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高凤翰与他的《玉照清辉图》

陈涵宇   2006-07-10

  高凤翰(1683—1749年)字西园,号南村,亦自号南阜山人,山东胶州人。高凤翰出生在一个世代书香的门第之家,其父高曰恭是一位文学修养很高的人。在父亲的影响之下,幼年的高凤翰在文学上就显示了他的卓越才华,曾被著名诗人王渔洋所赞许。他在成年之后,走的是一条传统文人读书做官的标准道路,雍正六年,高凤翰应贤良方正,列第一等,次年被封为安徽歙县县丞。为官期间,他曾经被人诬陷投进大狱,后虽恢复了官职,但他厌烦了尔虞我诈、惟利是图的官场生活,于是退居扬州,与老友郑板桥一起做起了“职业画家”。晚年由于思乡心切,从扬州回到老家,由于生活困顿,没几年就去世了。高凤翰的卖画生涯虽然为他赢得了一些名声,但对他的实际生活并没有实质的补益。他的画作在当时的影响很大,特别是郑板桥对他的绘画艺术尤为倾倒,还曾经模仿过他的书画赠送四方朋友。高凤翰于乾隆二年(1737年)右臂因病致残,书、画和治印被迫改由左手完成,自称“后尚左生”。他不但是清代最著名的左笔书画家,也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左笔书画家。他的左手书画古拙沉雄,开一代新风;看似如小儿戏步,无章法可言,但仔细玩味可感到其点划精到,中规中矩。在篆刻艺术方面,他直接取法于汉人,有笔有刀,其书画用印多数取自自己之手。高凤翰的作品对清末的赵之谦、吴昌硕都有很大的影响。

  ◆《玉照清辉图》赏析

  在扬州八怪中,高凤翰是画牡丹的圣手,堪和郑板桥的竹、兰与李复堂的松齐名。他所流传下来的牡丹作品极多,南京博物院等大型收藏机构都收藏有他的牡丹作品,晚年他曾在诗中写道“牡丹画多伤右手”,在风趣中透露着一丝忧伤。直至临终之前,他为友人所画的还是牡丹图。为什么高凤翰这样喜爱牡丹?我认为他的家乡山东盛产牡丹,他与牡丹朝夕相处,故其笔下的牡丹有着浓郁的北国风光,大气磅礴,艳而不俗,堪同恽南田笔下的牡丹一争高下。

  近些年有学者对扬州八怪提出批评,认为他们绘画上的成就不高,只有宋元时期的绘画才真正值得我们学习。笔者认为这种看法值得商榷,扬州八怪的绘画何尝不是从宋元中间来的?我们不能够用一种风格,或是一个时期的流派,来否定另一派。在扬州八怪中,认真学习宋代山水和花鸟的画家就有高凤翰,他的山水是学习宋代赵令骧的,花卉很明显是出自于南唐徐熙落墨法的。

  从《玉照清辉图》的年款来看,该画创作于甲寅年夏(1734年)。高凤翰时年52岁,离他右手病残仅差3年时间。这年他在泰州为官,此画应该是在泰州创作的。是年七月份,这里发生了严重的蝗灾,农作物颗粒无收,生灵涂炭,为此,他写下《捕蝗谣》来哀叹民生的辛苦。画中落款的“陶伦学兄”,可能是他同科进举的友人。当然,也不排除他们是真正的同窗。在清代的官场上,同科之间相互称同学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玉照清辉图》的特点有三:构图繁复、笔墨雅洁、物象生动。牡丹在唐代就有很多名贵的品种,最著名的有姚黄和魏紫。此画中的牡丹有五色,品种不同,颜色各异。在牡丹花头的钩染上,他用传统的双钩敷染法为之,体现出他对自然界牡丹的观察是很仔细的。在表现牡丹叶片的时侯,他则通过笔下墨色的浓淡,来表现牡丹叶片的阴阳向背、曲直变化。用石头和牡丹来搭配,在传统绘画中是很常见的。该画中的石头用笔的侧锋画出瘦硬挺拔的线条,皴擦不多,但精神全出。高凤翰除了对画中主要景物如石、牡丹的刻画极具匠心外,对次要部分的细草、密叶刻画得也很精到:他时用双钩填色法,时用墨笔直接点写法,手法多样,总体上看起来和谐统一,异曲同工。

