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钧窑系的形成与石湾窑仿钧

赵青云 于德云   2001-10-29

  钧窑是我国北宋时代的五大名窑之一,它与汝、官、哥、定窑齐名于世,然由于它造型端庄,胎质细腻、坚实致密。扣之其声,圆润悦耳、清脆动听。釉色莹润,色彩缤纷。尤其以多种窑变,为其它窑口的产品所不及。不仅受到宫廷青睐,而且也被各地窑口所仿制,故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钧窑系,成为中国陶瓷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放射着灿烂的光辉。据考古调查资料表明,北方地区仿钧生产波及四省二十七县市,相继江南地区仿钧也蔚然成风。其中广东石湾窑仿钧,更颇具特色,现就钧窑的兴起,钧窑的艺术特色,钧窑系的形成及其石湾窑仿钧的成就等问题就教于诸方家。

  一 钧窑的兴起

  钧窑的兴起是和唐代鲁山花瓷的烧制成功与发展密切相关。花釉瓷是在黑釉、黄釉、天蓝釉或茶叶末釉上饰以天蓝或月白色斑点。斑点有的排列规整,有的随意点画。由于大多装饰在深色釉上,浅色的彩斑更显得清新典雅。这类花釉器的器型有罐、双系壶、花口瓶、葫芦式瓶、三足盘、腰鼓等,而以壶、罐为常见。罐类又多双系,一般造型丰满,配以大块彩斑,气势庄重大方,具有典型的唐代风韵。

  唐代花釉瓷器的出现,为钧瓷的兴起,奠定了良好的技术基础。经过晚唐和五代十国的发展,陶瓷工艺有了进一步的提高,特别是到了北宋,随着生产的恢复与发展,农业技术的不断改进,促进了手工业的进步,尤其北宋的都城汴京(今河南开封),是当时全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国家的统一与生产的发展,使钧瓷手工业有了迅速的发展,官窑兴起,民窑林立,各地窑口,竞相争辉,五大名窑中的汝窑、官窑皆在河南境内,其中钧瓷以窑变美妙的艺术,不仅受到民间的青睐,更受官廷的偏爱,并把钧窑垄断为官窑,到了北宋晚期,特意在钧瓷的故乡--禹州城北门里的钧台附近设窑,专门为宫廷烧造御用品。由于宫廷以豪华奢侈为尚,选料严格,不计成本,工艺要求更高,由生产原系为民间烧制的碗、盘日用生活器皿,也主要改烧各式花盆和盆奁儿,以及尊、瓶、炉之类的艺术陈设品。所烧钧瓷禁止在民间流传,当开窑都由官府派职官把关监选,合格者当选,其余一律砸碎就地深埋。从此大家只好望窑生叹,然钧瓷的声望更高。造型端庄,技艺娴熟。窑变美妙,琳琅满目。变化之多,难以胜数。入窑一色,出窑万彩。钧瓷无对,窑变无双。千钧万变,意境无穷。尤以红、紫为基础,熔融交辉,形如流云,灿如晚霞,变幻莫测,具有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在争芳斗艳的花园里独树一帜。根据对钧台窑的考古钻探与发掘获得的资料证明,钧瓷的兴盛之日,大约在北宋末年宋徽宗时期(即1101~1125年),亦即钧瓷的黄金时代。

  二 钧瓷的艺术特色

  郏县黄道窑,除了烧制白釉、黄釉、黑釉瓷外,从唐代起,还利用不同金属氧化物的釉料,成功地掌握了两色釉技术,产品有黑釉蓝斑器,或在白釉上施青蓝斑彩,形成了此窑产品的独特风格。特别从晚唐开始,鲁山段店窑,郏县黄道窑,内乡大窑店窑和禹州赵家门窑,出现的“雨丝状”的窑变斑彩更为宋钧窑变工艺开创了先河,故有人称这种窑变斑为“唐钧”。钧瓷数百年之盛烧不衰,有其独特的工艺特征和风格,钧瓷的窑变艺术更技高一筹,有着极高声誉。钧瓷铜红釉的烧制成功,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伟大创造,在我国陶瓷工艺美术发展史上谱写了光辉的篇章。

