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清代德化民窑青花瓷装饰的意境美

张小曼 宋巧   2013-02-17

  清代中期德化民窑中有各种各样的装饰图案,因为没有了官窑所必须受到的约束,清代德化民窑体现出了瓷工们的丰富想象力。瓷工们的艺术创作来源于真实生活却又高于生活。没有了官方要求,德化青花瓷装饰体现出豪放洒脱、笔触浓厚而有力。根据各自对艺术的不同理解,借助瓷器造型特点进行相应的装饰,使得青花瓷装饰纹样的艺术魅力尽情散发。而我们每个人会根据相同装饰产生不同的联想,与画工产生某种程度的共鸣。官窑瓷器是瓷器中的至上产品,而清代中期德化民窑青花瓷却丝毫不逊色——大众之美,世俗之美,人情之美。

  一、装饰题材的丰富性

  民窑陶瓷的烧制,由于少去了烧制官窑的种种限制,主要用于满足国内外市场的消费需要,因此装饰题材丰富多彩。包括人物、自然景观、动物图案以及其它装饰图案等。民窑装饰题材,一方面强调了形象的表达,另一方面又以人的内在精神为根基。对象事物的存在是有意味的形式,而装饰题材中的内在精神以及对象的意味则需要观赏者细细品味和体验。

  人物类中包括西厢记故事盘、八仙过海、携琴访友、状元及第、文王访贤、张骞乘槎、渔樵耕读、三星图、婴戏图等。例如《西厢记—— 长亭送别》盘,盘子左侧的是张生和书童,右侧是崔莺莺、红娘和马夫。虽然画面中间没有任何障碍物的阻隔,但由于处于画面两侧的人物都处于回眸一望的状态,足以表现出张生与崔莺莺之间的无限思念之情,他们的生死离别和依依惜别之情足以让观者感同身受。在中国古典哲学中,道与佛道分别发现了空、无,意境以哲学层面的空无为背景,既虚且实、既空且相。《西厢记——长亭送别》盘就是这种有无、空色直接游移的中道观。装饰图案所变现出来的精神之境既表现出人物之间的灵动之相。同时画面最右侧的庭院延伸出盘子之外,提供给观者无限的想象空间,表现为虚实的相生或有或无的相成,这正是意境的特点。

  自然景观包括小品山水、房屋建筑等。大部分画面不会单独以山水的形式出现,而是与人物结合,出现很多山水人物装饰,有青花锦地开光山水人物纹炉、青花山水人物纹盘、青花山水人物纹油灯、青花山水渔乐纹盘等。如青花山水人物纹盘表现出的无拘无束,小面积以连续纹样点缀,剩余部分以不同的主题进行装饰、天官赐福、衣锦还乡、福禄双全,图中的人物被自然景观包围,观者可以根据不同的自然景观猜想当时的社会状态,装饰纹样不仅是单纯的外在形式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反映出当时的时代精神和永恒的生命价值。虽然装饰纹样的面积不大,但依旧是充满生活气息的陶瓷产品。

  动物图案包括龙、鲤鱼、锦鸡、凤凰、松鹤、蝴蝶、喜鹊、鹿、骏马、玉兔等。如龙是天子和中华民族的象征,松鹤是吉祥长寿的代表,蝴蝶比喻爱情和婚姻的美满、和谐,鹿与“禄”同音,有长寿和繁荣昌盛的意思。这些动物图案大多采用写意和工笔相结合的手法,表现出动物的张力与气魄,图案中的动物形象处于器皿的中心,大小以撑满整个装饰面为准,画工尽情表达心中的想法。装饰纹样表现出一个活泼灵动的生命实体,这种意境美在于体现了宇宙生命的强大,当人们在欣赏这些产品的时候,能够体会到一种与世间万物同呼吸的强烈感觉。

