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论文] 高丽青瓷与李朝瓷器略说

欧阳希君 

  优美精致的高丽青瓷是高丽王朝(918—1392年)瓷器中的代表作,它是受中国唐宋青瓷影响而发展起来的,是贵族物质、文化生活的象征。部分上品可与中国宋代汝窑媲美。统一新罗时代生产高温灰釉陶,高丽时代青瓷发展迅猛,受越窑影响较深。10世纪末期大量宋瓷输入后,受中国北方汝窑和南方龙泉窑影响最深,高丽青瓷开始呈现深沉的绿玉式格调,刻划花以菊花唐草为主要装饰纹样,造型以典雅清秀取胜,已不见宋瓷的大胆夸张。12世纪始,高丽青瓷发展达到高峰,釉色综合了汝窑、龙泉窑的工艺特色,产品近似于龙泉窑、汝窑的梅子青、艾叶青、粉青、天青、月白等色,最主要成就在于烧出了美丽绝伦的翡翠色调。器形薄轻乖巧,与雕刻的牡丹、莲荷、唐草、竹节、水禽等图案纹饰巧妙结合,更显和谐与完美。仿生瓷是高丽瓷的魅力所在,人物、鸳鸯、狮子、鸭子、麒麟、摩羯、龙凤、鱼龟等动物形象的水注、砚滴、香熏、笔架等和南瓜、石榴、竹节、荷花,葫芦等植物形象的各式器皿,栩栩如生,精雕细刻,反映出高丽民族崇尚自然的艺术传统。

  高丽青瓷的生产是由宫廷直接派官员“窑直”管理的。尤以全罗南道康津郡大口面沙堂里和全罗北道扶安郡保安面柳川里的窑场最著名。其青瓷产品只供上层贵族,器物务求华丽,重质不求量,不惜工本,广泛采用青瓷堆花(化妆土堆花)、透雕(镂空雕)、象嵌(镶嵌)、辰砂(高温铜红釉)、象嵌描金(镶嵌描金)、铁绘(褐彩)等高难度的精工技巧,或单独使用,或多种工艺综合于一器。仁宗长陵出土的青瓷瓜形瓶及方形台有类于宋代青瓷的高雅宁静,而青瓷透雕七宝香炉、青瓷透雕唐草纹盒、青瓷镶嵌透雕龟甲纹套盖、青瓷透雕双龙笔插、青瓷龟形水洼注、青瓷堆花莲荷唐草纹水注的华丽精巧,已超过宋瓷,足与金银工艺争胜。

  青瓷镶嵌技法的学习、创新、发展是高丽民族对世界陶瓷艺术的最大贡献,虽然我国早在唐代已发明创烧了黑釉刻花填彩瓷,但并未发展起来。是高丽陶工学习使用了该技法,并广泛用于青瓷(也用于白瓷、黑瓷),并发展成多色彩。12世纪中叶后,镶嵌已成为青瓷装饰主流,以人物图案为装饰的稍少,梨花女大博物馆藏12世纪青瓷镶嵌人物纹梅瓶堪为代表;又创造了青瓷镶嵌金彩、辰砂等,将镶嵌青瓷艺术推到了极致。14世纪高丽青瓷走向衰落,被其后李朝的粉青砂器所取代。

  李朝(1392一1910年)瓷器亦有官窑民窑之别,白瓷是李朝最珍贵的瓷品,皇室御器专用白瓷,白瓷烧造一直贯穿于整个李朝五百余年。这与朝鲜半岛的人文地理不无关系,他们喜好洁净,讲究清洁,自古以白色为好。高丽王朝时作为元帝国的驸马国,元人尚白的传统亦可能影响到这里。李朝的《世祖实录》载:“元人尚白,大明尚黑,以至日本尚青……吾东方常时好着白衣。”日本学者柳宗悦认为:“李朝工艺的本质是从白色中追求线条的美,正是民族深刻的悲剧意识的表现。”白瓷以其朴素洁净,符合儒家理想和民族审美情操而成为李朝瓷器的代表,色调有纯白、乳白、青白等。京畿道广州郡牛山里、道马里所产白瓷最好,被司饔院定为御窑。15—16世纪广州官窑白瓷釉色纯正,白中略见淡青,胎质细润,底足稍大,实用且稳重,线条简括柔和,有沉稳恬静之美感。1757年广州官窑迁至分院里至1884年官窑民营化为止的官窑器, 被称为“分院器”。此期白瓷胎骨坚致,釉色白中泛青,部分接近于青白瓷。受清乾隆期瓷雕的影响,亦喜用刻花、透雕等技法进行装饰,作品玲珑剔透,招人喜爱。“壬辰之乱”(1592—1598年)后,粉青砂器停烧,被新进士大夫喜好的白色全部取代,所有佛教色彩的器皿一律加以限制和禁止。这时白瓷盛行,并发展出白瓷镶嵌、白瓷刻花、白瓷透雕、白瓷铁绘、白瓷辰砂等多种技法。

