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拍卖风云 | 北宋定窑划花八棱大碗

 2014-05-09

  苏富比香港于4月8日举办“艺海观涛:坂本五郎珍藏中国艺术-定窑”专拍。

  淳朴犹馀慕古风

  康蕊君(《大英博物馆大维德爵士藏中国陶瓷精选》作者)

  白瓷细密防渗,莹亮柔润,清丽可爱,逸雅高风,至今仍乃餐桌皿器佳选。定窰瓷器自古属中国名瓷之列,宋时已一枝独秀,古谓以之盛载食物汤药尤佳,昔时已多有彷製。定窰正品大多精製妙造,纹饰悦目,然此大盌胎质细腻,器形端庄丰盈,划花独特生动、爽快写意,出类拔萃,可谓冠绝同侪,举世无偶。

  定瓷向为宫廷所珍。据典,北宋太平兴国五年(980),吴越贡宋「金装定器」,记录上奉金属镶口定窰瓷器二千之事。宋太宗妃元德李后,太平兴国二年(977)卒,咸平三年(1000)迁葬永熙陵侧,墓中出土不少定窑瓷器。两岸故宫存清宫旧藏定瓷甚多,数器更镌有乾隆帝(1736—95年间在位)诗文。早期定瓷,尤其是唐、五代,不少刻有「官」或「新官」字样,但也见有宋例。而河北曲阳定窰遗址出土宋金瓷片,则有刻「东宫」、官府「尚药局」及「尚食局」之例。

  定窑遗址,位于河北曲阳县近保定市涧磁村、北镇村、野北村、东西燕川村一带,然河北西南井陉县也有出土相类质优瓷例。

  定窑白瓷细腻淳朴,宫廷选为官用瓷器之一,按理乃意料中事。然有宋一朝,烧瓷供御之窰场并非受朝廷严密监管,且并不为御专属,是以可烧製民用瓷器。绝大部分之定窰瓷器,虽则美观,实乃大规模生产的品物。艺匠精心安排,相同的器形、相同的纹饰,重覆烧製,千篇一律。此类盌盘划花草率,时淹没于失透乳白釉中,且过于泛散,欠独特之处,没有因材施艺,甚为模印棱线遮蔽,未尽其美。

  此盌却是少数尽得独妙匠心之品,与上列庸例大相迳庭。其塑形饰纹,无不精緻工巧,刻划葩华千姿百妍,灵动生趣,造型纹样相得益彰。

  器作八瓣,端庄大雅,器身随沿起伏明显,说是花式,却较似丰硕果实之形,犹如半瓜丰腴。塑形修坯尤为细腻,棱线外凹内凸,内壁加施浆釉以显凸棱。下沿斜削爽快,盌底敛收,更形均称,突显其流丽丰盈,诚神来之笔。

  如此八棱盌甚罕,内壁多光素无纹。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四例,其中一器稍大(25公分),另外三器尺寸相若或略小20.5 公分、22.5 公分、及 22.9 公分,有矮圈足,仅盌心划莲纹及内壁饰凸棱,现展于《定州花瓷:院藏定窰系白瓷特展》,台北,2014年,编号II—80、81及82。

  大维德爵士旧藏也有一例(21.6 公分),现存伦敦大英博物馆,图见 Margaret Medley,《Illustrated Catalogue of Ting and Allied Wares》,大卫德基金会,伦敦,1980年,图版VI,编号42。

  金代纪年乾祐十七年(1177)之墓出土一器,略小(18.4 公分),现藏北京首都博物馆,刊于《首都博物馆藏瓷选》,北京,1991年,图版48。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一花式盌,尺寸更小(10.6 公分),或曾磨口,虽谓之洗,但整体与本品相近,器心饰一折枝莲,内壁缀凸棱,器外无纹,底刻「聚秀」二字,参阅《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两宋瓷器(上)》,北京,1996年,图版82。

  本品刻划牡丹盛放,伴以掌状叶片,生动逼真。此折枝牡丹纹饰罕见于定瓷,稀例可参考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小盘二件,或称作洗,其器心划纹样类同,底皆镌乾隆帝御製诗,收录于《得佳趣:乾隆皇帝的陶瓷品味》,国立故宫博物院,台北,2012年,编号5及6。

