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张大千《松下观瀑图》赏读

胡西林   2006-02-24

  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春季拍卖会上将推出张大千巨幅山水《松下观瀑图》,此图纵361厘米、横140.5厘米,纸本浅设色,署款为“己巳冬日过长椿寺,走笔图此,似寿泉大禅师印正。蜀人张大千。”钤张爰白文印、大千朱文印及阳刻肖形鹤印各一方,画幅右下端另钤“长椿寺藏”白文收藏印一方。

  己巳年即1929年,张大千时年31岁。

  这一年3月,张大千被聘为全国美展千事会员,负责审查送展作品。这是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第一届全国美展,4月10日在上海举行。张大千有数幅作品参展并出席了这一届美术展览会。全国美展结束后,5月份张大千随其兄张善子一起前往北京,开始了他这次长达数月的极为愉快的北京之行。是年冬,大千往北京长椿寺参佛。张大千的佛教情结缘于10年前未婚妻谢舜华的突然病故。谢是长张大千3个月的表姐,两人从小青梅竹马,感情甚笃。谢病故时,张大千正在日本,闻讯后即赶回上海,本欲返蜀吊祭,后因兵荒马乱,加上道路不靖,未能成行。此事对张大千刺激极大,人生无常啊,他遂萌生出家念头,并于当年在上海松江禅定寺落发为僧,禅定寺住持逸琳法师为他取了“大千”的法名。后来虽然因为“烧戒”之事张大千离开了禅定寺而没有成为僧人,但是他与佛教却结下了一生的法缘,“大千居士”的名号就是这样取节的。

  长椿寺位于北京市房山区境内,建于明万历二十年(1592年),由万历皇帝的母亲李太后下令敕建,“长椿”二字即出自万历皇帝手书。由于这样的背景,长椿寺规模宏大、香火鼎盛,是明代中晚期的“京师首刹”。这一次张大千往长椿寺参佛,受到了该寺住持寿泉禅师的礼迎,张大千心蕴法喜。长椿寺向有收藏名人字画的传统,而31岁的张大千此时已经画名显赫。参佛之后,寿泉法师请大千为长椿寺绘制丹青佳构,张大千抿笑允诺,于是画下了这幅《松下观瀑图》。

  画完了画,要写画题,可写什么呢?随便抄录一首唐诗宋词不符合张大千的性格,也不能最充分、最准确地表达他此刻的心情,他想到了900多年前他的四川老乡苏东坡。苏东坡是一位极有佛缘的才子,一生中结交了众多禅院寺庙的住持方丈,并且留下许多轶事佳话。有一次,他在赴杭州的途中路过润州(今江苏镇江市),想到了老友佛印法师此时正在金山寺主持寺政,于是前往拜访。佛印留东坡寺内小住。一天,佛印正在方丈室给弟子们说法,苏东坡突然着便服入室进见。佛印问道:“这儿没有你坐的地方,你怎么进来了?”他的意思很明白,这会儿不是苏东坡来的时候。苏东坡却笑答道:“那就暂借和尚四大(即佛教中所谓的“四界”,指地、水、火、风四种构成色法的基本原素)作禅床用一下吧!”佛印又说道:“要借和尚四大可以,但我有一问,你如果能立即答出,我便依你,如果你稍有迟疑,那就请解下你身上的玉带留镇山门。如何?”苏东坡笑而允诺。佛印于是问道:“山僧四大本无,五蕴(佛教名词,即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的简称)非有,你在何处落座?”苏东坡一时语塞。佛印不由分说,立即吩咐侍僧:“收下东坡白玉腰带,永镇山门!”其实东坡并非不能作答,而是故意知而不答,如此便可以入室听佛印说法。佛印果然“中计”,侍僧解下东坡玉带后,佛印又命侍僧取出衲裙送给东坡,东坡于是如愿以偿。

  这是广为流传的一则东坡轶事,张大千随手拈来,他的意思也很明白:当年苏东坡有玉带可留镇山门,今天我张大千没有玉带,那就画一幅《松下观瀑图》留给长椿寺吧。于是他舔舔笔,在画的上端题诗曰:

    笔端突兀走千军,墨落能生万壑云。

    惭愧东坡乡后辈,却无玉带镇山门。

  前两句一如张大千的性格,突出地彰显了他对自己笔墨的自负和对此画的满意,后两句则妙镶典故,盖世才情,欲隐又显。我们不妨再回过头来看看这幅《松下观瀑图》,严谨的构图、奔放的用笔以及淋漓酣畅的水墨效果,使得此作气势磅礴,确实将诗的前两句落到了实处。

  (摘自:《收藏家》2005.05)

  编辑:之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