  李朝初期白瓷,是在继承高丽白瓷(产生于10世纪,11世纪白瓷因釉淡薄略带淡青色,12世纪始达洁白温润,均产于青瓷窑口)的生产工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白瓷黑镶嵌与同时代的镶嵌粉青手法不同,镶嵌粉青运用“面镶嵌”,白瓷黑镶嵌强调的是线,其淡青色的釉面有细微开片,配以纤细的白描镶嵌白线,鲜明地勾勒出流利的莲花唐草纹饰,反衬出白瓷之美。白瓷铁绘品种大约15世纪出现在广州官窑,由宫廷画师亲自在白胎上绘制梅竹、葡萄等图案,烧成后呈红、褐、褐黑等层次变化,极富中国水墨画风韵,所表现的正是儒家思想与文人意趣。民窑铁绘亦别具一格,所绘动植物拙中见巧。18世纪后白瓷铁绘退出市场而销声匿迹。白瓷辰砂出现于李朝中晚期,因铜红发色胜于铁褐,部分民窑用辰砂(铜红)替代铁绘,呈色深红、紫红,但终因发色不易掌握,作品数量较少。李朝辰砂瓷器的产地主要集中在盛产辰砂矿的咸镜南道永兴一带。

  李朝粉青砂器产生于高丽末期的国家衰败与政权交替之际。当时掌管陶瓷工艺的官衙涣散,陶瓷工匠各奔他乡独自烧制,工艺技术水平明显下降,但也有不事修饰的稚拙天趣。李朝初期,继承高丽青瓷技法的粉青砂器依然兴盛,粉青砂器胎骨呈灰或灰黑色,以白色化妆土掩饰后,续施一层淡灰青色透明釉,采用氧化焰或中性焰技术烧成,釉色以淡茶色、淡黄色为主。根据在白化妆土上施用的不同装饰手法,粉青砂器又可分为镶嵌与印花粉青、划花与剔地粉青、铁绘粉青、白化妆土粉青等种类。

  李朝青花瓷的出现不会晚于1 5世纪中期世祖时,宣德三年(1428年)大明使节尹风将青花瓷呈献世宗后,青花瓷即成为李朝御用之器。《经国大典》(1461年)载:世祖时,帝王酒器用金银和青花、白瓷器,庶人禁用。成侃(1439—1504年)《慵斋丛话》曰:“世宗朝御器专用白瓷,至世祖朝杂用彩瓷,求回回青于中国,画樽、杯、觞,与中国无异。”据1481年《东国舆地胜揽》云“每岁,司饔院官率画员监造御用器”,多描绘松竹梅纹,构图疏朗舒展,笔力饱满雄健,画风严谨写实,色泽浓艳稳重。青花和上等白瓷一样同产于牛山里、道马里官窑。最早的青花纪年瓷为“弘治二年”(1489年)铭松竹梅纹瓶,松叶上施有铁或铜红。1592~1598年“壬辰倭乱”,李朝陶瓷工匠大批被劫往日本。荒废已久的广州官窑直至1630年左右才重开青花窑。17—18世纪,李朝青花已表现出鲜明的民族特色,器物多见四方、六至十二角等棱角造型,所用青料发色青淡,部分发闷。18世纪正祖朝(1776—1800年)青花料在本土大量发现,分院官窑及各地民窑才开始大量烧造青花瓷,英祖1755年诏令除官窑外禁止私人烧造的青花瓷器,正祖时才终得以在民间全面推广,平民百姓始有机会使用前朝王室、贵族才可享用的青花瓷。李朝晚期又出现了青花辰砂、青花铁绘、釉下三彩(青花、辰砂、铁绘)等品种。

  摘自:《收藏》200604

  编辑:西岩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