  ◆《玉照清辉图》流传考辩

  在中国古今艺术品收藏观念中,藏品的传承是否有绪是很有讲究的。一件古书画最好能够传承有绪,著录有证。具体地说,一张好的古书画,最好是在官、私家所编的书画录中都有著录过,在本幅或是拖尾等部分,有收藏家、鉴赏家的收藏印章或题跋。因为经过历代收藏家题跋的书画,往往是比较好的、可靠的作品,为我们今天重新鉴定,提供了详实的参考意见。《玉照清辉图》可以说得上是流传有绪的作品,在200年的历史传承中,该图先后经历了3位收藏家之手。

  从画面的收藏印鉴来看,最早收藏此画的是清代中后期的吴大征。吴大征是清代著名的书法家和古文字学家,尤其擅长写金文。他所收藏的主要有:书画、玉器、青铜器等,且极有建树,有多种著作传世。其孙就是民国年间海上著名的画家吴湖帆,他和乃祖一样也是著名的鉴定家,在海上有“吴一眼”之称。吴大征的收藏,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战乱等原因,逐渐地失散了,目前所能见到的已是凤毛麟角。仅南京博物院等大的国家收藏机构,存有他的藏品,如明代周臣的《柴门送客图》等。据说,吴湖帆当年就曾经四处收集他祖父的旧藏,可见其珍稀的程度。此画的右下角有吴大征的两方收藏印章:一是白文“恪斋”,一是朱文“恪斋珍藏”。这两方印章在他书画收藏过程中经常使用。将其与文物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代书画家印章款识》一书中所收录的两枚印章比对之后,完全一致。所以,我们可确定此画是吴大征的旧藏。在吴大征的两枚收藏印章上面,还有三枚收藏印章,全部为白文:“传经堂收藏图书”“容峰收藏之印”。从所盖印的位置来分析,在吴印之上,应该是第二位拥有此画的收藏家了。据笔者的考证,容峰为刘恕的字。而”传经堂”则是他的斋名,他收藏的书画很多,在一些明清书画上,经常能够看到他的收藏印章。但是,对他的生平和其他方面的情况,我们没有更多的了解。最后一位此画的拥有者,就是为画的裱背签条作跋的“三痴”了。他的题跋是这样的:”高氏字西园,号南村,晚号南阜,官徽州绩溪知县,善山水花卉,兼北宗之雄浑,元人之清逸,为扬州八怪中健将。”文不长,但对高凤翰的艺术风格、特点概括得非常完整准确。以书法而言,意在颜真卿和米芾之间,无俗气,是高氏艺术的一位知音。从这张画的装裱来看,是民国年间的裱工,但工艺水平和当时苏州高手比较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可能是安徽一带的裱工所为。从他为本幅上面留下的大幅诗堂来看,他有意请一位或两位名家来为这件作品题跋的,但不知什么原因,一直空空如也。这从侧面说明,这位藏家是很有修养的,他没有因为这件作品归己所有,就肆无忌惮地在画面上乱盖印章或是乱写题跋,而是非常小心谨慎地对待这件心爱的藏品,没有丝毫的伤害。现代很多收藏家就不大注意这方面的问题,甚至使藏品受到破坏。如江苏的一位藏家,因他在自己书画藏品上乱盖的收藏印,给画面以很严重的破坏。20世纪50年代,这件高头大轴被国家文物商店收藏,前些年流散海外。书画的聚散是有缘的。这件名作由于长期在文物商店的库房中,知者不多,一些介绍扬州八怪的画集中也未收录,所以,这件流传有绪的高凤翰的力作,对我们研究高凤翰的绘画艺术是很有益处的。

  高凤翰的书画作品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是书画市场上业绩良好的绩优股。特别是近10年来,在一轮又一轮的书画投资热潮中,其作品呈现出持续上涨的势头。从目前的情况看,他过去10年来的书画交易量不是太大,这其中还包括一些明显的赝品,但他作品的交易额却很高。从一家比较权威的网站最新的统计来看,高凤翰的绘画作品在拍卖市场上的平均价格在10万元上下,最高价是在45万元左右。从发展的角度来看,随着中国古代书画的价格不断走高,像高凤翰这样的大家之作,其价格肯定也会不断地攀升,极具收藏价值。有位收藏家说,收藏现代书画只是“高中生”阶段,收藏古代书画则是进入了“大学”阶段。这句话很有道理。对古代书画的鉴定需要更多的知识储备和丰富的经验,只有进入到这个领域的收藏家,才可以称得上是收藏大家。

  摘自:《艺术市场》2006年01期

  编辑:之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