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镜中现瓷影

王 宁    2010-02-02

  吉安,宋代名吉州,元代至元十四年(1277年)改名吉州路,仁宗皇庆元年(1312年)再改称吉安路。吉安之名始于此,意取“吉泰民安”之义。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朱元璋兵取江西,吉安路成为吉安府。

  吉安地处江西中部,赣江自南向北穿境而过,交通便利,物产丰富,商贸兴隆,经济发达。唐代,吉州府城就是全国32个中心城市之一,宋代成为物资集散的枢纽、商业贸易的中心。吉州手工业发达,永和窑位于永和镇,濒临赣江,位于府城上游10公里。永和窑宋代最盛,元代延续,成为南方著名民间窑场。

  永和窑最富有特色的大宗产品是釉下褐色彩绘瓷器。褐彩瓷器系胎体上绘画,表面施釉,笔纹纤细,画风细腻,图案多样,观赏性强,深受欢迎,畅销南北。永和窑凭借便利的交通优势,依靠深厚的人文底蕴,向外传输先进工艺。景德镇釉下彩釉里红和青花工艺的出现与永和窑釉下褐彩不无关系,广东海康窑的彩绘风格形成也不可忽视永和窑的影响。人们谈起永和窑的影响一直局限于瓷器,如用更宽阔视野去观察,特别因地缘的关系,还会发现永和窑对本地区的其他手工业也产生了影响,如元代吉安路铜镜。

  唐代后期铜镜工艺水平下降,宋、元、明进入衰落时期。元代铜镜工艺可谓跌至谷底,镜店减少,铸造粗糙,镜体单薄,纹样稀疏单调。尽管如此,作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主要妆饰用具之一,元代铜镜铸造并未停止,还有工匠积极进取,吉安路胡东有就是其中一位。胡东有铸造的铜镜大都铸有铭文,铭文主要有两种样式:一是内区正上方单线狭长框内铭:“上等端正青铜镜”,下方单线长方框内铭:“吉安路/城隍庙下/礼巷内住/胡东有作”;二是外区有一狭长单线框内铭:“吉安路胡东有作”。礼巷地名在清同治十三年编纂的《庐陵县志》府城舆图中标记清楚,在城西关外南二里,今日吉州城区仍有礼巷口地名。因“吉安路”行政区域时间明确,胡东有铜镜主要铸于元代中后期(1312—1362年)。

  在铜镜铸造处于低迷的元代,胡东有大胆尝试,多方借鉴,使所铸的铜镜图案丰富,装饰多样,百姓喜欢,产品畅销。胡东有铜镜纹饰颇有特点,题材内容可分三类:1、创新的花卉纹样;2、模古的仿汉图案;3、传统与创新结合的纹饰。我们发现胡东有铜镜纹样的题材和构图都明显受到永和窑褐色彩绘瓷器的影响。

  卷草纹是永和窑褐色彩绘瓷上一种常见的图案,细线从内向外作螺旋卷曲,转动的方向分顺时针和逆时针两种,顺着卷曲的主干上不时分出短枝,或其上再作点缀。卷草纹往往出现在圆器如瓶、罐之上,占据器物的表面或大部,如南宋褐色彩绘卷草纹长颈瓶,褐彩绘画,腹肩条纹卷曲,看似自由,实则有序,分为三层。线条在单元小区间相互连接,内中上下左右行走,形成螺旋蔓延,附加点缀装饰,再以刀刻细线。线条流动洒脱,纹样生动活泼。南宋褐色彩绘卷草纹梅瓶,颈腹卷草,卷枝粗大,弹性有力,卷草上增刻细线露出地色,缠枝上加点增强了卷草的装饰效果。元代永和窑瓷上仍在使用卷草纹。

  卷草纹早在唐代金器上就已采用,在元代铜镜上则是一种新的纹样,胡东有铜镜的卷草纹以圈带布置,以一条纤细的主线波曲延伸,每一单元的卷草顺势再向两侧交替分出,具有时代和地方特色。在胡东有铜镜上,卷草纹一般作为辅助纹饰,如三螭卷草纹铜镜,主题纹饰为浮雕三螭绕钮相向嬉戏追逐,外围一圈卷草纹;缠枝宝相花纹铜镜,五道弦纹隔分区间,内区细线蔓延为卷草纹,外区线条曲卷构成花朵硕大、瓣片或圆或尖的宝相花。