  唐代的花釉,采用简单的工艺处理,却达到了给人以美感的艺术效果。更引人注目的郏县黄道窑所烧制的黑釉蓝斑器,在白釉上施青蓝彩斑,有其独特的艺术风格。其窑变工艺可能是在蘸釉之后,采用涂彩或点彩的方法,以加重色彩,经过窑变,使其形成块状的斑彩,这种块斑,形状各异,变化万千,黑里泛蓝,或黑釉黄斑,恰似金光闪闪,独具风姿。

  宋钧窑变色釉的形成机理,有其复杂的过程。由于钧瓷的基本釉色是各种浓淡不一的蓝色乳光釉,浅如天青,深如天蓝,比天青更淡者为月白,而且具有莹光般幽雅的蓝色光泽。其色调之美妙,为一般窑口的产品所不及。钧釉在化学组成上的特点:三氧化二铝含量低,而氧化硅含量高,还含有0.5~0.95%的五氧化二磷。早期宋钧在二氧化硅与三氧化二铝之比介于11~11.4之间,五氧化二磷多数占0.8%。官钧釉的二氧化硅与三氧化二铝之比为12.5左右,五氧化二磷在0.5~0.6%之间。关于宋元时期钧瓷胎釉化学组成的范围,可参考淄博市硅酸盐研究院对宋元钧瓷标本所作的化学分析如下表:

  宋、元钧瓷胎釉化学组成表(略)

  钧釉的红色是由于还原铜的呈色作用。红釉中含有0.1~0.3%的CuO(氧化铜),还含有一定数量的SnO2(二氧化锡)。在天蓝、天青和月白色釉中,CuO含量极低,只有0.001~0.002%,和一般白釉中的含量相近,钧釉的紫色是由于红釉与蓝釉互相熔合的结果,钧瓷的紫斑是由于在青蓝色的釉上有意涂上一层铜红釉所造成的。

  钧窑在烧成上采用素烧和复烧两道工序,在复烧时先用氧化焰,当釉熔融时,改用还原焰的气氛,由于铜的还原作用,使其出现美丽的艺术效果。形成钧瓷釉面的五光十色,相映生辉,钧瓷著名的窑变色彩有:玫瑰紫、海棠红、茄皮紫、鸡血红、葡萄紫、朱砂红、葱翠青、胭脂红、鹦哥绿、火焰红,还有天青、月白、碧蓝、米黄诸色。釉中红里透紫、紫里藏青、青中寓白、白里泛青,可谓纷彩争艳,瑰丽多姿。

  三 钧窑系的形成

  钧瓷从唐代兴起,到了北宋初年已蓓蕾初放,赢得了信誉,倍受广大用户所喜爱,尤其钧瓷铜红釉的烧制成功,及其复杂的窑变机理,形成钧窑绚丽多彩,艳美绝伦,窑变奇特,红紫相映,更为其它窑口所不及。到了北宋末年曾一度被宫廷龚断为官窑,一方面从民间集中能工巧匠,按照宫廷设计的式样进行生产,同时又采用种种措施限制民间生产钧瓷,就连钧台窑为宫廷烧制的御用品中,除成品经挑选之后,其不合格的残次品一律砸碎深埋,禁止在民间流传,这种高标准、严要求,对钧瓷技术的提高,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然控制越严,偷袭越甚,传播更广。所以从宋以来,仿钧之风波及全国,尤其到了金元时期,更风靡一时,近而达到复苏的程度。

  禹州是钧瓷的故乡,神垕镇一带,从赵家门的唐代花釉兴起,直至刘家门窑从北宋初年已获成功,到北宋晚期官办的钧窑又设在禹州城北门里的古钧台。由于钧瓷盛名于世,各地竞相仿制,并以禹州为中心,形成了一庞大的钧窑系。

