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谁给中国艺术品上保险?

马健    2009-12-10

  50亿美元损失:来自艺术品失窃

  

  无论对于机构收藏者而言,还是对于私人收藏者来说,艺术品的安全性都是至关重要的。遗憾的是,据不完全统计,在全球范围内,由于艺术品失窃而造成的损失,每年都在50亿美元以上。就涉案金额来讲,艺术品失窃仅次于贩卖毒品和走私军火。到目前为止,1991年成立的国际失踪艺术品记录组织(ALR)登记在册的失窃艺术品数量累计已达120,000件以上,而且还在以平均每个月增加1000余条的速度递增。自该组织成立以来,已经追回了价值9000多万美元的失窃艺术品。当然,与尚未被追回的失窃艺术品相比,这还只是沧海一粟。艺术品失窃现象实际上非常严重。

  有的艺术品甚至不止一次地“不翼而飞”,然后“失而复得”。例如,蒙克的名画《呐喊》就先后在1994年2月和2004年8月被盗,又分别于1994年5月和2006年8月被追回。因为这幅价值约7000万美元的名画实在太出名了,一旦现身市场,就会万人瞩目。当然,就艺术品的安全而言,失窃还不是最严重的影响因素。事实上,火灾和水患对艺术品的威胁都远远超过了失窃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正如新时代保险经纪公司总经理助理李连起所说:“国内的艺术品保险市场很大,但保险公司在这方面的业务却开展得相当少。”可是,我们有理由问,为什么对市场机会异常敏感的保险公司会对艺术品保险业务熟视无睹?进一步的问题则是,到底是什么因素制约了中国艺术品保险市场的发展?中国艺术品保险市场的前景究竟如何?

  

  鉴定与评估制约中国艺术品保险市场

  

  从表面上看,保险公司之所以会对艺术品保险业务无动于衷,似乎是由于艺术品保险的承保风险太大,保险公司因此望而却步。但问题并非如此简单。事实上,真正制约中国艺术品保险市场发展的两大约束条件是艺术品真伪的鉴定和艺术品价值的评估两大难题。

  

  艺术品真伪的鉴定难题

  

  从某种意义上讲,艺术品鉴定在很大程度上还停留在经验判断的“眼学”层面上。因此,鉴定专家是不是真的“目光如炬”,“洞烛幽明”,其实是很难说的。总的来看,目前艺术品鉴定领域的情况是“屡出新闻、错鉴不断”,“你真我假,众口不一”,“各执己见,互不相让”,并且还呈现出“泛专家化”的趋势。最终则形成了目前的艺术品鉴定“毫无权威性,人人可鉴定”的混乱局面。举例来说,虽然一些权威文博机构的著名鉴定专家对中国古代书画较为谙熟,但是,他们对中国近现代书画的认识,却不一定比那些专门研究中国近现代书画的普通鉴定专家高明。另外,还有一些鉴定专家“业务不专,全面开花,无所不通”。甚至还有个别在古陶瓷、古玉器或青铜器领域具有一定专长的鉴定专家,却在其他领域大显身手。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采取“专家集体鉴定,少数服从多数”的办法,还是采取“专家集体鉴定,一票否决”的办法,恐怕都未必能得到令人满意的结果。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即使保险公司配备了专业的艺术品鉴定专家,也难以完全避免“打眼”现象和骗保事件的发生。

  

  艺术品价值的评估难题

  

  艺术品价值的评估难题同样是制约中国艺术品保险市场发展的重要约束条件。由于艺术品的价值在很大程度上其实是人们对艺术品的内在的、主观的评价,而人们的偏好又是各不相同的,因此,一个人对某件艺术品的价值判断,别人并不容易精确地把握。在这种情况下,正如任建军所说:“经济学说史上的劳动价值论、生产费用价值论、边际效用价值论、均衡价值论在艺术品的价值量化问题上无能为力,故而学理不多,偶尔研究者也语焉不详。”他曾经与一些计量经济学家合作,进行了多次艺术品价值量化的数学模拟试验。不幸的是,“在数据回归上都未能和拍卖的价格完全吻合。计量经济学和传统的资产定价模型很难直接应用于艺术品上,因为大多数模型的基本精髓是贴现法,即将未来的现金流按照适当的贴现率计算成现值,这是基于对未来的定价。显而易见,艺术品根本就没有什么‘现金流’。”然而,财产保险的重要原则是,标的必须是可以用货币衡量或标定价值的财产。无法用货币衡量或标定价值的财产不能成为财产保险的标的。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艺术品价值的评估难题就成为了制约中国艺术品保险市场发展的重要约束条件。中盛国际保险经纪公司大项目部总经理魏小全甚至认为:“从保险公司的角度来讲,对艺术品的估值是一个最大的难题。”

