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关中访玉拾趣

古方   2005-09-30

   “皇后之玺”发现始末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有一方西汉“皇后之玺”,高2厘米,宽2.8厘米,以和田白玉制成,温润晶莹,光泽柔和。玉玺钮作浮雕螭虎形,玺体为四方体,侧面阴刻勾连云纹,玺文阴刻篆书“皇后之玺”4字。这是迄今发现的惟一一件汉代皇

  后的玺印,对研究汉代帝后用玺制度具有重要价值。东汉卫宏《汉旧仪》曰:“皇帝六玺,皆白玉,螭虎钮。文曰:皇帝行玺、皇帝之玺、皇帝信玺、天子行玺、天子之玺、天子信玺,凡六玺。”“皇后玉玺文与帝同。皇后玉玺,金螭虎钮。”该玉玺的玉质、形制和玺文与卫宏所述完全吻合,应是汉代某位皇后所

  用。汉代螭虎钮玉印也见于西汉早期诸侯王墓中,如广州南越王墓出土1颗螭虎

  钮玉印,刻“帝印”二字;满城中山王刘胜墓出土2颗螭虎钮玉印,未刻印文。南越王曾僭越称帝,故仿汉帝印玺制度,但玉质较粗。刘胜的身份为诸侯王,而西汉早期诸侯国百官制度如同京师,拥有螭虎钮玉印不足为奇,但这些玉印

  仅具象征意义,未刻印文,没有实用价值,而且也非白玉制成。

   “皇后之玺”能够重见天日,还有一段不寻常的经历。1968年冬季的一天早晨,咸阳韩家湾村的12岁小学生孔忠良,来到村旁的狼家沟想捡些废铜铁卖钱。当孔忠良沿着沟底漫无目的地寻找时,突然发现荒草中有一个白色的东西在闪亮,他急忙拾起一看,是一件小玉器,上面伏一只兽,下面隐约有字。孔忠良并不认识上面的字,但觉得小兽挺可爱,就把它带回了家。他父亲孔祥发有一些文物知识,认为这是一颗古代印章。孔忠良的哥哥会刻章,想把这件玉印锯截成四份做印章,但孔祥发不同意,觉得应该搞清楚上面究竟刻的是什么内容再说。他拿着玉印给左邻右舍看,有人认出了“皇后”两字。孔祥发决定去西安请教文物专家。

  当时从韩家湾村到西安还没有公路,要进城只能靠走路。孔祥发怀揣玉印带着干粮,一大早就上路赶往西安。他一口气走了5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西安碑林。那时陕西省博物馆还在碑林,博物馆的专家仔细端详这颗玉印,认出了上面刻的是“皇后之玺”4个字,断定这是汉代皇室遗物,并动员孔祥发将它捐献给国家。孔祥发弄清楚了这件玉印的来历后,很爽快地答应了专家的要求,把玉印捐给了博物馆,博物馆则给他20元钱作为奖励。后来,《文物》还发表一篇简报介绍了这件玉玺。

  学术界一般认为这件“皇后之玺”是属于汉高祖刘邦的皇后吕雉的,当地村民也称之为“吕后印”。从地理位置来看,在西汉诸陵中,狼家沟位于汉高祖的长陵和汉惠帝的安陵之间,而离汉高祖长陵最近,仅有2公里。从玉玺出土地点向东可以清晰地望见长陵高大的坟冢。但当地文物干部告诉笔者,狼家沟离长陵虽近,但它却在安陵陵区范围内。笔者观察到,玉玺的出土位置比长陵和安陵都更靠北,也就是说,如果雨水自然冲届,J的话,是不可能将玉玺冲到狼家沟的。笔者推测这应是有人携带此印经过狼家沟附近时遗失的,其历史背景与

  汉陵被毁有关。西汉末年,绿林、赤眉军攻入长安,遍掘汉陵。当时长陵与安陵的陵园相互毗邻,掘墓土兵载着墓内随葬品往来其间,这颗玉玺有可能是在这时被带出陵墓或陵园寝殿,并遗落在狼家沟附近的。 ·

  蓝田玉探秘

  蓝田玉是一个很重要的玉种,与和田玉、岫岩玉和独山玉并列为四大名玉之一。蓝田玉开发历史很早,据说曾发现过用蓝田五制作的史前时期的玉壁,传说秦始皇的玉玺也是用蓝田玉做的。在汉唐时期,蓝田玉的使用达到高潮。许多文献史料及诗词歌赋都提到了蓝田玉。《汉书·地理志》《后汉书·郡国志》都说蓝田出美玉。班固的《西都赋》和张衡的《西京赋》中对蓝田玉赞美有加。唐玄宗曾令“采蓝田绿玉为磬”。汉唐时期大量开采和使用蓝田玉是有其历史背景的。首先,中国古代玉文化在汉唐时期处在发达阶段,社会各阶层用玉蔚然成风,追求美玉成为时代的潮流。当时的玉材以和田玉为上,但和田采玉和运输甚为艰难,其输入量难以满足需求。蓝田地近汉唐都城长安,玉矿蕴藏量很大,开采和运输都极为便利,因此被大量使用。