  永和地属江南水乡,莲池荷叶成为地方独特的景色。永和窑瓷器上荷莲纹是常见的一种纹样,既具佛教意韵,又有文人气息。早期的绿釉枕面刻划荷莲,线条流畅,画面简洁。褐色彩绘瓷器上荷莲则别有情调,开光的莲池鸳鸯纹中,荷莲作为主纹的有机组成部分。南宋嘉定二年(1209年)墓出土的筒形炉上荷莲纹为主纹,器腹满饰一圈褐地白花的荷莲,花叶硕大,并排成行。荷叶形象,或仰或俯,叶片顺势翻卷。莲花绽开,花瓣柔媚,莲蓬饱满,垂立有别。其画技娴熟,纹样细腻,形象逼真,钩画出褐地白花荷莲开,满塘清香扑面来之意境。胡东有缠枝荷莲纹铜镜纹样内外疏简,中间是浮雕状缠枝荷莲的主纹,花与叶交替出现,花含苞欲放或蓬结莲子,叶大宽阔。铜镜与筒形炉的荷莲纹有异曲同工之妙,主纹均是盛开的莲花、饱满的莲蓬和硕大的荷叶顺序连续,图形和布局十分接近,气韵一致。

  双凤纹是宋代铜镜的常见主题图案,不论是浅浮雕凤纹,还是线性凤纹,双凤形体很大,构图饱满,空隙较少,隙填云纹,或凤飞穿花。永和窑瓷器也喜用凤纹,元代的乳白釉玉壶春瓶上,腹部印出了一对凤纹。而南宋多种黑釉盏内壁凤纹装饰,绕盏分布,最为常见。一是盏内壁褐彩绘画一对凤纹,间以小花;一是盏内布置剪纸贴花凤纹,两只或三只,也有加朵梅装饰。永和窑瓷器凤纹体形不大,周围空隙较多。胡东有的花卉双凤纹铜镜,外区花卉纹圈带,再围以卷草纹,内区则是形体不大的双凤绕钮,画面显得较为稀疏。胡东有铜镜的双凤构图不同于南宋铜镜,而与永和窑盏内的凤纹构图风格同出一辙。

  梅花图案是永和窑又一种特色图样,盏内多个朵梅有序分布;在瓶、炉上则为剪纸贴花的梅树纹,枝干虬劲,花朵簇簇,瓣片清晰。长命富贵折枝梅纹菱形铜镜,寿字钮座,“长、命、富、贵”四字分置四方,字间饰以浮雕状折枝梅。镜与瓷之梅朵枝干何其相像,两者质异、纹似、韵同,故其也应是胡东有所铸铜镜。

  圆形瓷器的装饰图案习惯绕腹或顺壁布局,多采用纹带形式。铜镜为平面装饰,纹样布置于镜钮周围。汉代铜镜向心构图,唐代铜镜对称排布,宋代铜镜全景构图。元代胡东有铜镜图案除延用了对称性外,以其圈带纹构图最有特点,如卷草、花卉纹,与永和窑瓷上的纹样布局气息相通。这是因为尽管铜镜与瓷器形状、质地不同,但如我们将圆形的立体瓷器四向均匀平展开来,两者的平面图案形式就有了相通性。胡东有铜镜上卷草、双凤、梅花、花卉、海涛的图案构形应该从永和窑瓷器的装饰方式上受到了启迪。永和窑瓷器和吉安路铜镜同属一地,永和窑出现早,时间长,规模大,产量巨,影响深,吉安路铜镜只是在元代与永和窑瓷器相伴同行。因此两者关系上永和窑瓷器肯定会对吉安路铜镜产生影响。虽然两者质地不同,器形也不一样,但两者同属一地,浸润相同的地域文化,具体到器物的图案装饰上,可以彼此借鉴,互相交流,双向影响。在永和窑瓷器和吉安路铜镜的纹样构图和图案布局上,我们观察到前者对后者产生了影响,而后者则从前者获得借鉴。

  来源:《收藏界》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