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世界各国仿制中国瓷器情况

刘伟   2006-09-29

  瓷器的外销热潮同时带动的是制瓷技术的传播与交流,富有浓郁东方民族艺术之美的中国瓷器自公元6世纪的唐代开始向外输出后,在世界各国迅速掀起一股中国瓷器热。然而仅靠远涉重洋来中国贩运瓷器往往供不应求,因此促使世界各国争相仿制中国瓷器。

  仿制唐三彩

  中国制瓷技术最早对外传播的品种是唐三彩陶器,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曾仿制过唐三彩器。在日本古文化遗址中与唐三彩同时出上的,往往还有日本人烧制的三彩器,日本人称之为“奈良三彩”。奈良三彩以奈良县、滋贺县、大阪府出土最多,窑址推测应在奈良、滋贺等地。日本派往中国的遣唐使主要学习唐朝先进的文化及艺术,同时大批留学生和从事专门技艺的人才,在中国也学习各种手工艺制作,有的一年半载,也有的数十年,学成之后带着一身绝技回到日本广泛传播。奈良三彩就是由在中国学习的工匠将唐三彩的一整套制作工艺,包括釉药的成分比例及配釉的方法等等带回日本后烧制的。至今在日本正仓院还保存有唐三彩制作的配方,因此奈良三彩在造型上不仅与唐三彩十分相似,而且其鲜艳流淌的釉面、光艳美丽的色调也都十分接近唐三彩器物。

  中国与朝鲜交往历史相当悠久,早在高勾丽时代(相当于我国汉至初唐),中国的文化诸如典籍、印刷术、造纸术等就已传入朝鲜半岛。唐朝政府与新罗的交往更是十分密切,新罗统一后在政治制度等诸多方面都仿唐朝建制,不少新罗人在唐朝政府考取官位后还久居长安城不归。据传新罗三彩是被请到新罗首都的唐朝工匠指导新罗匠人制作的,因此在风格上更多地融入了本民族的特色。新罗三彩在色调上主要是白、黄、绿色,其中仅有绿色与唐三彩色调有些接近,其余黄色、白色偏差较大。在造型上也有许多不同,最常见的器形主要为生活用具,有罐、盒、盆、碗等,目前没有见到用于陪葬的明器出土。

  在埃及唐三彩出土最多的地点是开罗附近的古遗址福斯塔特,这里在7—10世纪是古埃及政治、商业和制陶业中心,12世纪遭到第二次十字军的围攻毁于战火,至13世纪成为一片废墟。1912年开始对遗址进行调查和发掘,共出土60—70万件陶瓷片,其中中国瓷器残片占有1万多片,其中有越窑青瓷、唐三彩、邢窑白瓷、长沙窑瓷器等,以越窑青瓷居多。在福斯塔特伴随着中国瓷片出土的还有大批埃及仿制品,其品种非常丰富,有仿邢窑白瓷的白釉陶器,有仿越窑青瓷的青釉陶器,还有仿唐三彩的三彩陶器,人们称之为“埃及三彩”。日本学者三上次男先生是这样描写这种状况的,他说“在埃及生产的陶器中,大约有70%一80%是中国陶瓷的仿制品。当输入中国陶瓷时,很快就在同一时期里做出这种仿制器。在输入三彩器的9—10世纪,摹仿三彩器而生产出多彩纹陶器,当输入白瓷时就摹仿白釉陶器,当输入越窑青瓷时就仿制了黄釉陶器。”

