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浅祈宋辽金元时期陶瓷器上鱼纹装饰的特征

王 嫚   2013-01-29

  “入宋以后,鱼纹题材广泛地运用到瓷器装饰上,定窑、磁州窑、耀州窑、景德镇窑、龙泉窑、德化窑、容县窑的制品中,都有风格各异的鱼纹。” 大量出现于宋辽时期的鱼纹装饰的瓷器,所涉及的瓷器种类包括青瓷、白瓷、彩瓷等,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器物有瓷枕和盘子,这类器物上的鱼纹采用了绘、印、刻、划等多种装饰技法,生动再现了“莲池游鱼” “水波游鱼”等不同形象。

  进入元代,瓷器上的鱼纹装饰形成了宋代无法比拟的优势,无论是品种、型、装饰技法和表现风格都别开生面、独具特色。元代的鱼纹装饰的主要特点是采用釉下青花,青花的用色多半用进口料,色彩比较浓艳,多画鲑鱼、鲶鱼寓“富贵有鱼” 、 “连年有鱼”之意,形象生动。

  l 鱼纹装饰的涵义更加接近日常生活

  随着社会的发展,鱼纹装饰作为“吉庆”的象征开始凸显,鱼纹更多地被赋予吉样的寓意,深受人民群众的喜爱。如宋定窑印花三鱼戏莲纹盘,图案构思巧妙,图中的三条在莲池中戏耍,鱼儿肥壮,莲花茂盛,反映出“连(莲)年有余(鱼)”的景象,已具有丰富的民俗吉祥涵义。由此,鱼纹装饰,以突出表现民俗美为其主要意旨,成为更加有“意味”的形式。

  2 多种装饰技法的综合运用

  这一时期的彩绘装饰分釉下彩和釉上彩两类。唐代长沙窑创烧釉下彩绘,至宋彩绘技法大有发展,笔思技巧与画面构图更接近于国画。釉上彩绘是宋代的首创,以磁州窑系作品为主。“彩绘装饰用笔作画,工艺简便,易于把陶瓷图案纹样绘画化,避免了纹样的程式化,使陶瓷装饰与绘画艺术相结合。这种受宋院画影响蓬勃发展的彩绘装饰,为后世的彩瓷发展拓宽了途径。” 如磁州窑红绿彩鱼藻纹碗,彩绘的表现技法使鱼纹整体形态非常逼真,四周围饰以水草,民间色彩浓厚。

  另外,宋代大量的鱼纹装饰还利用薄釉的透明度,结合剔刻花、划花、印花、贴花等工艺技法,表现出了不同的鱼纹装饰风格。

  宋代磁州窑系鱼纹的刻划花装饰创造了剔刻技法,如宋黑釉剔花鱼藻纹罐,纹饰黑白分明,线条清晰,图案具有浮雕感。剔刻花的工艺是在施用白色化妆土后,在化妆土还未干透时,用竹针类带有钝尖的工具,剔掉主题花纹以外的白化妆土,刻划出鱼纹,施釉后烧成。磁州窑系发展到金代,鱼纹装饰中也有不再剔掉白化妆土,而是直接用黑色覆盖上地纹,施釉后人窑烧成。

  印花技法成熟于北宋,定窑比较盛行印花的技法。如宋白釉印花双鱼飞风纹瓷盘,从中可以看到印花装饰的特征,整个纹饰如一幅布局严谨的织锦图案。印花是把印模上已经刻划好的鱼纹印在尚未干的器物坯体上,所形成的鱼纹印花图案的特征是纹饰凸凹于器表,立体感强。鱼纹多装饰在盘碗的里部,周边布满其他纹饰,虽显繁缛但密而不乱。

  元代的釉下彩绘更加成熟,以釉下青花和釉里红为主要装饰工艺显现出了这一时期的特色。如元青花瓷鱼藻纹大盘,鱼藻纹以彩绘的技法被饰于大盘的盘心。青花彩绘技法的应用更加成熟,器型上的纹饰有一种水墨画的味道。证实了这一时期的陶工已能熟练掌握用毛笔在瓷坯上绘画的技巧。

  3  出接近中国画的构图方式

  随着陶瓷工艺的进步和彩绘技法的提高,鱼纹的构图方式也相应地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化,出现了接近中国画意境的鱼纹装饰构图。如宋代磁州窑白釉黑花童子钓鱼枕,枕面在粗细双线框内,以及其简练、潇洒的手笔绘童子,构图中有起伏的河岸和岸边的几丛草,三条细线表示水面泛起的微波,岸上垂钓的童子神情专注地注视着水面欢快觅食的三尾小鱼,鱼纹以黑色剪影式的笔法绘画出来,瓷枕的整幅画面着笔简练,意境深远,描绘了农村恬静的生活景象。

   宋代瓷枕的造型多样,有长方形、椭圆形、如意形等。鱼纹在瓷枕上的构图方式是较特殊的,枕类上的鱼纹被饰上部的平面之上,其主体构图基本上处于同一个视界内,即在器物的枕面,所以,更易于鱼纹构图的表现。瓷枕上的鱼纹大多为单鱼的刻划,但偶尔也有双鱼、三鱼或多鱼的构图,常有水波、藻草互相衬映。

