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小辈模仿大师的画去卖

摘编   2002-04-23

  在北京通往昌平的高路公路旁,有一座颇具规模的花卉及艺术品商厦,里面名花异草、奇石根雕、古玩字画,应有尽有,其中书画作品更是渐成气候。这里已成为居住在京北一带新建小区居民经常光顾的艺术品市场。

  今年3月中旬的一天,一位50岁左右的妇女带着两个男子来到市场管理处,对管理人员说,她是画家范曾的家属,发现这里有人在出售模仿范曾作品的假画,她要求撤下并收走。管理人员不敢怠慢,忙陪着她挨着摊位查看。这位妇女在一幅标有范曾题名的字幅前驻足良久,没说什么,又往前走,来到另一个摊位前,细细观看,然后指了指两幅署名范曾的国画,管理员上前向摊主说了几句,摊主便取下那两幅画,交给了来人。

   如果沿着书画走廓慢步徐行,很快便发现,真有不少“假名人字画”:齐白石、徐悲鸿、白雪石、启功、刘炳森、范曾……一问价格,贵的不过几百元,甚至还有几十元的。再问:是真的吗?有的回答;当然是啦。也有诚实些的说真话;这个价儿,能是真的吗?还有人闭口不答。

   对于书画作品的真假?有人说是真的,有人说是假的,是真是假,到底应该由谁来鉴定?管理人员对此无从执法。

   目前,艺术市场假名人字画泛滥不仅是不争的事实,且成公开的行当,有的甚至到了有恃无恐的地步。无论是拍卖行还是大大小小的画廓,甚至在久负盛名的北京荣宝斋,也不见得全是真迹。北京的潘家园,则是制假卖假的大本营。至于在其它城市,赝品、伪作更是铺天盖地。不久前有人在苏州看到,明清以来大师级巨匠级书画大家的假字画在市场上应有尽有,有的店主倒也十分坦率,言明墙上挂的名家作品都是伪造的,价格也非常便宜,国画大师张大千的画仅卖300元,陆俨少的国画250元,中国书协主席启功的已装裱成轴的四尺对开对联仅150元。

   说起书画市场公然卖假的现象,湖北一位画家愤慨不已。他说,自己的画近年来一直在被伪造或仿制,经常有人拿着高价买来的赝品找他鉴定,甚至连省文化厅批准的湖北省某拍卖行也成了拍卖假货的“权威”,这家公司每月一次的艺术品拍卖会上就充斥着大量赝品。

   家住武汉的刘先生是一位书画收藏爱好者,他说几年前他是常去参加书画拍卖的,现在基本上不去了,“在那里买不到真迹”。

  来自有关机构的信息表明,书画拍卖市场中赝品的平均比例超过三成。据悉,世界两大艺术品拍卖公司之一的苏富比拍卖行已宣布,由于中国书画作品真假难辨,今年将不再拍卖这类艺术品。

    一个卖书画的女摊主说,其实很多人是知假买假,而且还是非假不买。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据女摊主介绍:好多来买字画的人是为送礼,送亲戚,送朋友,送领导,送客户。只花几百元钱,却是“名人字画”,厚礼呀!反正收礼失也不知是真是假。难怪假画有市场。

   据画家李可染之子李小可先生介绍:书画鉴定是一项专业性技术性要求极高的工作,即使画家家属鉴定,准确性也只能达到百分之八九十。 那么一般的圈外人对书画的真伪简直就无法分辨。对于送礼的人来说,买真或买假送人效果都一样,而假画的价格又大大低于真画,为什么不买假画呢?

   目前的书画造假和过去不一样了,已经完全脱离了"作坊"模式,变成了一种系统工程,甚至运用了一些高科技手段。

   书画赝品一般分为临摹、造本、仿本、假画真跋、改添款等几种。临摹本,即比照原作临摹、造本,即专造年代远且无作品传世的名家作品,由于无法将此画与作家其它作品相比较,造本具有很大的欺骗性;仿本,即作伪者长期研习某一名家作品,易于操作且较不常见,有的已经与该名家的笔痕趋同;假画真跋,造伪者绘制出赝品,重新揭裱时,再配以真的题跋,在这种情况下书画鉴赏家也难免不看走眼;改添款,原来的书画无款,添上某一名家的名款以成“名人之作”。

    画工作伪时,有的把名家之作放在玻璃桌下面,利用灯光反射去拓绘,或用大幅玻璃纸铺在原作上,逐笔细描,之后把描好的玻璃纸铺在灯桌上面,再覆以宣纸,然后运笔在宣纸上。有的干脆把画挂在墙头描摹,而后题跋钤印,堂而皇之地随行入市。

    此外,一些新的技术手段也被运用于作伪。如借助化学溶剂、红外线,现在更有电脑、激光照排等高科技手段,造假者都有拿来“为我所用”。还有人将画家的照片与赝品照片进行电脑合成,造成画家与伪作在一起的假象,以此蒙骗鉴定专家。

   凡此种种,给书画真伪的鉴定造成了很多麻烦。

   还有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有的造假者和画廓、拍卖行、甚至是鉴定师、书画家的后人或亲朋结成同盟,串通起来坑害消费者。

   对于文化市场来说,书画打假还未被提到日程上来,缺乏国家法规和有关部门的管理,其主要原因在于书画作品本身。

    书画是一种特殊商品,书画鉴赏是一门相当高深的学问。政府部门可以一夜之间颁发10张拍卖行的营业执照,而即使是10年的时间也难培养出一个真正的书画鉴赏家。因此,即使鉴赏家都具有高尚的职业道德,也难百分之百地鉴定出每幅书画的真伪。

   那么,被造了假的书画家本人对假画也无动于衷吗?不是有《著作权法》吗?他们为什么不用法律来保护自己?

   几年前,画家吴冠中发现一幅冠以他署名的油画《炮打司令部》,此画还参与了拍卖,而吴先生从未画过这幅画,为此,吴先生向法院起诉,虽然最后以吴冠中先生胜诉而告终,但为了这场官司,吴先生整整耗掉了3年的精力,以致于现在只要有人和他提起这场官司,仍伤心不已。吴冠中先生是国内顶尖的艺术大师、全国政协委员,以他这样的声望、地位出面打假这样难,更何况别人呢?

   一位画家还讲了这样一件事:一天,这位画家偶然路过一家拍卖行,见里面正在展出待拍的书画,其中有一幅竟是他的画,他一看便知是假的,便找到工作人员交涉,他出示了自己的证件,说明自己就是画家×××,而那幅待拍的画完全是假货。工作人员听后表示,立即把假画撤下。这位画家说,我当时完全可以找他们打官司,但我想算了,费时费力不说,也不见得有用。

   书画界众多人士强烈呼吁,国家有关方面对这些现象应尽快制定相应措施,对于通过制造赝品牟取暴利的造假者,应通过法律手段予以制裁,课以重典,以规范我国的艺术品市场。

  摘自——广州日报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