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东方的"泰坦尼克号"

楼钢   2006-02-10

  1822年(清道光二年)1月,一艘长50米,宽10米,重一千多吨,名为"德星"号的巨型中国帆船离开福建厦门港,沿着传统的东线海路驶向爪哇。船上载有2000多名的乘客及船员,同时还装载着价值连城的中国陶瓷。由于当时海盗在大海上频繁出现,来往商船经常遭到抢劫,为了躲避海盗的抢掠,"德星"号在航行期间,突然改变航线,绕道西沙群岛而朝往新加坡、菲律宾方向驶去。不幸的是,当船航行到中沙群岛附近时触礁入水,并在一个小时内迅即沉没。这次沉船堪称东方海运史上最惨痛的海难事件:与"德星"号一起葬身大海的人数多达1800多人,超过了"泰坦尼克号"中丧生的1600余人,是当时大海难中死亡人数最多的,因此被喻为"东方泰坦尼克号"。

  180年转瞬即逝,2002年仲夏的某天,我突然接到原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长叶文程先生打来的长途电话,说是有一位台湾朋友携带了一批海捞中国古陶瓷进入大陆,要捐献给福建德化博物馆,但是由于不懂得如何报关,这些瓷器被迫滞留在香港,问我能不能帮忙在广州办理清关手续。经向广州海关有关人员咨询,凡属向国家文物部门捐赠的文物是不需要交纳关税的,只须办理好单证等正常报关手续。当天晚上,时任福建德化县文体局副局长的陈建中先生就陪同这位台湾子朋水下文化服务公司董事长程子朋先生飞抵广州,而他要捐赠给德化博物馆的正是当年"德星"号上装载的瓷器。工作之余我们闲谈起来,才了解到这其中曲曲折折的经过故事。

  "德星"号沉没之后的百多年间,一直有不同国籍的打捞者试图找到这艘巨大的帆船,这其中也包括中国历史博物馆水下考古研究室主任张威为首的十几名考古专家,在南方沿海一带进行了水下考古。但由于当时勘探、打捞技术水平不高,大都无法如愿以偿。1999年5月,英国著名的海难打捞专家迈克·哈彻(Mike Hatcher)组织了一支打捞队到中国南海勘探古代的沉船。他们根据当年曾经参加过"德星"号救援工作的英国货轮"印第安那号"(Indiana),保留下来的航海日志确定了沉船的大概方位,并使用了先进的声波定位仪和磁强仪扫瞄海床,经过数月的勘探,终于发现了"德星"号,并将船打捞上来,同时出水的还有将近一百万件中国瓷器,这是世界陶瓷考古史上最大的一次发现。这些瓷器有碗、碟、小动物、西洋小人物等数十种造型的青花瓷,几乎全部来自中国著名瓷都福建德化。全程参与"德星"号沉船水下作业的程先生等华人,发现沉船中有数量巨大的中国瓷器时,就萌发了一种要将这些古文物"魂归故里,物归原主"的强烈愿望,即使是其中的一部分也好。但是由于当时和有关打捞人员协调上出现问题,特别是与迈克·哈彻的商谈陷入僵局,他们的这个愿望没能实现。为了更好地炒作,获得更大的商业利益,迈克·哈彻将捞上来的65万件品相一般的古瓷重新推入海里,只留下30余万件运往德国,委托纳高拍卖公司举办专场拍卖会,并引起全世界收藏界的轰动。三年之后,程先生再次来到"的兴号"沉没地点,在当地华人的大力协助下耗费巨资打捞出水数百件完整的、质量精美的古瓷,包括碗、盘、粉盒、盖罐及西洋瓷等。02年5月,程先生将一部分古瓷捐赠给了台北"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器物小组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这批瓷器是福建德化制造的,并介绍他认识了德化古陶瓷研究专家陈建中先生,因此才有了这次大陆之行。

