被青料填实的和未被填实两种;第二种略具元代风格,莲瓣尖呈凹形、无空隙、不共边,莲瓣外轮廓线较粗且为青花填实,内绘二重如意纹饰吊珠;第三种为变体莲瓣纹,三重似“门”字形的外轮廓边,内部轮廓线条较粗,内绘如意云纹,变体式莲瓣纹繁复且粗糙,全无前期风格;第四种为写实性莲瓣纹,花瓣被青料填实,为宣德、正统时期纹饰的延续发展。

  隆庆皇帝在位仅5年时间,传世品不多,青花瓷敦厚之风格与嘉靖一脉相承。隆庆青花构图饱满,喜用圈花式表现。款识特点为将“制”改为“造”字,有“大明隆庆年造”六字款和“隆庆年造”四字款。

  万历时期景德镇官窑烧制数量很大,官窑青花传世品数量较多。这个时期,作为辅助纹饰的莲瓣纹常饰于器物的肩部和腹部下方,变体莲瓣纹种类繁多,风格与前期不同。主要的莲瓣纹有以下几种:第一种为呈几何形的竖线条和卷曲的圆圈式组合;第二种为外轮廓为双线勾勒,花瓣尖呈凹形,内部饰青料填满的如意云纹;第三种为变形后的一大一小的花瓣组合,以细线条勾勒,内部纹饰为缠枝卷曲花纹吊珠。此外,这个时期装饰在蒜头瓶口的莲瓣纹,尚有前期遗风(莲瓣尖凹于花瓣内),但花瓣内以青料填满,内绘蓝底白花变形如意云纹。

  泰昌到天启仅两个月的时间,天启至崇祯三朝只有7年。此三朝景德镇官窑青花生产进入衰退阶段,青花瓷器烧制数量极少。天启、崇祯朝青花瓷多饰山水人物,打破了传统的分层横带式布局构图,采用通体写景、写物,并在景物的一侧或上方题写诗文。在这种构图形式下,器物大部分不需要边饰,作为边饰的辅助纹饰莲瓣纹处于纹饰的从属地位,焦叶纹则相对较受欢迎。

  

  清代莲瓣纹处辅助纹饰之从属地位

  

  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是制瓷工艺的极盛时期,代表着清代制瓷业的最高艺术成就。期间,青花瓷不再作为主要的烧造品类,五彩、粉彩、斗彩、珐琅器等瓷器品类增多。

  康熙年间,青花瓷纹饰多为仿清初“四王吴恽”的绘画风格,画面清晰干净、层次清楚、题材广泛、画面宏大。因其构图形式改变,器物边饰不再表现出程式化的特点,因此莲瓣纹运用更为减少。在清代仿永乐、宣德、成化、嘉靖、万历等朝的青花瓷器物上,可以粗略看到莲瓣纹的运用。

  清代莲瓣纹在继承和仿造明代风格的基础上,又有自身的变化发展。如清乾隆青花折枝花卉纹蒜头瓶,瓶颈绘变形莲瓣纹覆莲一圈,花瓣画法仿明代中期风格,花瓣间不留空白,内饰清代风格的特有纹饰。乾隆后期,瓷器生产开始走向衰退,远不如前期精美,其莲瓣纹风格相对于前朝有所变化,如清道光时期的青花八吉祥纹螭耳瓶,莲瓣内饰变形为如意云纹,莲瓣以青料填满。

  

  莲瓣纹饰之所以能在历史的长河中流传多达7个世纪,除纹饰本身能给人带来美感外,其背后的文化含义是支撑这一纹饰发展的主要动力。莲花作为佛教的吉祥物流传至我国,而且常寓意为文人士大夫的人格写照。社会风气中将莲花作人格化的比拟,使莲纹具有人格化的特征,这有利于佛教莲纹向世俗化转变,在民间以更切合民俗生活的新形式广泛流传。

  对于明清青花瓷莲瓣纹式发展变化的总结梳理,既可以清楚地呈现元代青花对后世纹饰的影响,也可以清晰地展现青花瓷器莲瓣纹的延续演变过程。此外,研究莲瓣纹的发展变化对瓷器的分期研究具有指导性意义,有利于提高青花瓷器的分期鉴定水平。

  来源:《艺术市场》 2009年第01期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