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论文] “中国白”在欧洲的影响

陈建中 

  ——谈德化古代陶瓷的对外贸易

  德化瓷器从古至今一直享有很高的声誉,它以“瓷质上乘,瓷釉洁白光亮,做工精细”而闻名于世。《中国美术》一书中这样记载:“其窑之特别为白瓷,昔日法人称之为‘不兰克帝支那’(Blanc de China即‘中国白’之谓),乃中国瓷器之上品也。与其他之东方各瓷,迥然不同。瓷质滑腻如乳白,宛如象牙。釉水莹厚,与瓷体密贴,光色如绢,若软瓷之面泽然”(见波西耳著,戴岳译:《中国美术》卷下第36~37页,1934年)。因而,德化陶瓷大量外销,在世界市场上销路很好,倍受各国人民的喜爱。

  在欧洲最早与中国有贸易关系的是葡萄牙人,但第一个与德化建立陶瓷贸易的却是荷兰人。荷兰的东印度公司于1609年成立,由于世界市场的变化,加上当时国内战乱,北方港口关闭,而南方泉州、厦门港船只容易进出,到17世纪中期荷兰商人把注意力转到了“中国白”(即福建德化瓷),并建立了良好的贸易关系。沃尔克在所著的“瓷器和东印度公司”和“1683年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日本瓷器贸易”中,以原始的提货单为依据,对荷兰与“中国白”瓷的贸易进行了详尽的说明。1657年清朝政府控制了南部港口后,两国间的贸易关系有一度产生危机,直到1683年才重新恢复贸易关系。

  早在宋代,德化陶瓷已大量地运销到外国。其出口的通道,主要是海路。广州、泉州、明州、杭州、密州等贸易港在当时十分繁荣。因而,泉州、厦门港成了德化与荷兰陶瓷贸易的重要港口。1932年冯和法在《中国瓷业之现状及况状》、《国际贸易导报》中写道:“宋末荷兰人将福建(主要应指泉州)贩运瓷器至欧洲,价值每与黄金相等,且有供不应求之势。”吴自牧在《梦梁录》中写道:“若欲船泛外国买卖,则自泉州便可出洋”。又说:“若有出洋即从泉州港口至岱屿门,便可放洋过海,泛往外国也。”由此可知,中国商人与荷兰商人的“中国白”瓷贸易,都经由泉州、厦门港出口。

  在欧洲各国收藏了大量的中国瓷器,其中“中国白”占有相当数量。福建德化出口的瓷器大体上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小杂件,这些小作品即生动有趣又占有重要的地位,它们是瓷器中的精品,有的还是专为国外的地方民族风情而设计生产的。第二类是中国传统的日用瓷,其外销数量也较多,如茶壶、茶碟、碗、盘等。第三类是装饰瓷和珍品瓷。

   马可·波罗的著作中也证实了德化瓷销往世界各地,受到珍爱而收藏。他写道:“并知刺桐城附近有一别城,名称迪云州(Tiunguy),制造碗及瓷器,既多且美。除此港外,他港皆不制此物,购价甚贱。”“此城之中,磁市甚多,物搦齐亚钱一枚,不难购取八盘。”张星琅译的《马可波罗游记》也谈到:“……作各种大小磁碟子,品质皆是可想象的那样美丽,它们不在别的城制作,只是在这一城。由那里分散到世界各处。这里制作很多,但极便宜。一个威尼斯格罗棱币可以买三个碟子,并且皆是顶好的,比那再好的是你们想不到的了。”马可波罗所指的迪云州,冯承钧译时明确指出是德化,源由是“戴云”与“迪云”字音相近,这是由于译地名按发音而拼写的结果。

  荷兰人与德化陶瓷贸易的产品主是要瓷塑像。这些瓷塑像制工精巧,在欧洲被当成是珍品。瓷制品价格低,且荷兰人对瓷器有很 强的实用性,因而,它们成了荷兰人的抢手货,在欧洲市场也很畅销。

  下面介绍在欧洲收藏的一些典型题材:

  当时销往荷兰的德化特制瓷塑大多表现了荷兰人的生活题材,这些仿欧洲居民生活风情的瓷塑有的还加上中国人传统信仰的狮和麒麟。如现收藏于欧洲的“神龛与欧洲人”就是一种典型的题材,收藏于不列颠博物馆,这一件刻画了一副“上山打猎”的场面,细腻生动。手持老式大口径短程霰弹枪的欧洲人在忙于打猎,邻队的在最显要的位置上,他骑着马,手腕部站着一只鹰;他背后站着一名随队,手拿小燕尾旗;猎狗有时形成三只一组的阵势,猎物包括野兔和牡鹿等,不时回头观望;一座普通的神龛坐落在山顶旁的岩崖上。这一场面气势壮观,具有浓厚的贵族阶层的娱乐生活。这一题材的瓷塑在欧洲收藏的数量很多,但彼此都不尽相同。

  “达弗先生”现被C.C克里斯弗女士私人收藏,“达弗”是中国人对荷兰东印度公司老板“迪德里克·迪弗”(Diederik Duivver)的一种译音。这一题材表现一家人的场面,位置安排大体一样。男人在左,女人在右;男人站在狗一边,妇人站在猴一边;女人头上戴披风围巾或简单的头巾。还有的造型是夫妻端着杯子,桌子上有碟子或干食物。这体现了欧洲人的日常生活习惯,造型简朴,很受欧洲人欢迎。