  植物图案包括竹、兰花、梅花、莲花、菊花、牡丹、灵芝纹、缠枝纹等。植物图案多数采用中国山水画的风格,工笔勾勒出植物的外形,写意手法表现出植物因光线照射而呈现出的阴暗块面。也会出现杂乱无续的连续线条,随意惬意。例如青花缠枝纹盘、青花花卉纹盘,都是用曲线环绕着大朵的花卉,在圆形的平面中进行花卉装饰,使看似杂乱无章的装饰面看上去依旧是一个整体,乱而不散。装饰面积有限,但人们在观赏的过程中却能够感受到:将有限的意象描绘成对无限之境的渴望。意境的无限扩张体现了匠人对艺术的热忱以及陶瓷产品的自然美和灵性。

  其它装饰图案包括诗词铭文、福禄寿纹、博古纹、拂手瓜纹等。其中诗词铭文既有单纯的文字也有图文结合的装饰,如青花诗词纹茶盘,是以纯诗词的方式进行装饰,“桃红服含宿雨,柳绿便带朝烟,花落家童未归,鸟啼山客独眠。”而青花“鞠躬扶汉颠,尽瘁报君恩”人物纹盘则是以图文并茂的形式表现画工的意图。而把图文结合得恰到好处的可以说是青花“好鸟枝头亦朋友”纹盘,画面中的题字刚好填补了装饰图案的留白部分,相得益彰,盘子的整个装饰面更加完整。而文字不仅饱含字面意思,实质和图案一同起到了装饰作用,显得轻松和谐而不张扬。诗歌历来是中国文化中颇具意境的载体,使用在陶瓷产品中,产品也更具意境。如王船山论到诗中意境的创造时所说“以追光摄影之笔,写通天尽人之怀”。诗歌使得自身的装饰作用提升至一个高度。而中国文字或者称为中国书法的运墨节奏、轻重缓急也是一种意境美,与陶瓷产品的光洁釉面相映成趣。

  二、装饰构图的趣味性

  装饰构图瓣图案有以下几种:

  1、“0”形,大部分的盘子都是以“0”形装饰,盘口以连续纹样或博古纹进行装饰,盘子中心用各种题材加以装饰,突出主题,充分利用了装饰图案极其留白部分,相辅相成,构成了完整的装饰面。

  2、C形,类似的装饰形式很多,如青花山水渔乐纹盘,c形装饰有留白部分,远处的地平线渐趋模糊,给观者留下思考的空间,回味无穷。

  3、U形,如青花花卉纹大海碗,由多个u形拼凑成一个完整的图形,像一个个的花瓣,整只碗也像是一朵盛开的花。

  4、s形,s形构图动感十足,但又不失稳重,如青花对弈纹凤尾尊,曲线的运用体现出画面的优美感,利用s形表现出山体的蜿蜒盘旋和起伏变化。

  5、V形,大部分时候V形是双用,或倒放或横放形成新的构图形式,使得画面更具有稳定性,如青花山水纹盘,双V构成了菱形外框,更加突出中心位置的装饰图案。

  以上的各种图案表现出人与自然的和谐,纹样的原型来自生活,确也是画工经过理性哲理的思索而得出的结论,画工精心营造的正是一种意境,无论是哪种构图都是画工心絮的阐述。观赏者在把玩器物的时候会因画面的不断变化和延伸得到不同的观感,能够产生“物转景移”的独特观赏体验,观赏者进入了游动的、非确定的特殊的审美意境。

  三、装饰形式的存在方式

  “清代德化民窑青花瓷器装饰形式分手绘和模印两种。”熟练的老画工对较简易的画面大都不经过起稿、描图和摹图等工序,就直接挥毫绘画,称为手绘。而模印形式用模子在坯体上直接进行印制。此种方式虽然可以大规模生产,但无法进行复杂图案的印制,因为模子无法刻制得很细致,印模装饰形式要呆板一些,分水的层次效果没有手绘丰富。画工利用两种装饰技法结合不同的构图特点,创作出丰富多彩的青花装饰。德化民窑青花瓷没有类似景德镇官窑青花瓷的景致和富贵,但是,从这个时期的作品中同样可以看出中国山水画的“墨分五色”以及运用图案式、绘画式等极具特色的装饰形式。正因为这两种装饰形式把中国绘画、书法、诗歌三位合为一体,使得清代德化民窑青花无处不显露出中国艺术的意境美。

