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论文] 磁州窑瓷器装饰艺术赏析(中)

马小青 

  (接上期)

  一、白瓷上的装饰技法,装饰品种

  13.白地雕塑镂空(孔)印花:磁州窑的产品多以手拉坯为主,也有雕塑、模印、镂空装饰。先雕塑或模印镂空成型,再施白化妆土上釉烧成。在观台第一期和第二期有手捏、模印的小狗、小鸟、小瓶、小罐,内印花碗、外印花粉盒、盒盖等。第三期有手捏小动物、小罐、小瓶、盘、碗、盂、成人、童子,模印卧人枕、卧狮枕、镂空罐、炉等,另有印绳纹的钵,还有单面模印的各种附件贴在器物上作为花饰。

  14.白地红绿彩:在化妆白瓷(有的已在釉下点过黑彩,如眼、眉、衣纹、座台等部位)上,再用红绿黄等彩料在釉上绘画,二次入窑低温烧(烤)制而成。这种装饰使白瓷上出现红、绿、黄和黑彩(点眉、眼等部位)。这是磁州窑装饰的新品种,其特点是艳而不躁,丽而不俗,对比强烈,为明清五彩瓷的发展打下了基础。观台窑三次发掘中均发现有红绿彩瓷:第一、二次发掘有红绿彩仕女、小瓷人;第三次发掘,在第三期金代层出土有红绿彩小俑和带红线纹及黄点的器盖。观台、彭城、临水窑多以生产小俑、仕女和佛像类为主,如峰峰矿区临水窑西部,发现金泰和二年(公元1202年)崔仙奴墓,出土五件红绿彩俑和一砖志,在其南一窖藏中出土了一组红绿彩佛像,其中有释迦坐佛、文殊、普贤菩萨、两个弟子、两个天王共一铺七身像,为临水窑产品。其中释迦坐佛通高为61.5厘米,是国内外现存最大的红绿彩瓷器(释迦坐佛、文殊、普贤菩萨现在邯郸市博物馆“中国磁州窑瓷器陈列”展室中展出)。

  河南、河北、山东、山西窑址和墓葬中均出土过红绿彩瓷,主要有碗、盘、罐、瓶、高足杯、小俑、佛像等。流传国外的珍品也不少,长谷部乐尔先生《磁州窑》、《宋代的陶瓷》和蓑丰先生《中国磁州窑系展览》图录中,介绍有金“泰和元年”(公元1201年)款红绿彩碗、金“正大七年”(公元1230年)款红绿彩碗,分别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和安宅博物馆。以前多称“红绿彩”为“宋红绿彩”、“宋赤绘”,但在磁州窑窑口中,至今尚未发现有北宋纪年款的红绿彩瓷和宋纪年墓出土的红绿彩瓷。

  二、黑瓷上的装饰技法、装饰品种

  15.黑釉瓷:磁州窑的黑釉瓷不仅胎料为当地所产,釉料也是当地的黄土,即含铁质较高的黄褐或绛黄的黄土,经水淘洗,滤其粗质,即是黑釉料。在器坯上浇釉或蘸釉入窑高温烧成。黑釉瓷由于胎和釉料是当地所产,特别是釉料取之便利,工艺简单廉价,加之宋代以来饮茶、斗茶之风盛行,黑茶盏为人们所珍爱,故从宋早期到晚清、民国直至解放初黑釉瓷均大量生产。

  由于黑釉含铁质较高,不仅可生产黑釉瓷器,而且还出现了黑蓝、黑红、黑褐、酱色等釉色,即“窑分五色”,这是由釉的厚薄、距窑火远近及窑内氧化气氛不同所造成的。

  16.黑釉白唇:器坯满施黑釉后,把口部的黑釉刮掉,加施一周浓稠的“白釉”(可能是白化妆土与透明釉的混合物),入窑高温烧成。日本学者称作“白覆轮”。观台第一、第二期白唇器有碗、灯、钵、盏托、荷口浅腹钵等。第三期发现很少。观台第四期元代的白唇器是内白釉至唇外,唇以下为黑釉,工艺更简单。