  骑士题材的塑像在数量上也是很大的。“马背上的荷兰人”,头戴三角形或松软帽子,惯用左手势或右手势。这一题材还包括骑麒麟、龙、海象等动物,有的还在背面釉下写上汉字“番旗”。

  造型别致的小瓷哨子,上方有个小孔,穿上小绳背在身上,加上特定的颜料,成为儿童喜爱的小玩具。儿童用起来容易有趣,很受欢迎。《德累斯顿一览》中记载在1721年前就收集了11件小花瓶,其中有7件在当时就采用了浮雕花纹的手法。这些别致的小型、方便、实用的瓷雕产品,在当时还包括各种姿态的欧洲人造型的小玩具,他们骑在马、牛等动物上。有的动物是神话中的动物造型,如狮、虎、骆驼等。他们在欧洲成为上层人物家庭中的陈设品,或作为儿童的高级玩具,很受欢迎,所以流传很广。1963年在屈斗宫窑址的调查过程中,先后发现了两尊欧洲人物的瓷塑像,这证实了这些小玩具的产地在德化。

  然而,德化瓷在欧洲对基督教的影响最大、最重要、又最深远。亚当和夏娃瓷塑像。腰部以上裸露,发型有典型的欧洲人风格。从这一造型上看,中国古代的陶工要么对人体解剖不熟悉,要么思想保守。《德累斯顿一览》中说,1721年前就收藏6件标有康熙时期的这一题材的作品,且分为两种尺寸,一种9英寸,一种9.5英寸。这一题材把德化瓷与欧洲基督教的神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基督题材的瓷塑像,如圣母(玛利亚)。她似乎与送子观音互相混淆。在西方成为人们的祈祷品。他们当中最有特色的是唐纳利(P.J.Donnelly)收藏的“送子圣母”。它对基督教具有重要的影响,是德化瓷对基督教作出重要贡献的历史见证,在欧洲深受人们的信奉。在这些“送子圣母”的胸前还加上“十”字架。唐纳利收藏的“渔人”印观音,中心部分的装饰是一个下垂的小“十”字架,手上抱着一个小孩,小孩摇着棕榈叶。一点也没有体现出中国佛像的意义。

  维多利亚·阿尔波特博物馆一尊耶稣的塑像,是仿自意大利石膏模像而制,取名为“基督圣心”,还有一尊是“圣母玛利亚膝抱基督尸体”的瓷雕,他们都精细无比,具有典型的欧洲人物格调。欧洲还收藏一些基督教方面的其它题材作品,如讲道坛等。不言而喻,这些题材的瓷作品都是为基督教徒而作,销入欧洲各国。他们对基督教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德化瓷对欧洲的生活习惯也产生过重大的影响。

  到17世纪,作饮料的茶叶才开始传入欧洲,直到1657年才到达英国。由于当地人传统饮料是咖啡,所以开始没有立即盛行。而茶叶饮用方便,清香可口。不久后茶叶就慢慢地被欧洲人所接受。在18世纪以前,欧洲市场上茶叶价格很高,属上层人物所享用的的饮品,因而起初传入的瓷器小而精巧。随着茶叶的普及,盛茶的各种瓷杯也就大量输入,且逐步趋向价廉物美。为适应欧洲市场,在这些茶杯上还使用过欧洲画家贝仑兹(Berentz)的现代画。一件P.J.唐纳利私人收藏的18世纪大口水注,造型是身着西式上衣的中国女,头部盖可拿动装水,壶嘴是手持的花瓶口,有明显的中西式风格,当时出口的这一题材产品很多,有一定数量的这一产品,现为欧洲收藏家所收藏。

  仿欧式各种日用金属杯具,形状、大小不一,大多取材于荷兰和德国风格。从可考的收藏于欧洲的早期照片上看,小杯几乎呈圆杯,小圆形杯成了当时的盛茶用具,因此,无柄的“玲珑杯”倍受欢迎。18世纪后,欧洲的陶瓷客商大批涌入,购买各种仿欧金属杯具,如咖啡、茶具、胖老人形啤酒杯等。这样大批产品销往欧洲市场,此间也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德化的陶瓷生产。在1745年东印度公司Gothenborg(哥森泊格)号沉船的货物里发现一批这种仿金属器具的德化瓷,由于欧洲人逐渐了解和习惯使用中国的各种桌上用具,如碗、盘、杯、高足杯、盐盒等中式桌上用具等,他们的外销也就这样日益增多。

  陶瓷与人类日常生活密切相关,古代德化瓷销到欧洲后,对当地人民生活影响很大。如茶与瓷的传入,使欧洲人接受一种新饮料,方便和改变了原来的生活习俗。德化瓷欧式神塑像,是基督教徒的偶像,对基督教起到促进的作用,在欧洲人信教方面作出了极大的贡献。总之,德化古瓷的对外贸易,曾在中国制瓷史和中西方的文化交流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对中外人民的友好往来作出重要的贡献。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