  自唐代以来,福建南部沿海各港口就是中国古陶瓷出口的重要集散地。唐末王潮、王审知兄弟割据福建建立闽国,先后巩固并建立了甘棠港、福州港和泉州港,形成了完整强大的海路发运能力,"泉州城市狭窄,至是扩大仁凤、通淮等数门,教民开通衢、构云屋(即客栈和货舱)……陶瓷铜铁,泛于蕃国,取金贝而还,民甚称便"*。两宋时期,商贸更甚,从以下记录可见一斑:"建炎二年至绍兴四年凡七年间,泉州市舶司获利九十八万缗,绍兴末期广、泉二市舶司抽分及和买所得,每年多至二百万缗……"**。随之而来的是陶瓷制造业的兴盛和造船业的发达,当时福建修造的海船载重可达二千斛,而且开始使用指南针,适应远洋航行。宋代福建从北到南涌现出大批古瓷窑场,德化窑就是其中的佼佼者。02年为建设广州市中国古陶瓷标本研究中心,我曾陪同叶文程先生一道前往德化县,在陈建中先生的指引下,先后在碗坪崙、屈斗宫、岭兜、宝美、上涌、尾林、家春岭等窑址采集到大量自宋至清的标本,形成了完整的、系统性的德化陶瓷标本系列。德化窑坐落在福建中部戴云山区,始于唐。宋时兴盛,主要生产各类带刻花的日用青白瓷具,坯胎较厚重,多采用垫圈叠烧形式以增加产量,其制作的精巧,器型的规正,刻花的潇洒并不亚于景德镇产的青白瓷,我们在碗坪崙窑址就曾看见直径近50公分的北宋青白釉刻花大盘碎片(图一)。南宋、元代德化窑青白器非常精细,胎薄近纸,釉面晶莹剔透,刻花印花细腻、文饰多样,图二这件刻花粉盒盖就是在尾林窑址溪边泥沙积淀层中挖出来的。图三这件精美的青白釉刻花盘是从家春岭窑址采集的,由于兴修公路,家春岭窑址已遭破坏,今后恐怕再也无法看到这样特别精美的标本了。正是在元代德化陶瓷开始走向世界,《马可 波罗游记》就提到德化"制造碗及瓷器,既多且美",《平安志》中也有记载:"白瓷出德化,元时上供"。元代时德化窑还开始烧制一种介乎于青白釉和白釉之间的瓷器,为明代震惊世界的"中国白"开创先河(图四)。明代德化窑白釉瓷器大量出口,主要销往东南亚和欧洲,在西欧受到喜爱,被外国人称为"国际瓷坛的明珠"、"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品",推为中国白瓷的代表,并以"中国白"为世人所知。德化窑始何时开始烧制青花瓷器?史书上并无记载,根据叶文程先生的研究,约在明正德、嘉靖时期。1983年在德化的一座明墓中出土了郭真荫墓志铭。该墓志由瓷版制成,高14.2厘米、宽13厘米,中部稍凹,下端左右两角略残。铭文为:"德化县西隅上林,亡公郭真荫排行第四,生于甲戌年捌月拾贰日子时,没于辛末年柒月贰拾日丑时,享年伍拾捌岁。孝男郭祥祖奉祀,正德己卯年季春吉日书"。正德己卯年为正德十四年,即1519年。同一墓中出土了一件青花瓶,饰菊花纹样,是德化目前发现的有纪年可考的最早的青花瓷器。上海博物馆藏有一件白瓷狮耳瓶,瓶身有青花书写"明朝天启肆年岁次甲子秋吉日赛谢",造型属于明代,釉色白中泛黄,青花呈色暗淡。所以,德化青花瓷始产于明代末年,至清早期兴盛而形成大量的生产能力,这应该是成为定论的了。T.Volker先生在其《瓷器与荷兰东印度公司》一书中,根据荷兰东印度公司保存完整的档案做出论证:(中国)"从万历开始(1604年),销往欧州的瓷器差不多全是青花瓷器。"这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了为什么德化窑要转烧青花瓷器,又为什么"德星"号上会装载了这么多的德化窑出口青花瓷器了。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宋、元、明清德化窑陶瓷主要市场是在海外,国内保留下来的德化器少之又少,因此很多古陶瓷的收藏者并不能正确认识这些德化窑器,往往将他们等同于宋元时代江西生产的青白瓷。我就曾在古玩市场见到一件大号德化窑青白釉刻花粉盒,一边有窑疤,应该是所谓的窑址货,但是卖主并不认识,把它当成是江西小窑瓷器,要价非常之低(图五)。同样的情况包括清代早中期德化青花瓷器如折沿香炉、茶盘等等。其实就目前而论,要在国内市场找到一件完整的北宋德化窑青白釉刻花大盘或者是元代的德化青白釉刻花盘是非常困难的,如果有,那它们的市场价值绝对不会比同时代景德镇窑口的产品低。

  2002年8月19日,福建省德化县举行了盛大的捐赠仪式,台湾子朋水下文化服务公司董事长程子朋先生,向德化县捐赠了36件从"德星"号上打捞出水的德化窑瓷器。经过180年的风风雨雨,这些精美的中国古陶瓷终于走完了它们飘零海外的苦难历程而魂归故里,回到了它们的家乡。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