  这种装饰来源于观台第一期器物口部不施釉的技法,口部仅施较浓稠的白化妆土浆,以防止叠烧时粘连,主要有观台第一期的黑釉和青瓷的 盏托、小罐、双耳罐、直壁盒等。

  17.黑釉剔花:在施过黑釉浆的器坯上,用尖头工具划出纹饰,以扁头铲状工具剔铲掉纹饰以外(或以内)的黑釉,露出器胎,入窑烧成。观台第一期有腹部剔三角纹行炉,第二期有内剔牡丹花碗。山西省有宋、金黑釉剔花瓶、罐、玉壶春瓶等。

  18.黑釉突线纹:在器坯稍干后,以白色泥料用漏“粉杠”的方法置于器表,有的两条或四条一组,也有连续排列多条突线纹的,然后施黑釉入窑烧成。因黑釉在高温下熔流,使白色突线上的黑釉流成极稀薄的釉层,故而形成酱色或微带酱色的白突线纹,颇为别致雅观。观台第二期出现少量罐和碗,观台第三期的金代层多见双耳大罐、小罐、瓶等。这种装饰在河南鲁山窑遗址曾发现。在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藏有水注、喇叭口瓶、小罐等。

  另有银色和褐色突线纹碗。在观台第四期的元代层,有黑釉侈口肿唇碗和敛口碗,碗内壁有上下两排银色或褐色突线纹。由于制作原因,突线的头部呈圆鼓状,末端细长似蝌蚪短尾,故似两排蝌蚪纹。

  19、外黑釉突线纹内白釉划花:器物外部用黑釉突线纹工艺,器内施白化妆土划折枝莲或牡丹花,加篦划填补空白处,施透明釉入窑高温烧成。观台第二期侈口半折沿大碗上多有这种纹饰。

  20、外黑釉内白釉划花:器物外部施黑釉,器内白釉划花。观台第二期流行这种碗、盘。其划纹多为折枝牡丹、莲纹、菊花纹、龟纹、钱纹、缠枝纹或二叶一花、四叶二花或双花双叶等,其边饰多曲带纹、水波纹、海浪纹、三角花纹等,在花朵、枝叶间补以篦划纹。观台三期逐渐减少。

  21、外黑釉内白釉:器外满施黑釉,内部施化妆土,罩透明釉高温烧成。在口沿黑白釉交接处,多有高温下釉熔流互相浸透造成的酱黄色现象。观台第二期的大、中、小碗和盘多有这种外黑内白釉装饰,观台第三期的金代渐少。到观台第四期新出现器外黑釉仅施于中腹以下,器外中腹以上和器内及口沿均为白釉,器型多为侈口碗和直壁小碗。

  22.黑釉白斑:磁州窑黑釉白斑有两种:

  (1)先施黑釉于器上,隔一定距离刮掉一圆片黑釉,露出原胎体,然后施涂特殊的浓稠“白釉”高温烧成。

  (2)不刮掉黑釉,以特殊的浓稠“白釉”直接涂在黑釉器上。在观台第三期出土上述两种黑釉白斑瓷鼓残片,似是仿河南鲁山窑黑釉花瓷鼓的作品,,

  23.黑釉铁锈花及褐点彩:磁州窑的黑釉原料是含铁质较高的黄土,在施黑釉浆的器身上或绘或点或洒以含铁质更高的“斑花石”绘料,入窑高温烧成后,黑釉器身呈现褐酱色锈斑点或彩片,或铁锈花纹。观台第二期和第三期有盏、碗、瓶、钵、罐等。第四期黑釉敛口碗内,多有这种褐彩斑点片,侈口肿唇碗内黑釉上也有斑花石绘的褐彩条纹。

  24.黑釉雕镂空(孔):将胎泥拉坯成型或雕塑、手捏、模印、镂空后,施满黑釉高温烧成。观台第一、二期塑有张口吼叫的老虎、颈部镂孔的罐、手捏的小动物、小鸟、小壶、罐、钵和玩具等,观台第三、四期还有小猴、小马等。

