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论文] 磁州窑瓷器装饰艺术赏析(上)

马小青 

  白瓷上的装饰技法及装饰品种

  1.化妆白瓷:磁州窑工匠在用当地所产瓷土“大青土”制成的灰白瓷坯上加施白化妆土(俗称“白碱”),再罩一层透明釉料浆,高温烧成磁州窑的白瓷,即化妆白瓷。化妆白瓷是磁州窑装饰艺术的基础,工匠们充分利用这层白化妆土,在其上划、剔、刻、模印、绘画、书写等,创造出珍珠地、划花、剔花、刻花、白地黑花等主要装饰品种,流行于磁州窑产生发展的整个过程。

  2.白地绿斑绿彩:在施过白化妆土的器坯上,点几点绿斑,再罩透明釉料入窑高温烧成。这种氧化铜绿斑点,在高温下熔流,并向四周渗透,在白釉上出现深浅不同的鲜艳绿斑片。

  这种装饰产生于唐代,磁州窑有了新发展,不仅有鲜艳的绿斑片,还有用毛笔绘出的三叶纹或放射形纹等,这可能是磁州窑最早利用毛笔绘出的纹饰。上述两种装饰均出现在观台第一期的罐、行炉上,到第二期仅在小灯、小罐上有绿斑片装饰。

  3.白地褐彩:在磁州窑化妆白瓷上施透明釉后,用浓稠的褐彩料绘圆点、梅花点,或麦穗纹、三叶纹、放射纹、蝌蚪纹等,高温烧成后,花纹凸出,有挡手之感(也有少数在釉下的)。广泛施用于观台第一期的罐、行炉、小梅瓶肩部,小碗和小盘的内心部位,此期极为流行;到观台窑第二期、三期仅剩下绘圆点、梅花点的小罐、小灯。另外在壶嘴、柄、罐耳处粘接部位也施用褐黄斑片,它虽作“粘合剂”,但客观上也起装饰作用,观台第一期流行。

  4.白地珍珠地划花:这种装饰技法借鉴于金银器的錾花技艺,据说这种技法河南密县西关窑首创于晚唐,很快传到河南、河北、山西各窑。它以花卉、动物、人物或文字划花为主体纹饰,其空白处戳印似珍珠的小圆点填补。观台窑的珍珠地彩色鲜艳,也有呈灰黑或浅褐色的。观台第一期有珍珠地划花元宝枕、划卧牛纹枕、行炉、小瓶、加乳钉纹钵等等。第二期有珍珠地划花“福德枕”、“福德枕壹只”、仕女图叶形枕,也有行炉、罐等。第三期金代的珍珠地纹逐渐减少,为篦划花技法取代。

  5.白地划花、篦划花:

  划花是在施过白化妆土而未干的器坯上,迅速用尖状竹木工具划出花纹,罩以透明釉烧成。观台第一期的有罐、行炉、枕等。到观台第二期新出现篦划花技法,先在未干的器坯上划出主题花纹,再用梳篦状工具补划空白处,起到突出主题花纹的作用。另有一种先在器坯上划花,再浇浸白化妆土和透明釉烧成的技法,这样花纹更加淡雅,比印花流畅生动。这种在化妆土下划花的技法,发现于观台、冶子窑,其他两种技法磁州窑十分普及。观台第一期有划花罐、行炉、枕等。第二期有篦划花器物大口碗、盘、罐、钵、瓶、枕、盆等。传世品双勾划“忍”字大盆和枕等属于观台第二期。观台第三期金代地层篦划花技法有了新发展,出现了用篦形工具直接划花的纹饰,如在小碗、大碗、盘内用篦形器直接划出一折枝牡丹的,有的在枕面划出起伏较大的波涛纹等等。

  6.白地剔花:在稍干的器坯上,施一层白化妆土浆,趁其未干,以竹木光而尖的工具迅速划出花纹,并以竹木扁铲状工具,将花纹以外的化妆土剔掉,然后施透明釉烧成。这种剔花不带生硬的刀刻的偏锋痕,且白色花纹在灰白色(或土黄色)胎体中更突出,层次分明,起到明暗对比、粗细对比和突出主题花纹的作用,又有浮雕的艺术效果。观台一期有罐、钵、唾盂等;观台第二期和第三期器形增多,有罐、瓶、矮腹瓶、行炉、钵、盆、枕等,并在花瓣中补以篦划纹,使花朵更有明暗层次。传世品中郭良惠存的白地剔划叶形枕,其正面为白剔缠枝牡丹花等,背面画满缠枝纹,底有“至和三年”、“张家造”两个窑戳。

