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从“伍文”壶看长沙窑的创烧年代

田申   2005-04-15

  长沙窑是我国唐代的重要窑场之一,它生产的高温彩釉瓷器打破了“南青北白”的单调格局,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长沙窑产品在当时远销海外,考古学家在日本、泰国、马来西亚以及埃及、伊朗、伊拉克、阿曼、也门直至非洲的坦桑尼亚等许多国家都发现有长沙窑的器物,仅近年在印尼沿海打捞的“黑石号”古代沉船上,就有长沙窑瓷器5万多件。

  在研究和鉴赏这些瑰宝时,其创烧、兴衰的年代自然为人们所关注。

  经过考古学家多年的努力,从一块长沙窑遗存的模子上找到了元和三年(808年)的铭文,这成为研究长沙窑绝对年限上限的重要依据,当然这并不是创烧年代,创烧年代应当还要更早。

  长沙窑器物上留有许多文字,这些宝贵的信息为我们提供了一些考证的依据。有几件壶上标明了价格,一种标明了“伍文”,收录在由长沙窑课题组编写的《长沙窑》一书中。另一件标明“三千文”,还有会昌六年(846年)年款,收录在李效伟《长沙窑珍品新考》一书中。这两种价格相差600倍,显然不是生产于同一年代。“三千文”伟会昌六年(846年)生产,那么“伍文”壶是什么年代生产的呢?搞清这个问题必须了解唐朝物价变化情况。

  “民以食为天”,中国历代记录物价都以一斗米的价格为参数。查敦煌遗存文献、两唐书、《资治通鉴》等,我们得知爆发“安史之乱”的天宝十四年(755年)是唐朝物价的转折点,这之前100多年间唐朝正当“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物价值虽有增长,但只有几倍之差。“安史之乱”之后,物价猛增了数百倍,从此再也没有回落到以前的水平。

  查《资治通鉴》得知,会昌六年(846年)前后直至唐朝灭亡的几十年间,每一斗米售三千文钱,这与上述会昌六年的“三千文”壶售价正好相同。当时的一斗米折现行公制约5公斤重。

  既然“三千文”的壶可以换取一斗米,“伍文”壶也应当与一斗米的价值相近。查《旧唐书》卷4,在麟德二年(665年)“米斗五钱”,于是“伍文”壶终于找到了生产年代的时间坐标。

  麟德二年(665年)早于会昌六年(846年)181年,是两把壶生产年代的差距。但这仅仅是从有关文献数据得出的理论计算结果,实际情况要受当时许多具体因素影响。“伍文”壶制造工艺是较成熟的,麟德年距唐朝建立不过40余年。结合器形及其他考古资料分析,长沙窑创烧年代可能在唐朝建立前后。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