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传统消费观与“匠人精神”的冲突

 2016-06-27

  中国古代有许多姓氏特别有趣。樊姓,如果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左边一木,右边一木,中间两个叉,下面一个大,就像篱笆——在很长的年代里,樊姓的子孙后裔,他们一生只从事修篱笆的工作。

  施姓,世世代代从事旗帜制造,常称“施工”;陶姓,子子孙孙从事陶瓷制造工作,人道“陶匠”。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真正的工匠精神就是如此,愿意把职业当做名字。

  姓氏与工作的固定关系,就是因管仲的户籍制度改革而起的。他将士民工商分地而居,既有利于技艺交流提升、也防止“见异思迁”,保证了工作的稳定性。这与晚生了管仲2000多年的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的“社会分工论”——所有工种应该垂直化细分而提高效率——有异曲同工之妙。巧的是,斯密(Smith)这个姓氏,就是工匠的意思。

  管仲与亚当·斯密

  正是“四民分业、子承父业”的准则,让大部分家族世代从事一项工作,将工作做到极致,使得齐国的制造业水平远远高于其他诸侯国。

  这也证明了中国古代曾拥有最典型的工匠及工匠精神。

  这个制度到清朝被取消了,而后中国又长时间被短缺经济笼罩。短缺经济时代,人们在意的是廉价、能用,而不是昂贵、好用。没有人愿意为好品质背后的技术、设计买单,更别提审美元素了。

  这直接导致企业家们将廉价定义为核心竞争力,增大规模以降低成本也成为了企业家的信条。爱便宜的消费者,怎么可能养得出有匠人精神的企业呢?那些费时费力、耗资耗材的工匠精神,彻底迷失在了历史的洪流之中。

  费时许久的匠人作品渐成遗珠

  但随着物质不断充沛,中国又逐渐从短缺经济时代过渡到了过剩经济时代,已经粉墨登场的新中产更愿意为优质性能和美好体验买单。政府也为了“智造”推行了供给侧改革。主动和被动转型的企业家数不胜数。

  其实在追求性价比或者性能比这件事上,企业家是没有对错的,他们只是跟随了历史的节奏。

  踏对舞步的人,才得以不离场。而新工匠时代的充要条件,也终于一个一个集齐。但新工匠时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时代?

  中产阶级的时代

  中国中产阶级的人数在近年突破2亿,他们的消费能力远远超过6亿屌丝消费者。他们对价格不敏感,追求良好的生活品质,愿意为产品背后的需求,甚至故事支付昂贵的价格。

  服务他们就是要以他们的需求和满意度为中心,定义所做的一切。一个电饭煲公司研发了6000个专利使米饭更美味也不完全够,他们还做了这些——

  将触控板置于锅盖上,人们不用弯腰操控;

  将外形尽量平面化,使染上的厨房油烟更易清洗;

  内胆有长炭涂层,米饭不粘锅,洗起来毫不费力;

  ……

  IH技术使内胆形成热对流带动米饭翻滚,像在跳舞

  像这样直接击中需求端痛点的产品,才能在以相同价值观为聚焦核心的中产族群中,凭借口碑传播的失控力量,完成制造业的最后一公里冲刺。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