  7.白地黑剔花:在施白化妆土器胎半干后,再满施或仅在需装饰的部位施黑色料浆,迅速用头尖而光的工具划出主题花纹,枝叶、花蕊部位用尖状和篦形工具划出叶脉等,然后剔掉花纹以外的全部黑色料层,但必须剔至恰到白化妆土层为止,施透明釉入窑烧成。还有一种,反向剔除花纹内的黑色釉料,则成为黑地剔白花效果。有的同一件枕上使用这两种技法,如白地黑剔花“清净道德”文字叶形枕。白地黑剔装饰,黑白对比强烈,花纹更突出,浮雕感极强,但其工艺复杂,技艺要求极高。它不像白地剔花,先剔掉白化妆土,剔到露胎为止,即便多剔掉一层胎体,也无伤大雅;而黑剔花只能剔掉黑色料层,完好地保存白化妆土层。在磁州窑的装饰品种中,它的工艺最复杂,技术水平最高。但传世精品仍不少,如白地黑剔熊戏图叶形枕、“清净道德”文字叶形枕、日本出光美术馆白地黑剔花缠枝牡丹纹叶形枕、东京国立博物馆白地黑剔缠枝牡丹纹梅瓶等等。

  8.白地剔划填黑:在施过白化妆土的器坯上划出主题花纹,剔掉主题花纹以外的白化妆土,而填以黑色料,施釉后烧成。还有一种不再剔掉白化妆土,而是直接用黑色覆盖上地纹,施釉后入窑烧成。这种剔划填黑技法使白花黑地对比更加强烈。在山西晋南地区的金代磁州窑系窑口,这种装饰最为流行。

  9.白地刻剔填白:刻剔填白亦称“嵌瓷”,是在器坯未干时先刻好花纹,刻的深度适当,并将所刻花纹在胎体上剔出凹槽,然后用白色釉料将纹饰的凹槽填平,施釉烧成。1987年峰峰矿区文保所的同志在临水窑采集到一片叶形枕残片,从枕的造型、纹饰、胎质、釉色分析,应为宋代瓷枕。

  10.白地黑花:是在施过白化妆土的胎体上,以毛笔为工具,以斑花石(一种贫铁矿石)为颜料,绘出各种纹饰,罩以透明釉料,入窑高温烧成。也发现有极少数釉上黑彩标本。

  白地黑花装饰,需要在坯子未干时进行绘制,画工必须具备熟练的技巧,对要画的纹饰胸有成竹,以较快的速度一气呵成,表现出磁州窑白地黑花装饰简练、豪放、潇洒自如的艺术风格。它是中国传统的国画与陶瓷工艺相结合的产物,装饰内容反映出中国古代民风、民俗,情趣盎然,为普通百姓喜闻乐见,很受市场欢迎,形成了磁州窑最具代表性的装饰艺术风格。观台第一期出土器物中未发现白地黑花装饰,仅有绿彩和褐彩的三叶纹、放射纹、麦穗纹、梅花点等釉上彩,但可视为白地黑花装饰技法的发端。观台第二期仅发现几十片运用白地黑花装饰的残片。到观台第三期即金代,白地黑花装饰技法在各种器物上普遍使用,发展到鼎盛阶段,常见的有瓶、罐、钵、盆、枕、行炉和器盖,还有少量的盘、碗等。观台第四期元代层出土的长方枕、大瓶、大罐、大盆等多有白地黑花精品。彭城窑元代地层出土更为丰富。

  11.白地黑绘划花:先用黑彩绘出花纹,再用尖状和篦形工具划出枝、蔓、叶和花蕊等部位外轮廓和细部筋脉,划破黑色釉料面,露出白色化妆土底色,最后罩透明 釉入窑高温烧成。划花技法起到“画龙点晴”的效果,使图案黑白分明、生动活泼、立体感强。如观台第三期的白地黑绘划花大龙盆,先用黑彩浓笔绘出两条行龙、一条盘龙和流云,然后用尖状工具划出龙身轮廓及龙的眼、鼻、须、鳞、爪等细部筋脉。行龙飞动云间,盘龙全神狞视,更加威猛生动。白地黑绘划花与白地黑花的流行时代及常见器物基本相同。

  12.文字装饰:文字装饰早在珍珠地划花装饰中就有“福德枕”、“福德枕壹只”;白地划花的有“忍”字大盆、桅白地黑剔的有“清净道德”叶形枕,还有三彩及绿釉器上篦划“春夏秋冬”四字等;用毛笔以黑色料书写于器物上的吉语、格言、诗、问、曲、赋等等,更是丰富多彩,有的是宣传某商品的广告,有的整个枕面书一个大“春”字,或再加两行“春”字诗。四系瓶上多有书写“潇湘夜雨”、“招财利市”、“清酒肥羊”、“酒色财气”、“赵家瓶”、“纪家瓶”、“白家酒”、“酒酒酒”等,均与酒业有关。还有的四系瓶上书“仁和馆”、“黄华馆”、“太平馆”及巴思八文。有写“神芎丸”、“秋露白”的大口罐。其中文字最多的是一方白地黑花长方枕上书一篇《枕赋》,共266字。

  文字装饰出现较早,白地用毛笔书文字装饰的时代,与白地黑花装饰出现的时代基本相同,其流行应在金元时代。

  摘自:《收藏界》200510

  编辑:西岩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