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民国时期的天佑华瓷壶

张祥   2012-04-27

  随着近年来收藏热的不断升温、民国瓷器也越来越受到瓷器收藏界的关注和青睐,对关注民国瓷器的人来说,江西瓷业公司是大家都比较熟知的,可是若提起天佑华瓷业公司恐怕熟知的就不多了。笔者根据近来搜集到的资料,结合自己收藏的几件天佑华瓷壶,向大家介绍一下民国时期景德镇的天佑华瓷业公司,希望能够引起瓷器藏家们的关注。

  江西瓷业公司作为一家清末官商合作成立并一直延续整个民国时期的瓷业公司,在制瓷工业化、培养新式陶业人才等方面确实给当时中国瓷业作出了相当大的贡献,以至于今天不少人竞称其为“民国官窑”(当然此称谓有失偏颇)。然而,民国时期为中国瓷业作出重要贡献的并非只有江西瓷业公司一支独秀。当时为了“抵制洋货”、“爱国兴邦”,不少有志之士提出“科学救国”、“实业救国”等口号,新型民族工业一时兴起,在制瓷方面就先后成立了湖南瓷业公司、萍乡瓷业公司、天佑华瓷业公司、侥华阶瓷业、杨福生瓷业、吴霭生制瓷……这些大大小小的瓷业为中国瓷业的发展均作出了各自的贡献。景德镇的天佑华瓷业公司是其中的佼佼者。

  静的正的天佑华瓷业公司创办于1919年,原名叫天佑华平民爱国瓷厂,望文生义,可能是表示了希望苍天佑护中华的爱国情怀。根据《景德镇文史资料》(下同)介绍:“创始人叫程业洪,别名程亮生,江西新建县青山程家人。”他先在景德镇学画瓷多年,后来对制瓷生产取得了丰富的经验,特别熟悉景德镇琢器粉定生产。1919年他“邀集在镇从事琢器粉定生产有点技术的程姓同宗,凑集了一些资本,据说不到一千元,后去南昌找任中学校长的同宗程景堂投了一份股金,并委其兄弟程宗煌、程宗纬两人参加管理工作,租赁了抚州人周顺太在毕家坦的一幢旧厂房开始生产,取名为天佑华平民爱国瓷厂,程业洪担任经理。”“由于生产成品质量较比同业中的好,售价虽比同业略高一点,但生意做得很兴旺。”“程景堂来镇后,见此情景觉得有扩大范围的必要,即拉人相继投资,这时即由梁柱承任经理、程业洪为副经理,又将天佑华平民爱国瓷厂,改为天佑华瓷业公司。”从资料中我们可以分析出,程景堂虽然在天佑华瓷业公司中没有担当任何职务,但是从一开始,他就是天佑华瓷业公司的灵魂人物。从笔者搜集到的资料中反映出,自从程景堂来景德镇,讲瓷厂更名为天佑华瓷业公司以后,天佑华瓷业公司就得到了飞快的发展,除了程景堂拉来都昌县帮审梁柱承和景德镇邮电局白局长这些重要人脉以为,他还请名家绘画一些新产品,寄往外地商埠展览展销,甚至赠送给大主顾,以扩大天佑华瓷业公司的市场影响。这些均可以从笔者的藏品实物中得到证明,当时天佑华的赠品壶,从题款中可以知道,该壶是以程景堂名义赠给当时在景德镇权重人士的。

  天佑华瓷业公司之所以从一开始就能很快地发展起来,除了积极扩大市场影响以外,更重要的是在于对产品质量的严格要求和对制瓷工艺的改革创新。首先“天佑华对制瓷原料要求很高,原料配方经过反复多次试验后,采用祁门的祁东黏土,另外加少许浮南矿、银坑坞的不子,三宝棚的只用少部分,再配以浮东港产的高岭土。如果在缺货时怎用星子县的高岭土。釉果选用浮梁瑶里产的又白又细的名牌釉果,配合釉烧的是当时新发现的花乳石。”为了保证烧成质量,“天佑华提前三个月预付烧炼费,以求得烧窑户的适宜窑位。”天佑华在制瓷各个工艺方面都要求很高,瓷泥不仅要淘细、洁净,还要用一个月时间将泥沤熟,做坯、利坯严格计算膨胀系数,特别是1930年著名利坯高手万鸿逵受聘天佑华以后,发明了“掌口泥”工艺,实现了壶口、杯口上釉且不变形;器底上全釉再开槽,用特殊渣饼托烧的“中山水筒”工艺;还发明了仿制倒水时壶盖掉落的“自锁口”壶,这些改进对控制利坯精度和收缩率要求是相当高的,也就是因为这些工艺的创新,时间不长的淘汰了当时景德镇的官盖业。天佑华的这些制瓷工艺一直被沿用至今,其中有些特殊工艺甚至今天实现起来都比较困难。天佑华的瓷器内外施釉要各分两次,烧成后釉厚肥润、分外光滑,当时就被称为“双双造”。