  从矿物学角度来看,蓝田玉主要是蛇纹石化大理岩,矿物成分为方解石、蛇纹石及少量透闪石、绿泥石等,硬度一般小于摩氏6度,颜色有白色、灰白色、黄色、黄绿色、灰绿色、绿色和黑色等,大多不透明,其特点是多种颜色混杂在一起,绚丽多彩,这或许是古人称之为“美玉”的原因。其中玉质最佳者为苹果绿色,杂质较少,透明度高,俗称“翠绿”。蓝田玉主要蕴藏在秦岭太古代秦岭群顶部一层变质较深的黑云母角闪片麻岩中,成夹层产出,断续延伸数公里(图5)。采矿点位于蓝田猿人化石出土地点公王岭后面的玉川山,即今蓝田县玉川、红星乡——带,距县城约40公里,现有采矿点20余处。

   汉唐时期的蓝田玉遗物近年来逐渐被发现。汉茂陵陵园的外城范围内,曾出土一件四神纹玉铺首,用一块完整的苹果绿色玉料雕成,高34.2厘米,宽35.6厘米,厚14.7厘米,重10.6公斤。正面雕成兽面纹,张目卷鼻,牙齿外露,形象凶猛。兽面两边浮雕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形象。经检测,这件玉铺首在质地、色泽、外观组织、比重、硬度方面与现今蓝田玉矿石极为接近,可以断定它是用蓝田玉中的佳品“翠绿”玉制成的。西安碑林博物馆藏一尊隋代弥勒佛像,高约2米。由于长期的摩挲,佛像的膝部和胸部露出了蓝田玉的

  特征,可以看出这尊佛像是用蓝田玉中不透明的黄绿色玉石雕成的。

  唐代以后,随着政治、经济中心移出关中地区,蓝田玉的使用衰落下来。此后的千余年间,蓝田玉逐渐被世人淡忘。宋代《本草图经》说,今蓝田不闻有玉。而明代宋应星在《天工开物》则说蓝田是葱岭出产玉料的地名,更是将蓝田玉定在了今中亚一带。蓝田本地的老百姓也不知蓝田玉曾有辉煌的历史,他们只是把蓝田玉采来做玉枕,甚至是猪食槽。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随着改革开放和商品经济的发展,蓝田玉逐渐被开发出来,制成装饰品和工艺品进入市场。目前蓝田县有专营蓝田玉制品的市场——蓝苑玉城,西安市内碑林一带亦有较大的蓝田玉工艺品店。同其他的玉器制品一样,蓝田玉被雕成各类形象的制品,大如展帆的玉船,小到戒指、镯子,以及人物、动物、佛像、花鸟,无所不包。如今的蓝田玉为越来越多的人所喜爱。

  唐代玉组佩的复原及佩带

  考古资料表明,唐代的玉组佩仍沿袭魏晋南北朝的佩玉结构,即上端为一件大佩(也称珩),多为蝙蝠形,亦有梯形和半圆形;中部称“璃琚”,为一对左右对称的璜,两璜间或为环,或作四瓣状;下端中间为一件梯形佩,左右各有一颗大的珠子,称为“冲牙”,佩带时相互撞击发出悦耳的响声。各佩件间以丝带相连,穿缀着玛瑙、水晶、琉璃珠子。这种样式的玉组佩是曹魏时侍中王粲发明的,复原式样可参考咸阳隋代王土良墓和西安唐代孤独思贞墓出土的玉组佩,以及唐懿德太子墓石椁线刻画女官像、西安出土隋石雕观音像和《送子天王图》中的净饭王的玉佩。在佩带时,玉组佩往往对称挂坠于腰带上,垂悬于人体两侧。这种样式的玉组佩在中国历史上流传很久,巩县北宋皇陵石文臣像所刻佩饰和北京明定陵出土的玉组佩,都是这种样式。能够使用这种玉组佩的人,往往是皇室成员、王公贵族或文武大臣。如出土玉组佩的唐墓墓主有:李爽,唐银青光禄大夫、太常伯:李贞,唐越王、豫州刺史;李仙蕙,唐永泰公主:独孤思贞,唐朝议大夫、乾陵令:张九龄,唐尚书、右丞相,等等。唐代文献记载,佩玉的等级是以玉色来区分的:皇帝、皇后为白玉佩,太子、太子妃为瑜玉佩,官级一品为山玄玉佩,二至四晶为水苍玉佩。“瑜”“山玄”“水苍”应是玉色的名称,有明确的区分标准,但究竟是什么颜色,如何区分,目前尚不得而知。出土的玉佩件多以青色为主,应包含在上述玉色种类中。还有一部分佩件是明器,玉质较差,用汉白玉或大理石制成。唐人对玉色还有俗称,西安何家村唐代窖藏出土的盛玉带板的银盒墨书文字中,4件银盒的墨书文字详细记载了所盛玉带板的数量、形制和玉色,玉色的名称有“白玉”“文白玉”“更白玉”“斑玉”“深斑玉”等。这些称呼显然是根据玉的外观颜色得来。

  唐人将玉组佩挂带在身上行走起来是什么样子呢?笔者以咸阳隋王土良墓和西安孤独思贞墓出土的玉组佩为蓝本绘出图样,请西安市一家工艺品商店以蓝田白玉仿制。共仿制4套玉组佩,佩件间以玛瑙穿缀,全长约40厘米,供两人

  佩带。笔者又请陕西省歌舞剧院的两名演员身着仿唐“霓裳”服饰,腰悬仿制的玉组佩,轻步行走,一时间,摇动的佩件相互撞击发出的叮叮当当清脆之声不绝于耳,洁白的佩件、鲜红的串珠与华丽的衣裳、高贵的头饰相得益彰,仿佛1000多年前宫廷贵妇再现人间。

  摘自《收藏》2004.12期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