  定瓷饰莲纹相对较普遍,但多甚草率,虽多配以茨菰叶,仍常与萱草溷淆。然本品莲纹灵巧写实,莲叶捲边姿态各异,气韵与别不同。如此细划莲纹之例,仅止数器,然皆为精品,如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划莲六瓣葵式盘,现正展于《定州花瓷》,前述出处,编号II—39(图三)。故宫收藏瓷片甚丰,包括有河北曲阳县涧磁村及燕川村收集所得,其中有一宋朝残盌,与此类近,可资比对,见《故宫博物院藏中国古代窰址标本》,卷2:河北卷,北京,2006年,图版169上。

  宋人叶寘《坦斋笔衡》云「本朝以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窰器」,学者时引用之,认为宫廷因定瓷涩口不施釉,是以弃定取汝。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蔡玫芬于1996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研讨会上,提出于瓷品上添加金属边稜乃当时宫廷贵冑品好,涩口正好可避免金稜滑脱之虞,因此「有芒」并非为了採用覆烧技术才衍生的瑕疵。「稜釦习尚如此风行,然定窰瓷在北宋中期之前尚未行覆烧技术;是以金稜非因掩饰芒口而产生,相反的,芒口可能因稜釦习尚而生」。负责饰品、隶属工部的「文思院」,以及承办内宫品物之「后苑造作所」,下皆设有「稜作」,专门加缀金银稜釦。蔡氏因此指「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之句,或并不反映宋廷对有芒定瓷之嫌厌,反之可能因定瓷巧饰稜釦,用于特定御典有欠妥适。此盌釉面柔润,色呈牙白悦目,聚处若泪痕而色略深,久历千年风霜,朴淳如昔。可与之媲美者寥寥可数,私人藏例更是绝无仅有。早于1949年,此盌已属着名收藏家艾弗瑞.克拉克伉俪雅蓄,见于多个重要展览。自1971年出现于伦敦苏富比后,未曾公开展览,芳踪杳沉,如今复见尤为难得。

  艾弗瑞.克拉克(Alfred Clark,1873—1950,图四)与夫人(Ivy Clark,1890或91—1976),二十年代始蒐集珍藏,对伦敦东方陶瓷学会贡献良多,积极助筹展览。早于1933及次年,Edgar Bluett 于艺术杂志《Apollo》先后为夫妇两收藏撰文二篇。夫妻二人虽惠赠少量藏品予大英博物馆,绝大部分后经苏富比分批转售。大卫德爵士夫人在1992年的一个访问中,当被问及其夫生前最仰慕的收藏时,她想应该是克拉克(见《Orientations》,卷23,第4期,1992年)。克拉克伉俪品味高致,所藏宋瓷超群绝伦,1960年曾慷慨借出二十八件宋朝佳器,展于伦敦东方陶瓷学会重要展览《The Arts of the Sung Dynasty》,当中包括北宋汝窰天青釉葵花洗,该器后以高价售于香港苏富比2012年4月4日,编号101,至今仍是宋代瓷器世界拍卖纪录。

  《大英博物馆大维德爵士藏中国陶瓷精选》

  限量精装中文版

  -本书介绍-

  斐西瓦乐.大维德爵士 (Sir Percival David) 被赞誉为西方世界最为伟大的中国艺术鉴赏家与收藏家,自1927年起,倾其毕生精力与心血,辗转于欧亚之间,建立了世界上最为精彩并最具有影响力的私人中国陶瓷收藏,可与台北故宫博物院和北京故宫博物院的藏瓷相媲美。1952年,大维德中国艺术基金会于伦敦成立,向全世界的瓷器爱好者展出其收藏成果。2009年,英国大英博物馆开放95号展厅永久展出大维德爵士的中国陶瓷藏品。

  本书从大维德爵士1700余件的藏品中精选50组,由国际最负盛名的中国瓷器专家康蕊君与大英博物馆中国陶瓷馆馆长霍吉淑撰写,并由四位中国陶瓷界著名学者联袂翻译和编校,不仅涵盖了北宋汝窑精品,元至正型青花,明成化青花花卉纹宫碗,成化斗彩鸡缸杯,明单色釉器,清宫秘藏珐琅彩瓷等国家级瑰宝,更从鉴赏角度出发,结合古代文献,考证中国陶瓷发展历史,是学术界、藏家及中国陶瓷爱好者必备参考书籍。

  来源: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