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论文] 论“窑系”

刘毅 

      一、“窑系”的定义和划分标准

  “窑系”二字的最初使用,是导因于必须表述那些只能判定出品种类别而无法判明具体窑口归属的器物,而这种事例在研究两宋和金元瓷器时是屡见不鲜的。冯先铭先生最初提出“窑系”之说,可能也是为了便于从整体上提纲挈领地描述这一时期制瓷业的发展状况,原未必要作为一种理论体系来阐释。换句话说,由于宋金元时期瓷窑众多,很多窑场生产相同或相近似的产品,而这些不同窑口的产品在很多时候又往往不易区分,这就需要用一个概括性的词汇、需要有一个模糊的、共同性的概念来表述它们,于是,“窑系”之名应运而生。事实证明,“窑系”说固然有它自身的不完善和疏漏之处,但也有其充分的合理性。

  在古陶瓷研究的实际具体工作中,对于“窑”的内涵有几种不同层次的理解,它们分别应用于不同的研究范畴和语言环境,兹分述之:

  第一种:“窑”是指生产陶瓷器的某一座具体窑炉及作坊等相关设施。这种理解所强调的是具体的生产单位,它适用于个案研究,如古窑址发掘和资料整理等。

  第二种:“窑”是指若干地域相近的窑炉或窑场组合而成的一片制瓷业聚集区,亦即窑场。在应用于古陶瓷产地的判定时,这种用法也写作“窑口”。这是一个集中的、有一定地域范围限定的概念,如河北曲阳北镇的定窑、陕西铜川黄堡耀州窑、浙江龙泉查田溪口龙泉窑等,它适用于一般的调查和研究,目前中国古陶瓷研究中的不少课题主要是在这个范围内进行的。

  第三种:“窑”是指更大范围的、生产的产品品种相同或近似的若干窑场的总和。这种理解所强调的是不同窑场之间所具备的共同的产品特征,它的实际含义应该是指某些特定类型的品种,如越窑类型的青瓷、龙泉窑类型的青瓷、耀州窑类型的青瓷等,这种理解适用于更大范围的研究和比较研究,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窑系”。

  “窑系”由生产相同或相近似瓷器品种的若干窑场的总和构成,它既包括了同一地区内的不同窑场,也包括了不在同一地区、但产品风格一致的窑场。也就是说,“窑系”不是按照地域来划分的,而是按照产品特征来划分的,它所强调的是若干窑场之间的主流或大宗产品风格的一致。

  窑系概念的成立,须有如下几个要素:

  首先,窑系不能只有一个单独的窑场,也不仅仅是一个小范围内的若干窑炉和制瓷作坊的小规模组合,而是具有跨地区性。

  其次,一个窑系一定要有一种或一种以上的具有代表意义的标志性产品,如越窑系的青瓷,景德镇窑系的青白瓷,磁州窑系的化妆土白瓷、彩绘瓷和化妆土剔刻花装饰瓷等,这个或这些标志性产品是该窑在概念上得以成立的重要前提条件;也正是由于这种或这些产品,才使得该窑系能够与其它窑系区分开来。

  第三,每个窑系都有一个名窑作为代表,从总体上说,该窑生产这类产品的年代不一定最早,但其产品质量通常却是最高的,它代表了整个窑系的产品特征、尤其是基本的装饰特征,该窑就是这一窑系的中心窑场。

  一般说来,中心窑场是同窑系其他窑场的学习和模仿对象。

  综上所述,窑系的定义可以确定为:窑系是以一个著名瓷窑的标志性产品为代表的、生产某种或某些种特定类型瓷器为主的若干窑场的总称。

  “窑系”所强 调的是某类或某些类产品所具有的共同特征,而不是生产单位的集合体;并且这些共同特征只能是大体的相似,而并不是完全的一致。事实上,在古代,由于地区间制瓷原料的差异以及手工业工艺的个性化,不同的窑口几乎不可能生产出完全相同的产品,它们的外观特征只能是相近,而不会完全相同(例如汝州窑和宝丰窑)。所以只要产品的外观特征基本相同或相似,亦即釉色、装饰等具有共同的特征,就可以构成一个窑系。正因为窑系所强调的是品种而不是生产单位,所以诸窑之间也就不会因此而分出有“宗主”与“附庸”。

  窑系的划分标准是某些具有标志意义的瓷器品种,它强调的是品种优先的原则;一旦这种产品终止生产,其“窑系”意义亦不复存在。正如某些古代著名瓷窑所在地至今仍然生产瓷器,但以其传统品种中断,我们多不以旧时古窑之名名之,也是出于同样的道理。

      二、“窑系”概念的实际应用意义

  “窑系”概念的提出,在古陶瓷研究工作中具有积极的意义,使用这个概念,可以把宋金元甚至更早到唐代纷杂的窑场和它们的产品特征按照比较简约的思维方式整理出来。

  首先,“窑系”之说在充分尊重古代文献记载的同时,把宋辽金元制瓷业的基本状况作了扼要的表述,简化了头绪。如果按窑记述,如此重多的窑场,势必难以面面俱到;如果有所取舍,则取舍标准又不易划一;如果仅按产品分类而不系窑口之名,有时会使人不知所云,或过分繁琐。相反,“越窑系青瓷”、“耀州窑系青瓷”、“龙泉窑系青瓷”这种表述方式令人一目了然;同样地,“定窑系白瓷”、“磁州窑系白瓷”这种表述也使得两种质地不同的白瓷很容易地被截然分开。

  其次,“窑系”之说给那些既非窑址出土、而又不易判定窑日的器物提供了相对宽泛的命名依据。经过几十年来几代学人的不断努力,汉唐宋元等历代大窑、名窑的基本特征已经为研究者所掌握;但是,仍有为数不少的出土品还一时找不到窑口,这表明我们在古陶瓷窑址考古方面还有很多未知世界。另外,一些名窑、大窑的细微差别也不能忽略,比如,同是晚唐五代越窑窑场中的优质青瓷,慈溪上林湖、上虞窑寺前两窑的产品的风格就迥然有异;甚至近在咫尺的南宋至元代龙泉查田的溪口窑和瓦窑垟窑的产品也有明显的区别。脱离开窑址出土品,真正把它们区分清楚,仍然有一定的难度。再比如同属于耀州窑系的河南宝丰窑和临汝窑,产品在外观上很相似,如果见不到器物的断面,往往只能鉴定到窑系。有些人主张以花纹的差异来区分这些窑场的产品,其实这也仅仅局限于粗线条的划分,如果仔细考察,作为区分标志的两种纹饰,可能两窑甚至更多的窑场都有,这样原拟的区分标准就失去了意义。陈万里先生早年在对龙泉窑的调查和研究中,已经提出了瓷器具体生产窑口的鉴别问题,他说:“根据我个人多少次在龙泉的调查研究结果,所谓龙泉窑三个字原非一个简单的名称。龙泉窑中有若干不同地区的窑口,也就有若干不同的出口”。随着近几年考古发现的不断增多,我们也面临越来越多的古代陶瓷器,秦汉以后的墓葬、遗址中一般都有大量陶瓷器或瓷片出土,相比较而言,它们的窑口判定要远比时代判定困难。我们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已经不再是若干年前只需识别某件器物是定窑、磁州窑, 亦是耀州窑、龙泉窑所产的问题,而往往是要在同一窑系中两个产品风格非常近似的窑口之间作出准确的区分。“窑系”之说刚好为这种难度较大的判定提供了一个缓冲的余地。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