  这件提梁壶造型规整,胎釉温润如玉,壶身釉下绘五彩大吉图。景德镇早前生产的有壶盖,为了防止变形是将壶盖合在壶口一起烧成,所以壶口和壶盖口均不能上釉,即称之为“色口”,既不美观也不卫生,此壶还不是壶口壶盖均上釉的“卫生口”,说明该壶是三十年代初或以前的产品。

  当年天佑华的组成人员多出身琢器行业,所以天佑华不生产圆器,其产品大宗是壶,在当时与江西瓷业公司、杨福生瓷厂这样的同行竞争,天佑华的产品定位是相当准确的。壶是日常用品,需求量很大,而制壶比做圆器类对制瓷人员的技术要求高,工艺和生产环节也比圆器类复杂得多,天佑华正是抓住了这个优势空当,与当时各大瓷厂竞争并占领一席之地的。壶虽然是日用瓷,但是天佑华并没有像当时一些小厂做日用瓷那样粗制滥造,而是走求精之路。在制壶方面宜兴壶众人皆知,天佑华向宜兴壶学习,推出了“鱼萝壶、金星壶、金瓜壶、莲子壶、柚子壶、棋子壶、冬瓜壶、宝珠壶等三十多种。”并且相当注重造型的流畅、优美。最值一提的是,天佑华创烧了景德镇的釉下五彩,当然很可能借鉴了湖南醴陵釉下五彩,但在民国时期景德镇专注于青花、五彩的形势下,天佑华在制壶中烧制成这么高水准的釉下五彩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为了提高天佑华产品的艺术影响力,天佑华“邀请驰名画家,如珠山八友等,为其绘画一些新产品,当时顾客把购买到天佑华的细瓷名画两美兼备的瓷器,视为珍宝。”

  天华有生产的釉下五彩花鸟金瓜壶,该壶造型别致秀美,釉色光滑莹润,绘釉下五彩花鸟纹,其中所绘绶带鸟,青花发色纯正。

  这把壶,就是有程景堂敬赠款的那把釉下五彩鱼萝壶,画面生动地表现了五只雀鸟飞翔戏耍的瞬间。因为是釉下绘画五彩,用笔必须干净利落,不能描摹,因此画师必具有大师级的绘画功力。这件鸟雀图与同时期刘雨岑所画鸟雀图比较,其画风笔意也相同,结合藏品的传承记录,可能是刘雨岑当年的手笔。还有一说:“据传,王步在卅年代因国内战乱、云南青花料供应不上而一度作窑彩和釉上彩瓷画。”这把小手壶,整体造型乖巧秀美、釉色莹润、壶身画芦雁图,寥寥几笔表达出芦雁从苇塘飞起的优美画面。若是在天寒时节,捧在手中暖暖的,看一眼画面,再对折壶嘴茗一口香茶,那种惬意和温馨便油然而生……根据我收藏的其他天佑华瓷壶的绘画,说明当年天佑华“邀请驰名画家,如珠山八友等,为其绘画一些新产品……顾客把购买到天佑华的细瓷名画两美兼备的瓷器,视为珍宝”一说,确实是可靠的。

  天佑华瓷业公司在上世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达到其发展高峰,但不幸的是,随着生意的发达,股东内部发生的矛盾也日趋激化,在后来又因为日寇侵华、战争动荡,天佑华日趋衰落,勉强支撑到1939年,随着最后一任经理陈起涧悬梁自尽,当年令同业眼红的天佑华瓷业公司也没有逃脱衰亡的命运。今天,我们若从历史角度,客观分析天佑华瓷业公司的兴衰,真恰似整个冥国瓷器兴衰的一个缩影。

  来源:说瓷赏陶  编辑:古语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