  碗盘类的鱼纹构图方式,仍按照一定程式,具有构图严整、规则均衡、条理性强的特点,但在鱼纹主纹样之外,已多见各种花草的辅助纹样,并且,排列的形状各异,呈现出多样化的图案形式。如宋景德镇田窑印花鱼莲纹图案,该图案以相互对应的两条主体鱼纹和围绕其四周的荷花莲叶辅助纹样所组成,鱼纹主题图案突出,轮廓清晰,鱼纹的眼部和鳞片、尾部虽然只有几笔简单的线形勾画,但却使鱼体黑白相间,色调鲜明,对比强烈,另外,主题纹样和辅助纹样宾主有序,使纹样整体统一协调。

  以上各种鱼纹装饰构图,都可以结合陶瓷器物的造型和适用要求,合理妥当的安排鱼纹的构图形式。

  4  鱼纹形态多样组合形式稳定

  宋代在唐代写实风格影响下,鱼纹形态有较为写实的,也有较为抽象的,以后者最具时代性,磁州瓷器上所画鱼即属后者,线条简洁,着墨不多,却形象生动,动感强,有后来写意画的韵味。如宋代磁州窑白地铁绘的鲶纹枕装饰。龙泉窑青瓷的模印双鱼纹即为前者,形象比较呆板,少活力。如宋龙泉窑青釉塑贴双鱼纹洗。

  “彩绘技法的提高,使鱼纹的形体表现更加细致。元代,在青花瓷器上所绘的鱼纹都是自然界中的各种鱼类的真实而又生动的写照。常见的形象有鲤、鲇、鳜等,常绘成一组主题纹饰,随之伴有水藻纹。水藻纹要细叶粗,排列井然有序。游鱼常在莲荷、水草丛中穿梭,水草如须发般整齐排列,其绘画的真实性较强,富有节奏感和流动感。”如青花鱼藻莲花纹罐,器身绘鲤、鲇、鳜、鲫四条游鱼,与荷莲水草组成图案,鱼身以青料涂染,显得更富有情趣和韵味。

  鱼纹的组合形式,在这个时期内出现了一些规律性的变化。双鱼纹在前期是装饰的主要形式,它们或上下对称或同向排列,有并排双鱼,对头双鱼等形式。如宋影青刻花双鱼纹碗,碗内壁刻划了两条在波涛中奋力搏斗的鱼翘尾冲浪,地饰篦纹排线方向不定,以示波涛汹涌。鱼纹之间还有少量的多鱼的组合形式,如三鱼、四鱼的组合。

  到了中后期,鱼纹自身之间的组合以及与其他一些纹样的组合开始作为固定模式明确下来。如:鱼水纹、鱼莲纹、鱼藻纹、鱼鸟纹等。

  (1) 鱼水纹  组合中鱼纹为主要装饰纹样,常用粗健的线条来勾勒,并有单鱼、双鱼、或多鱼之别。水波纹则为辅助纹样,多以蓖状工具左旋右转刻划细密的水波纹。如宋景德镇窑青白釉刻花鱼水纹碗,鱼纹装饰的非常巧妙,碗中的四条鱼中,表现全身的两条鱼装饰在布满蓖纹短弧线的碗壁上,和水纹显得十分协调。而另两条则是藏头露尾,鱼尾若隐若现地浮现于水纹之中,以示鱼儿尽情欢乐地在水中嬉戏,组合形式表现出鱼水和谐的意义,富有联想性。鱼水纹寓意为如鱼得水等表示夫妻恩爱、和谐美满与幸福等含义。

  (2) 鱼莲纹  鱼莲纹或莲池游鱼纹的组合表示“连(莲) 年有余(鱼)”的吉祥意义。鱼莲纹的组合形式比较多变,并且鱼纹在组合中虽然也是作为主要纹饰,但由于莲纹的表现形式所占构图面积比较大,和鱼纹常常是平分画面或更强一些。在鱼莲纹的组合形式中,鱼纹多以单体鱼和双体鱼出现,鱼体各部分的刻划或描绘都非常的细腻。鱼纹和莲纹几乎各占构图画面的一半,这种组合方法使两者相互的发展,逐步地出现了与鸟纹或其他纹样组合的比较复杂的形式。如宋白瓷黄地划花莲池鸳鸯游鱼纹枕,图中鱼莲纹的组合不再是单一的鱼莲的组合,磁枕纹饰分为上中下三层,上层为倒挂莲叶,这种装饰形式在鱼莲纹的组合中极为少见,中间层为两只恋着的鸳鸯纹样,下部则为水中游鱼,各部分之间组合的十分巧妙。

  (3) 鱼藻纹  鱼与水藻结合、相配称为鱼藻纹。在组合中,纹饰布置依然是以鱼为中心,组成了多种多样的适合纹样装饰。如金磁州窑白地黑花鱼藻纹瓶,鱼纹画于腹部一周,鱼体修长并与水藻、莲荷相交织,是一幅生动的鱼趣图。鱼纹的组合除了上述几种主要的形式之外,还有把鱼和渔网纹组合在一起的组合形式,借寓“往往得利”。另外,传统的鱼鸟纹组合形式中的鸟纹种类增多,如有鸳鸯、凤凰、水鸭等,但鸟纹和鱼纹的单独构图已经很为少见,大部分都是和别的纹样一起与鱼纹的组合。

  宋辽金元时期陶瓷器上的鱼纹装饰,开始体现出了与绘画的完美结合。“作为陶瓷装饰主要手段之一的陶瓷绘画,曾在中国历史的源头首先启动了中国绘画史,又在中国绘画高度成熟以后,利用中国绘画成就,在瓷器表面开辟了不同于颜色釉的另一种美的境界。这是将科学技术与绘画艺术融为一体的一种陶瓷艺术美的典范。”  

  来源:陶瓷史话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