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宝鸡石鼓山西周贵族墓青铜器今起展出

 2014-11-22

  龙纹簠   高35厘米,口横51.5厘米,口纵36厘米   石鼓山西周墓地四号墓八号壁龛出土   器身长边一侧挂有一铃,摇之声音清脆。器壁中部饰有一周直棱纹。直棱纹上、下各饰一周对称分布的数组长尾龙纹。长方形圈足,弧状外侈,两长边近底中部处各有一长方形镂孔。出土之际,器表保留有条带状编织物捆扎痕迹。此簠与故宫博物院所藏西周早期龙纹簠形制、大小近同,器形大气,庄重典雅,有极强的肃穆感。是考古出土时代最早的一件簠,对商周之际青铜器研究,以及探讨簠形器的起源等方面具有很强的学术意义。

  神鸟纹方座簋   高28.6厘米,口径11.6厘米   石鼓山西周墓地三号墓四号壁龛出土   方座四壁每一面饰两两相背的浮雕神鸟纹,鸟纹呈立姿,头部前有高举的象鼻为喙,顶为长角,后有巨耳,体躯为鸟身,置有两条兽爪,高羽翅,长凤尾。胸前设有一小凤纹。此神鸟纹与芝加哥美术馆所藏的仲爯簋方座上的纹饰近似。所有的纹饰均无地纹。此簋铸作工艺精湛,特别是所装饰的神鸟纹式样诡异而华美,十分罕见,极具艺术魅力。之后发掘的石鼓山四号墓也出土了一件形制、纹饰几乎完全相同的方座簋。

  单父丁卣   高39厘米,口横15.5厘米,口纵12.4厘米   石鼓山西周墓地四号墓三号壁龛出土   卣盖两侧有犄角状翘起的装饰物。这两个宽厚的犄角与盖、器上的扁平形棱脊,为此卣平添了豪华感。花蕾形盖钮上饰蝉纹;盖面外圈、器颈和圈足上饰长尾凤纹,盖沿、器腹饰垂尾凤纹,凤冠均为多齿花冠;提梁两端各置一个圆雕兽首,提梁外侧饰两头龙纹,内侧饰变体龙纹;犄角外饰蝉纹。这些纹饰均以细密、规则的雷纹铺地。盖面内圈、腹部上端为直棱纹。圈足内设置四个加强筋。器内底铭文三字“单父丁”。出土时腹内置有一件铜斗。

  凤鸟纹簋   高22厘米,口径15.6厘米   石鼓山西周墓地四号墓八号壁龛出土   腹近球状,两侧分置兽首环状耳,垂珥卷曲,耳侧阴刻线图。圆形盖,隆起,顶端有圈状捉手。圈足较矮。颈部有龙纹一周,盖、器以凤鸟图案为主体,均以扉棱或浮雕兽首为中,呈对称状分布。这种凤鸟,体较短,圆睛尖喙,羽冠较长,状如飘带,尾羽长而尾尖下垂,末端分叉。云雷纹地细腻而无繁复感。此簋所装饰的凤鸟图案,多见于宝鸡地区,如戴家湾出土的凤纹方鼎、凤纹方座簋、文父丁觥等器物上亦有装饰,当也体现地区特色。

  冉盉   高28.6厘米,口径11.6厘米   石鼓山西周墓地三号墓三号壁龛出土   侈口,卷沿,束颈,鬲状袋腹,三柱足。盖顶有精致的双首龙钮,盖与器身一侧的牛首銴间有短链连接,与銴对应的颈部还设有一管状流。盖缘及颈部饰勾连云纹,上下以圆圈纹为界栏。腹部饰双线三角纹,流部饰简化蝉纹。銴内侧的腹壁上铸铭文一字“冉”。

  乳钉纹四耳簋   高29.7厘米,口径35厘米   石鼓山西周墓地四号墓二号壁龛出土   器身分置四组牛首环耳,带长方形垂珥,两耳间设置扉棱。腹部中央饰一周带状直棱纹。上、下各三排长乳钉纹。环耳和扉棱部共饰牛首图案28组。圈足饰三组两两相对的龙纹。圈足内底有菱形网格纹。耳部先铸,尔后再与器身合铸。此簋与宝鸡戴家湾出土,现藏美国弗利尔美术馆的四耳簋,以及宝鸡纸头坊一号墓出土的四耳簋极似。其形制庄重,构造复杂,威严神秘,不仅是青铜器中的精品,还具有宝鸡地区极强的地域特色。

  正在上海博物馆举行的“宝鸡石鼓山西周贵族墓出土青铜器展”展出的青铜器精品包括了极为稀见和首次经考古发现的青铜器精品。这些造型别致、制作精良、世所罕见的珍贵文物,为商周考古学研究提供了极其重要的新资料,对当时历史、文化和礼制发展等方面的研究具有重要价值。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