  据考古调查,在中国北方地区发现烧制钧瓷的窑口已有四省二十七县、市。河南省除禹州外,有汝州、郏县、许昌、新密(原密县)、登封、宝丰、鲁山、内乡、宜阳、新安、焦作、辉县、淇县、浚县、鹤壁、安阳、林州(原林县);河北省磁县;山西省浑源县和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等。河南各地窑口的产品以神垕刘家门窑为北宋早期的代表作,以钧台窑的产品最为精致,据考古发掘证明,钧台窑属于官窑性质,其产品完全是宫廷陈设用品。瓷艺精良,质量上乘。而禹州神垕刘家门窑属于北宋早期典型的民窑,当地盛产瓷土、釉药和燃料,附近山区更盛产铜矿石-孔雀石,凭着工匠们长期制瓷的经验和对金属特质着色机理的认识,把孔雀石研成粉末,加上草木灰配入釉中,经高温还原焙烧,就能得到理想的钧红效果,这种新工艺一旦成功,便引起各地窑口的密切关注,所以群起而仿制,以禹州神垕为中心,烧制钧瓷的技术逐渐向周围传播。在仿制过程中,各窑口不仅注重钧瓷的原有造型,还根据各自的特点,增添一些新的品种,如新安北冶窑、石寺窑,除生产碗、盘器皿、还有瓶、罐、炉、钵等,并在釉色上也尽量做到与宋代钧瓷相似,其中新安窑的窑变玫瑰釉者为最佳产品。河南各地仿钧产品,虽多数比宋钧大为逊色,但也有少数窑口保持了宋钧的传统工艺,窑变美妙,红紫相映,青若蔚蓝,紫若茄皮,晶莹发亮,光颜甚佳的艺术效果。

  河北磁县是磁州窑的主要产地之一,然到了元代,由于受到禹州钧窑的影响,为适应广大钧瓷消费者的需求,在产品激烈竞争条件下,也不得不改烧钧瓷,但其生产规模不大,产量有限,其次彭城、观台、内丘、隆化等地也相继仿烧钧瓷,山西省除浑源外,尚有临汾、长治等地也仿烧钧瓷,但施釉特厚,工艺欠佳,釉色以天蓝居多,外部露胎处呈酱黑色,这与河南、河北两省的钧窑系瓷器露胎部分色调迥然不同,应属于浑源窑的独特风格。

  至于内蒙古的清水河窑址和呼和浩特市的白塔村出土元代钧瓷香炉,钧瓷镂孔高座双耳瓶,不仅造型优美,制作工整,窑变美妙,釉色明净,而且香炉印有“己酉年九月十五日自造香炉一个”的铭文,其烧造年代应系元武宗至大二年(1309年),这些铭文的钧瓷香炉,的确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也是钧窑断代的好资料。

  由于宋钧名声大振,金元以来,仿钧之风,遍及北方各地,并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窑系,元代末年钧窑系逐渐趋于衰落,而江南地区仿钧又蔚然成风,及至明清两代,仿钧之风又悄然兴起,以现有的考古资料表明,江南地区仿钧主要有浙江的金华、江西景德镇、江苏宜兴及广东的石湾窑等。

  四 石湾窑仿钧的成就

  钧瓷颇负盛名。宋金以来自成系统,除北方各地窑口竞相仿制,相继也影响到南方许多窑口,如吉州窑在南宋至元也烧出了光彩夺目的窑变釉,景德镇也生产出了高质量的红釉、釉里红瓷器,明清著名的宝石红、霁红、郎窑红、美人醉等品种,都是在钧瓷工艺的启迪下发展起来的,在景德镇、宜兴、广州等低温釉艺术陶瓷中也仿烧钧釉作品,而这些作品往往都冠一个“钧”字,如宜兴的釉陶称“宜钧”或“泥钧”,景德镇窑的低温装饰釉则称“炉钧”,而广州石湾窑的釉陶称“广钧”。各窑工艺有别,而广州最具特色,并有其独特的成就。