  仿制青瓷

  越窑青瓷自唐代输出后,不仅作为一种商品形式在世界各地流通,同时作为一种文化交流在人类文明史上也起着相当重要作用。当时各国陶瓷工匠争相仿制越窑青瓷,最早学会制作青瓷技术的国家是朝鲜。朝鲜自新罗时代晚期开始,就与盛产青瓷的我国五代吴越王朝有着密切联系,一直到后来的高丽时代仍然来往不断。在越窑青瓷输入朝鲜的同时,制瓷技术也被引进,朝鲜工匠在学习的基础上,终于在918年(五代梁贞明四年)于康津设窑,成功地烧成了高丽秘色瓷,又称翡色瓷器。北宋人徐兢在《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一书中曾记载说:“陶器色之青者,丽人谓之翡色。近年已来,制作工巧,色泽优佳。……复能做碗、碟、杯、瓯、花瓶、汤盏,皆窃仿定器制度,故略而不图。……其余则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窑器,大概相类。”由此可见高丽青瓷直接取法于中国越窑青瓷,其后当宋代汝窑镶嵌青瓷的技术传到高丽后,高丽青瓷又开始较多地在粉青地上加黑白镶嵌花纹装饰,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

  在东南亚地区,由于日本和朝鲜是最接近中国的国家,因此中国制瓷技术对其影响最大。随着中国陶瓷的外销和制瓷技术的传播,传统的陶瓷艺术风格也直接影响着世界各国的瓷器生产。与中国一水相隔的日本,受中国制瓷技术的影响非常大。日本学习中国青瓷的制造技艺,主要是从宋代开始,最明显的例子是日本青瓷的烧制,它基本上按宋代龙泉青瓷而制,在造型方面不仅吸收了龙泉青瓷的样式,在釉色上还特意保留了其苍翠、浑厚的特色。至今在他们的古文献中所谓“砧青瓷”、“天龙寺手”与“七官”就是专指宋、元、明三代龙泉青瓷而言。

  仿制青花瓷

  青花瓷器自从元代在中国出现后,很快传到朝鲜。朝鲜青花瓷的仿制时间较晚,从造型、青花纹饰及勾勒、渲染方法来看,主要取法于明代青花。

  对于元青花瓷器的仿制,以土耳其、伊朗和越南等国家最为出色。据文献记载,当时波斯一带画家多有模仿中国青花纹饰的风尚,尤其喜欢采用元青花瓷器上龙、凤、蜞麟等纹饰作为创作素材。1322年(元至治二年)阿布撤以特(Abv Saiyd)所建的拉法朋(Faramin)大清真寺门面上即有龙的形象。对比现在仍保存在伊朗、土耳其等博物馆内的元代青花瓷器上绘有龙、凤、麒麟作品,以及这两个国家当时所仿制的青花瓷器,均可想见其一斑。另据国外文献记载,泰国(暹罗)拉麻卡曼国王曾于1294、1300年(元至元三十一年、大德四年)两次访问元大都,并带回陶工传授中国制陶工艺。越南在14世纪后期所仿元代的青花瓷器和白地绘黑花瓷器,无论在造型、花纹上均十分酷似,几乎与元末明初之作难以区分。因而后来竟有些取代了中国瓷器向中东各国输出,这样的事例屡见不鲜。越南古代被称为占城,我国和越南自古以来关系密切,早在15世纪时,越南就曾聘请中国陶瓷技工传授技艺。在中国制瓷技术影响下,越南也曾烧出许多具有中国特色的“越南青花”瓷器,既有中国韵味又有越南民族风格。

  日本陶艺家们还曾专门到中国,学习青花瓷的烧制方法,回国后开设了伊万里窑和鹿背山窑,专烧青花瓷器。这些青花瓷器在造型、纹饰上都与中国明代民窑青花瓷十分相似,明清时曾大量投入国际市场。

  欧洲一些国家纷纷自己建立瓷厂,竞相仿制中国瓷器,如英国的“弓”瓷厂,法国的胜科得工厂、维西尼亚工厂及皇家陶瓷工厂,德国迈森工厂,荷兰的得尔费特厂等,先后建立了专门模仿生产中国瓷器的工厂,并取得了很大成就。德国模仿景德镇青花透雕玲珑瓷工艺制作的碗、荷兰仿造中国青花生产的“得尔夫蓝瓷”等,在世界上都享有很高声誉。

  摘自:《收藏家》200606

  编辑:西岩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