  25.黑釉油滴:磁州窑黑釉能烧出各种窑变釉、结晶釉。油滴是在高温中形成的结晶釉,釉面密布银灰色和褐色小圆点,形似油滴。这是磁州窑黑釉仿建窑的装饰品种。观台第二期和第三期发现有少量油滴釉盏、盘、小碗,与建窑油滴盏相比,造型有明显区别。观台窑 油滴盏和碗多侈口,胎体精薄,满釉裹足,并在施釉后经慢轮对足刮削修整,制作精良,还有的盏为卷沿。在观台、冶子、观兵台窑遗址均有发现。

  26.黑釉兔毫:因釉中心铁质在高温中聚集,并向下流动,故产生流淌状的丝毛长条纹,其细密如兔毛,其“毛”色为桔黄、铁锈色,与建窑兔毫色稍异。观台第二、三期发现有兔毫盏,还有外施釉不到底的碗、盏,造型、制作水平均同油滴盏。观台第四期的大量黑釉褐斑彩敛口碗中,有少量带兔毫纹,但造型与第二期盏碗不同,器外半釉,且底有鸡心突,与第四期碗相同。

  关于兔毫釉的记载,有赵佶的《大观茶录》:“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上。”还有蔡襄《茶录》的试茶诗:“兔毫紫版新,蟹眼清泉煮。”观台油滴、兔毫、玳瑁产生的时代正好是宋辽和宋金争战之际,南北交通受阻,观台趁机仿制了深受人们喜爱的兔毫盏等。

  27.黑釉玳瑁:与兔毫、油滴成因相似,在高温下黑釉面上形成褐黄、铁锈等色的小斑点、片,状似海龟背的玳瑁纹,故名。在观台第二期和第三期的碗和折腹盘有发现。到第四期也在黑釉敛口褐斑彩碗中发现有少量玳瑁釉,但造型与第二期不同,而与第四期相同,外釉仅施一半,且底有鸡心突等。还发现有少量铁锈色与黑蓝色小斑点玳瑁釉碗残片,与一般玳瑁釉斑点色不同。

  有专家认为,磁州窑的油滴、兔毫、玳瑁釉及褐斑彩等的制成,是在施过黑釉的器坯上,洒以含铁质极高的斑花石浆,它在高温下与黑釉中的铁质熔化会合,并聚集成不同的点、片、条等而形成仿南建的油滴、兔毫、玳瑁釉。其点小而密者称为仿油滴釉;斑点稍大匀而密者,称仿玳瑁釉;其斑片大小不匀又稀散者,叫褐斑彩;有细密条纹者称仿兔毫。也有专家总称其为“磁州天目”。

  28.酱釉、褐釉、茶叶末釉:烧黑釉瓷时,同样胎、釉制成的器物,在同一个窑会出现绝大多数是黑釉,还有少数是酱釉、褐釉、茶叶末釉,甚至褐红色、豇豆红色等等,这就是窑工师傅所说的“窑分五色”。这是因施釉的厚薄、窑温的高低、距窑火膛远近及火焰气氛的不同而形成的。有一黑釉双耳罐一侧为黑釉,一侧为茶叶末色釉,还有的一半酱褐色釉,一半为褐釉。观台第一期、二期酱色、豇豆红色较多,有罐、钵等。观台第四期由于窑的结构发生了变化,上述两种釉渐少,而茶叶末色釉仍有发现,器形有罐、瓶、碗、盘等。

  29.黑釉素胎花心和桃心:在黑釉盘中有两种盘心未施釉,露灰白色胎:

  (1)盘心露出五角形胎,当是窑工手持坯足,用蘸釉法,轮蘸五次而成,盘内中心和五边角处,用黑釉绘简单的花纹,如三叶纹、五瓣花朵等,所绘花纹,不影响叠烧。观台第一期黑釉盘上有这种装饰,陕西耀州窑黑釉盘(五曲黑釉)晚唐时流行,与观台黑釉素胎花心盘相同。

  (2)“桃心盘”,其蘸釉法为一次转蘸而成,盘心呈现一个无黑釉的“桃形”,这样便于在盘心砂堆支烧,作叠烧时,可防止粘连。观台第四期大量发现这种“桃心盘”,其釉黑色,有少数呈灰黄、酱黄、褐绿或近似茶叶末色。