  1、图案式

  图案式装饰是使用缠枝纹、菊花纹、折枝纹、灵芝纹等规则图案进行装饰。散点式,如青花灵芝纹盘,以螺旋纹为中心,向四周发散开来,画面清爽整洁。二方连续式,如青花博古纹杂宝纹炉,颈口用二方连续纹样的装饰,结合鼓腹部分的博古纹装饰,整个构图简沽舒服,没有繁琐的图案出现。对称式,如青花锦地开光花卉纹盘,图案规则工整。图案式的装饰纹样给人美好的视觉和身心感受,符合人的审美视角。孔子指出即使神圣的“礼乐”传统,如果没有这种人性的自觉,它们也只是一堆毫无价值的外壳、死物和枷锁。”图案式的审美取向是符合人性的,意境之美的要求也在于此。

  2、绘画式

  绘画式装饰风格近似于中国画,讲究意境和虚实。写意,如青花山水人物画觚,器形的上半部分山水装饰,层次丰富,山的前后关系明确,而任务没有花费太多笔墨,却也把人物的动态姿势完整表现出来,下半部分结合瑞兽图案,夸张和模糊处理,体现画工的大胆与激情。工笔,如青花龙纹盘,线条精致流畅,充满张力。中国画最注重经营,留白、虚实。如山水装饰或者对任务的夸张或模糊处理,都是打破时空的限制,描绘出的情景有别于现实,依照画家的主观感受和艺术创作习惯重新布置,构造出一种画家心中的时空境界。因此,观赏者只有通过感受装饰纹样的意境美才能体会画工的意图,否则无法感受绘画式装饰纹样的意趣和境界。

  四、意境美的体现

  中国陶瓷是中国精深思想的继承,意境是中国精深思想在艺术上的表现。民窑陶瓷产品可以更直接的体现中国艺术思想的意境美。宗白华先生说“中国人的个人人格,社会组织及日用器皿,都希望能在美的形式中,作为形而上的宇宙秩序,与宇宙生命的表微。这是中国人的文化意识,也是中国艺术境界的最后根据” 。而清代中期德化民窑的陶瓷产品无论在造型、线条还是装饰画上都能够从有限中透出无限的意境美。陶瓷也被称为“土与火的艺术”,而在其中起关键作用的是“釉”。自汉代发明了釉之后,中国陶瓷一直温润如玉。如果说瓷质是“意境”,那么,呈现在人们面前的上过色釉的瓷面则是“意”。中国陶瓷之“美”也可称为“意境之美”。

  四、结语

  德化民窑青花瓷在当时的时代,就是一种时尚潮流。瓷工们借助自然景物、动物图案、植物图案以及其它装饰图案等,适宜地反映了当时民间的生活画面。清代中期德化民窑在当时,代表着社会的潮流趋势,在清朝的发展,展示了一个时代的辛劳,一个时代的魅力,一个时代的灵魂。而如同现代社会正在蓬勃发展的创意产业一样,清代德化民窑青花瓷是人们心中的宠爱之物,是有着共同爱好和审美情趣的人之间沟通的纽带。人类不能忘记清代德化民窑青花瓷的巨大历文化积淀,它是历史的宠儿,同样也是现代社会工艺美术的榜样。中国传统美学思想儒、道、释,使得清代中期德化民窑装饰传达浓浓的生活韵味,善于意境美的精神表达。正如狄氏认为“上帝的美具有永恒性和绝对性,它超越时空的变化。”这一论述又使人联想到柏拉图在《会饮篇》中对终极的美即美的本性的描述。 而清代德化民窑正是具备这种“永恒性”和“绝对性”的超越时空的美。这是中国艺术的强大之处,也是中国人民的伟大之处。

  来源:艺术百家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