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清新淡雅”:宋代瓷器文人气质的彰显

翁梅   2011-12-05

  摘要:本文以汝窑、官窑、哥窑、钧窑、定窑宋代五大名窑为研究对象,从瓷器的釉色和造型角度阐述宋代瓷器的时代特征,以及宋代瓷器在中国传统文化影响下的士大夫阶层审美所形成的“清新淡雅”的文人气质。

  关键词:五大名窑 宋代理学 清新淡雅 文人气质

  我国制瓷工艺发展到宋代.达到了炉火纯青的成熟阶段,进入历史上陶瓷发展的第一个高峰。宋代南北各瓷窑之间风格各异,各具特色,出现了以汝窑、官窑、哥窑、钧窑、定窑为代表的“五大名窑”。五大名窑瓷器釉色的“清新淡雅”和造型的“含蓄隽永”,就是宋代文人士大夫的审美情趣反映与文人气质的彰显。

  一、宋代五大名窑瓷器釉色对“文人气质”彰显

  宋代士大夫在绘画上追求主观情趣的表现,反对过分拘泥于形似的描摹,强调作者个人内心情感的抒发,趋于平淡素雅,天真清新的风格从唐诗与宋词的比较中不难看出宋代没有轻裘长剑、少年英杰、醉卧沙场的气魄,而多了些红烛美酒、闲云野鹤。这种审美情趣反映在对宋瓷釉色上的追求。“雨过天晴”、“如冰似玉”。

  以程颐和朱熹二人为代表的“程朱理学”,是在宋代统治阶级的推宠下,融合道教、佛学、儒学创造出的新的思想道路,它影响了宋代宁静淡泊的审美特征,并且直接推动了文人艺术的诞生,推动了一个全新的美学时代的到来。“程朱理学”思想在五大名窑瓷器上表现为对釉色的追求。无论是单色釉还是复色釉,厚釉装饰法还是薄釉装饰法.都极力追求自然美,如的“雨过天晴”的天青釉,色调沉静淡雅,成为统治阶级追求自然的最高标准,因“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汝窑成为继定窑之后为宫廷烧制贡瓷的窑场。“如冰似玉”的开片釉,官窑是在汝窑的影响下产生的青瓷窑,“釉色莹澈。为世所珍”。“灿如晚霞”的钧瓷如彩霞般的窑变釉使瓷器装饰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天地,钧瓷虽然灿如晚霞,但不同于唐三彩的华丽奔放。钧瓷在青釉上打破了单色釉的单调局面.形成了对比妍丽的艺术风格.古人曾有“入窑一色.出窑万彩,钧瓷无对,钧瓷无双”,“夕阳紫翠忽成岚”来形容钧瓷窑变现象。钧瓷窑变之美。凝重深沉,含蓄耐看,把陶瓷艺术的自然美、艺术美融为一体,其自然形成的釉色肌理形状可谓钧瓷艺术的一绝,高雅的艺术观赏性使其在陶瓷史上具有独特风格。宋瓷自然美的形成,又体现在制釉工艺与审美及艺术表现的完美结合上。这种审美观受益于宋代“理学”思想,崇尚天然真实,鄙薄雕琢伪劣,把自然朴素之美作为理想之美的典范,可谓达到了浑然天成,天衣无缝的意境。

  宋代瓷器釉色之美不仅体现在色上。而更注重对釉的自然纹理美的追求上。如钧窑瓷器釉层肥厚,釉质乳浊莹润,釉面纹理多变,并有流动感,钧瓷窑变,凝重深沉,含蓄耐看,把陶瓷艺术的自然美、艺术美融为一体,其自然形成的釉色肌理形状,在陶瓷史上具有独特风格,灿烂如晚霞一般的玫瑰紫、海棠红与天青、月白等色的相互交融,因施釉较厚在烧制过程中形成钧窑特有的、变化丰富的蚯蚓走泥纹可谓钧瓷艺术的一绝。汝窑青瓷的莹润如玉的质感有玄谧清远之感,其釉面的蟹爪纹成为后世鉴定汝窑瓷器的一个重要依据。即使是在烧制过程中出现的自然缺陷,也被宋人赋予了“百圾碎”、“金丝铁线”这样的美称,宋官窑与哥窑均以开片而著称,其器皿釉层肥厚,釉面多有开片,开片大而自然。端庄凝重,因其自然天成,为文人士大夫所欣赏,成为案头陈设用器。开片是因为釉和胎的收缩率不同。在烧成冷却的过程中出现的釉面裂纹。当时曾以许多名词称颂这些肌理,有的称颂与纹理的形成有关,有的则是形容釉色.如“鱼子纹”就是形容哥窑瓷器釉内的小开片,其形状如鱼子密集一般;“牛毛纹”指钧窑的厚釉流淌的纹理如同牛毛一般:“橘皮纹”是指烧成中的釉内气泡密布破裂所造成的表面成细小针孔状犹如橘皮;釉中出现的大小气泡被称作“聚球攒珠”;釉中气泡呈现葡萄状锈斑的被称为“葡萄斑”等。