  三、绿釉上的装饰技法、装饰品种

  30.绿釉:磁州窑绿釉是以铅为助熔剂的氧化铜绿釉,为先素烧半成品,然后低温二次烧成。釉色可分两种:深绿、浅绿和翠绿。(1)深绿釉器为器坯不施白化妆土,先素烧成半成品,再施绿釉料浆,最后入窑低温二次烧成。绿色为深绿或暗绿。(2)将已高温烧成的白瓷器(多数烧成半生的),加施一层绿釉料浆,再二次入窑低温烧成。因其釉稀薄,加白釉底子,故釉色呈翠绿色,有学者称这种绿釉器“绿如嫩柳新荷”。这两种绿釉器物均出现在观台第二期后段,盛行于观台第

  三期,器形有瓶、罐、钵、盒、行炉、盏托、盖等。

  31.绿釉划花:在未施化妆土的器坯上以尖状工具迅速划出花纹,有的直接用篦梳形工具划出花纹,烧成素胎器,再罩绿釉料浆二次入窑低温烧成的。也有用白釉划花器,罩绿釉料浆二次入窑低温烧成的。其时代、器型基本与绿釉器相同。

  32.绿釉剔花:绿釉剔花与白釉剔花前两道工序完全相同,只是绿釉剔花器高温烧后,再罩以绿釉料浆二次入窑低温烧成。观台第三期盛行,有瓶、罐、钵、盒、盖、花盆、香炉、枕。

  33.绿釉黑剔花:由白釉黑剔花装饰变化产生。其划、剔工序完全相同,但是得先素烧后,再罩以绿釉料浆入窑低温烧成。它比白釉剔花和白釉黑剔花出土都少,只在观台第三期发现十余片,器型有大梅瓶、小梅瓶、钵、灯等。

  从绿釉黑剔喇叭足大瓶的底足残片看,其胎质坚硬,瓷化程度高,有的露出白釉,当是白釉黑剔器罩绿釉料浆二次入窑低温烧成,时代应为金代。

  34.绿釉印花、绳纹:将印花纹、绳纹的器坯,先素烧,再罩绿釉料浆后二次入窑低温烧成。观台第三期地层大量出土与绿釉印花器相同的素胎器,如花盆、花瓶、香炉、钵、熏炉、熏盖、枕等。观台第三期也有少量素胎印花小枕残片出土。少数绿釉印花、绳纹器,是印好纹饰后,直接施绿釉料浆入窑低温烧成的。

  35.绿釉黑绘花:与白地黑花前两道工序相同,绿釉黑绘花是先素烧后,再罩一层绿釉料浆,二次入窑低温烧成。发现更多的是白地黑花瓷烧成后,再罩绿釉料浆,二次入窑低温烧成。观台第二期末出现,第二期流行,有大小梅瓶、喇叭口足长颈瓶、矮腹瓶、罐、钵、行炉、枕等。

  36.绿釉黑绘划花:与白地黑绘划花前两道工序完全相同,先素烧再罩绿釉料浆,二次入窑低温烧成发现最多的是山白地瓷器罩绿釉料浆二次入窑低温烧成的,如绿釉黑绘划折枝牡丹大口瓶,其釉色翠绿,又囚有划花和篦划,使其更为生动、潇洒,时代与绿釉黑绘同为金代。

  37.绿釉贴花:先用单画小模印制贴饰,趁湿贴于坯体上,再素烧,然后施绿釉料浆低温烧成(长沙窑流行这种贴花执壶)。也有用白瓷改烧的情况,如将烧成的白地贴花瓜棱瓶,再罩一层绿釉料浆,二次入窑低温烧成其时代均为观台第三期即金代、

  38.绿釉飞刀纹:器:身上为不规则形竖式刀削纹,其成因是在拉坏成形后,连续转动轮盘,用刀具飞快地削剔坯体制成,然后在上、中、下划三道双弦纹,再素烧,然后罩绿釉料浆二次入窑低温烧成观台第二期的钵和小罐上有这种纹饰。

  摘自:《收藏界》200511

  编辑:西岩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