  继承和发扬钧瓷窑变工艺的优良传统,钧瓷窑变美妙,工艺卓绝,为诸窑之冠。石湾窑仿钧成功之所在,不仅对钧瓷的窑变工艺加以继承和发扬,并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以创新,形成具有独特风格的仿钧制品。曾有“钧窑以紫胜,广窑以蓝胜”的记载广为流传。据寂园叟《陶雅》所云:“宋钧之紫汗漫全体,晕成一片。” 石湾窑仿钧器则以蓝色为基调,错间白、红、紫诸色。窑变釉或作垂流状,或似云纹斑,或呈兔毫纹。纹理细而密,且变化多样,显得光亮艳丽,斑驳淋漓。石湾窑仿钧“雨过天晴”的青色釉烧出独特的“雨淋墙”,象丽日晴空,突然而来一阵骤雨,并在蔚蓝中现出葱白的点点,这在《陶雅》一书中被赞誉谓:“较之天青尤极浓艳”又有翠毛釉,蓝色中映掩绿彩,以似翠鸟(钓鱼郎)之羽毛而得名。还有一种浅蓝而近于青,发出芝麻点状的紫红色,幽艳之极。

  石湾窑窑变色彩非常丰富,并注重调和,一般常见的釉色是蓝与青、青与白、紫与红、红与黄诸色的混合、调配,利用窑变机理,使其出现深浅、浓淡层次的复杂变化,从而达到融合、协调而又蕴润的美丽效果。给人以古朴、典雅、富丽清新的美的感受。

  石湾窑还特别注重不同题材,选取用不同釉料,以增强美术作品的感染力。注重色彩与器物特征、人物性格的配合。如仿古器物蟠螭瓶和贯耳壶,偏重于蓝釉,色调低沉,显现其稳重、古朴的特点。人物形象的达摩则全身施浑厚、凝重的红釉,以表现受人敬重的佛法大师,和他特有的那种坚忍不拔的顽强性格。釉色种类与器物形态协调,也是石湾窑仿钧的另一特点。如仿钧蓝窑变釉,釉面多呈垂流状,将其施于人物衣服上,能流畅地显示其衣服的纹理,给人以一种衣带飘拂的动感。石榴红的特点是在突棱处现出其黄色的纹理。施于狮兽身上,不仅能显现出毛发的层次,并能充分表现出狮子活灵活现的神态。

  石湾窑仿钧,既注重釉色,又注重造型,既仿钧器,却又有自己独特风格,仿钧的造型种类,除各种文房四宝和美术陈设用品,瓶、尊、碗、盘各种日用生活器皿也皆仿之。既善于摹仿,又有所创新,仿造范围之广,仿力之强,品种之多,为世人所称道,即仿商周的尊、鼎、彝、觚、壶等青铜器,又仿各名窑的代表作品,也仿瓜果、象生、琢石等自然界的造型。不仅仿其造型,也更注重颜色。甚致连定窑的“粉定”、龙泉窑的“梅子青”、建窑的“鹧鸪斑”也都仿烧,可谓博采众长,发挥其效仿的技能和优势并创造出自己的独特风格。进而为石湾窑持续振兴,打下良好的技术基础。

  五 结语

  钧瓷从唐代兴起,到了宋代达到鼎盛阶段,成为全国的五大名瓷之一,并与汝、官、哥、定并驾齐驱,然由于钧瓷颇负盛名,涉及很广,宋室南迁之后,金元时期各地窑口则竟相仿制。战乱后的钧瓷,又得以复苏。北方地区,钧瓷从唐代兴起,历经宋、金、元各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而盛烧不衰,在工艺上有其自身的特点。钧瓷铜红釉的成功,乃是我国古代劳运人民的伟大创造,正是由于还原铜的呈色作用,经过窑变,使其出现美观的色调,古人曾有“夕阳紫翠忽成岚”的诗句,形容钧瓷窑变之美妙,釉色之艳丽。钧瓷的传统工艺技术,在我国陶瓷工艺美术史上留下了一份宝贵资料。由于钧瓷具有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故在北方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钧瓷系,然时代更迭,元代以后钧瓷日趋衰落,而江南地区仿钧之风又悄然兴起,并蔚然成风。其中有浙江金华、江西景德镇、江苏宜兴乃至广东的石湾窑仿钧,更是将本地技术与外来经验相结合,以创新的手法,生产出风格独特、质量高、品种多的产品,并以四大名镇(河南朱仙镇、江西景德镇、湖北汉口镇、广东佛山镇)及其广州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之优势,广销海内外,一跃成为岭南地区一个重要的陶瓷生产基地。为中国陶瓷艺术的发展作出突出的贡献。成为中国陶瓷艺术的一朵奇葩。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