  宋瓷多为单色釉,是中国单色釉瓷器的最高峰。由透明玻璃质青釉,变为以钧窑、官窑、哥窑为代表的乳浊釉,为后世陶瓷艺术的发展开辟了一个新的境界,至今宋瓷仍是后世追模的标本。宋代发明的石灰碱釉,使釉瓷莹润肥厚,釉层厚如凝脂,给人以观赏无尽的美感和韵味,是宋代青瓷工艺的一个巨大进步。

  三、宋代五大名窑瓷器造型与装饰对“文人气质”的彰显

  宋代瓷器在造型、釉色和装饰上都富有强烈的时代特征—— “文人气质”。这是特定的历史环境和条件下形成的。宋代瓷器造型的成熟而又稳重的表现,是统治阶级士大夫们的审美情趣对瓷器型制的影响,统治者的审美趣味成为整个社会的审美标准,并且促使瓷器的代表型制被广泛制作并不断完善,成为该时代的形象代表,标志着制瓷艺术的水平和艺术境界。瓷器与玉器、铜器、漆器、印章成为士大夫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清玩”之物,朝野上下的好古之风,金石学的兴起,促成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艺术收藏高潮。

  宋瓷造型集中国古代器皿造型之大成.既有原始彩陶的浑圆饱满;又有商周礼器的直中有曲,方硬厚重的丰富变化,方圆结合,方中有圆,圆中有方,庄重大方又富有人情味。 宋代随着人们起居生活方式的转变,瓷器具有了实用性与观赏性的双重责任,器型的变化表现在对古玩的仿制上,如官窑造型简洁洗练,优美雅静,宋官窑不仅重视质地,更追求瓷器的釉色之美.以釉色为装饰,其造型风格均按宫廷式样设计,瓷器多为陈设用瓷,有仿商周玉琮,仿青铜器的尊、鼎、炉、觚、彝等。

  梅瓶,细颈,圆润的肩、丰满的身躯,小口、宽肩、收腹、敛足,恰恰是一个少女的仪态.造型整体比例修长,轮廓挺拔刚健,重心上移,又恰恰符合直、长、开的礼仪美原则。始创于北宋的玉壶春,其修长玲珑的造型,柔和且优美的曲线,给人以“豆蔻稍头二月初”的美感。梅瓶、玉壶春、斗笠碗等成为宋代最典型的实用性器皿的代表形制,并影响到后世。正如田自秉先生说:“……”恰当的比例尺度.使人感到减一分则短,增一分则长。”钧窑的海棠洗与钧窑变化莫测的窑变釉完美结合,恰当的表达了宋人的审美情趣,即来源于对自然的崇尚,反映在瓷器造型上就是对自然物形态的提炼与表现。这在定窑瓷器孩儿枕造型中表现最为典型。

  宋瓷的装饰纹样随造型的多变而为之一新.题材丰富,构成形式自由活泼。如象形器,是模拟人的肌体,把器皿当作一个完整的生命体,以求造型的完整,器皿的各部位如口、肩、腰、腹、足等,是对人体器官的模拟和比附,局部构件也往往称之为耳、鼻、口,成为生命象征的一部分,器皿被赋予了生命形式.呈现的是充满人性的气韵之美。此外像生器还有如葫芦瓶、瓜棱瓶、龙虎瓶、橄榄瓶、石榴尊、鱼篓罐等,他们是自然物的放大或缩小,体现了宋人巧法造化的造物观。

  宋瓷风格简洁、优美、庄重典雅,内涵深邃,含蓄隽永的造型韵味,体现出宋人与自然环境融合的民族性格,也是“与理为一”这一思想在宋瓷上的反映,反映出宋文人玩赏的瓷器脱繁缛、尚朴素、重意态。使宋瓷展现了极为清远的意象世界。

  瓷器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发明,也是中国文化的重要基因之一。与许多文化形态一样,瓷器本身就包容了很大的文化容量。在宋代瓷与茶、瓷与绘画、瓷与书法、瓷与诗等构成了复杂的文化综合体,其成就在中国历史上有着不可或缺的一页,无论是在造型、釉色和装饰上都富有强烈的时代特征。是特定的历史环境和条件成就了这时期制瓷业的辉煌。商品经济的繁荣,科技的发展,给制瓷业的百花齐放奠定了经济基础,“程朱理学”兴盛对该时代文化艺术的深远影响,以及统治阶级及士大夫的清雅淡薄,表现在宋代瓷器艺术风格上的“文人气质”.即对瓷器釉色追求清新淡雅的“类冰”“类玉”,造型上追求“含蓄隽永”、“庄重典雅”。宋代瓷器无论是在釉色还是在造型与装饰上,在中国陶瓷史上达到了极致,是我国古代制瓷艺术的高峰。是宋代“文人气质”的彰显。

  来源:新疆艺术学院学报  编辑:古语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