  

  国内外成熟的艺术品保险公司

  

  虽然中国艺术品保险市场还刚刚起步,但是,在西方发达国家,艺术品保险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热门的险种。因为很多艺术品保险业务的保额都是“天文数字”。举例来说,1990年3月30日,荷兰举办了一个纪念凡·高诞辰的美术展,展出了梵·高的180幅油画和250张素描,其中包括他的油画代表作《卧室》《向日葵》《织布工》。这次展览由劳合社(Lloyds)承保了保额超过30亿美元的一揽子保险。在这次展览的总成本2500万荷兰盾(约合1160万美元)中,有相当大一部分用于保险费的支付。由于艺术品保险业务的利润比较丰厚,全球最大的保险集团法国安盛集团(AXA)还专门成立了从事艺术品保险业务的子公司——金盛艺术品保险公司(AXAart)。该公司的业务范围不仅包括了艺术品失窃后的赔偿,而且涵盖了艺术品损坏后的赔偿。到目前为止,金盛艺术品保险公司的保险业务已经拓展到了法国、英国、美国、德国、瑞士、意大利等数十个国家。包括丘伯保险集团(CB)在内的许多保险业巨头,也相继成立了从事艺术品保险业务的子公司或业务部。事实上,早在1984年,中国台湾的“××产物保险公司”就推出了艺术品综合保险业务,并因此被誉为“艺术品保险之市场先驱”。他们设计的艺术品综合保险业务条款,就很值得借鉴。

  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中国艺术品保险市场显然还存在较大的差距。长期以来,在典型的财产保险业务条款里,通常会将“金银、珠宝、钻石、玉器、首饰、古币、古玩、古书、古画、邮票、艺术品、稀有金属等珍贵财物”排除在保险标的的范围内。但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情况已经有所改观了。中国平安保险公司的一项市场调查发现,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等各大城市的艺术品收藏者都对艺术品保险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在此基础上,他们借鉴外国同行的经验,结合国内市场的需求,推出了艺术品综合保险业务。2000年8月,该险种获得了中国保监会批准,同年10月起开始在各个分支机构正式推出。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对投保的艺术品采取按件定值的保险方式,艺术品的价值由保险人认可的公立博物馆或艺术馆的公估人、公证人、鉴定人估价,并提供证明文件,经双方同意后确定保额。最高保额不设上限,免赔额由双方约定。对于在保险责任范围内发生的损失,例如保险标的在馆藏、展览和陈列期间因为自然灾害或意外事件造成的损失,由保险人按照规定负责赔偿。不过,无论选择哪种赔偿方式,赔偿金额均以保额为限。

  中国艺术品保险市场路漫漫

  

  现在的问题是,尽管早在2000年,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就推出了艺术品综合保险业务,然而,这项业务似乎并没有如预期那样“大受欢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事实上,西方发达国家,以及中国台湾和香港地区的经验告诉我们,一项新的保险业务,从刚开始推出到被市场接受,需要经历一个过程。在艺术品真伪的鉴定难题和艺术品价值的评估难题没有真正得以解决之前,这两大约束条件依然会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中国艺术品保险市场的发展。

  当然,对于保险公司而言,艺术品真伪的鉴定难题实际上可以通过艺术品承保制度的创新,例如采取艺术品鉴定的“无争议原则”和“一票否决制”而部分得以解决。艺术品价值的评估这个“最大的难题”,则将随着人们对艺术市场的深入研究,而逐渐得以解决。举例来说,梅建平和摩西(Moses)创建了一种梅—摩西艺术品指数(Mei—Moses Index),用以反映艺术市场的行情变化和投资回报。随着这种指数的日益完善,采用梅—摩西艺术品指数对艺术品拍卖结果进行预测的事前估算值与实际成交价之间的拟合度高达89%。梅—摩西艺术品指数和相关的估价模型显然可以为艺术品价值的评估提供坚实的理论基础。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艺术市场学和收藏投资学研究的不断深入,以及中国各大保险公司的制度创新和技术创新,中国艺术品保险市场的前景广阔,值得期待。

  来源:《艺术市场》 2008年第01期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