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艺术品鉴定师“CETTIC职业岗位培训”喜与优

梅痴   2006-10-27

  近日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新启动的文化经济职业岗位培训项目中的重要内容之一,即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此次启动的职业艺术品鉴定师培训项目,其目的是通过培训取得CETTIC职业培训合格证,以便持证上岗,使之职业化,继而规范艺术品市场的鉴定。

  这一职业培训对眼下鉴定学的人才断档状况也是一个亡羊补牢的可喜之举,理应鼓与呼。

  但问题是,艺术品鉴定尤其是古今书画真伪的鉴定,是一项涉及学科十分广泛且知识积累过程又是非常缓慢的特殊学科,如果仅仅套用其他行业的短期培训手段便企望能持证上岗,我以为最终结果不但不能有效规范艺术品鉴定的无序局面,很有可能会因CETTIC的职业化带来诸多难以收拾的更加混乱的格局。

  就拿书画鉴定来说,其“成才率”是非常低的。久远的我们且不去说了,上世纪能经得住历史“检验”的书画鉴定家屈指可数,除了吴湖帆,所谓“五大巨头”中,也只有谢稚柳、徐邦达、刘九庵、启功最称高手。但他们各自在书画鉴定领域的优势又有不同,谢稚柳先生鉴定宋元,徐邦达先生鉴定明清,基本上形成了他们的鉴定体系;刘九庵、启功二位先生虽眼力非凡,然严格说来,也还只能称之为顶尖级玩家。他们之后,有一定实力的要数上海的徐建融,但他浸淫谢稚柳先生太久,所述所论多半还是谢学的延续。即便如此,徐先生在当今鉴定界也算得上出类拔萃的顶梁柱了。

  从以上的“数据”我们应该不难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鉴定家的产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由此,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CETTIC的职业培训的成才率——谁来执教鞭?

  在我看来,要想成为书画鉴定家,首先自己得成为一位造诣不凡的书画家,最好还要成为一位不错的篆刻家。所谓书画鉴定家,不仅要博览群书(包括书画印的史论),多看古今名家作品真迹,更重要的是自己要在书画篆刻艺术创作实践方面具备相当的造诣。否则,贸然涉猎书画鉴定学,结果只能是隔靴搔痒,永远是不得要领的。自身的书画造诣一般,无论如何也是无法深入探究书画艺术精微妙谛,更淡不上去鉴定书画的真伪了。一位称职的书画鉴定家,对书画艺术不仅要在理性上有广泛的认识,更应该在感性上有深刻的体会,二者不可偏颇,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常识。

  吴湖帆、徐邦达、谢稚柳、王季迁、启功、徐子鹤诸位前辈之所以在书画鉴定方面有高人一头处,原因就是他们在书画艺术理沦研究和创作实践方面都有着非凡的成就。

  《收藏拍卖导报》记者张娟在其《艺术品鉴定师有望持证上岗》(2006年4月27日)一文中讲述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

  记者在北京古玩市场碰到一位喜欢陶瓷收藏的王先生,他看中了一件“清康熙”时期的青花瓷瓶,特意请“专家”鉴定,在得到“专家”的肯定后,花大价钱将其买了回来,谁知却是一件赝品,王先生被气得病倒在床。而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用一位业内人士的话来讲,就是“鉴定正处在浑水摸鱼的阶段”。一方面,有些鉴定者本身缺乏扎实的基本功底,只是略懂皮毛,便自诩是“鉴定师”,沽名钓誉,四处开具不负任何法律责任的“鉴定证书”赚钱。另一方面,独立于拍卖行、古玩店的权威鉴定凤毛麟角。

  既然“独立于拍卖行、古玩店的权威鉴定凤毛麟角”,那么执掌CETTIC的职业培训教鞭的导师总不至于是天外来客吧?

  在权威鉴定家奇缺的状况下,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就大张旗鼓地启动文化经济职业技能岗位培训项目,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

  红红火火的拍卖业职业鉴定师过度匮乏是事实,对“文化经济职业技能岗位培训”而言,“生源”是招之不尽的;那么,“师源”哪里来?“师资队伍”的含金量究竟有多少?谁能成为合格的导师?如此等等都是摆在我们面前无法回避的实际问题。

  要知道,教学是百年树人的系统工程,如果没有过硬的师资队伍,没有长期的理论研究和实践尝试,其结果只能是误人子弟和扩充“伪专家”队伍。要言之,在古玩行业,书画鉴定在圈内被称之为“软件”,其鉴定难度如同检测电子产品的软毛病,没有一定时间的“临床实践”和对书画艺术源流、精髓以及不同朝代、流派的审美取向、笔墨个性的深层次研究,是难以探究个中奥妙的。

  实践告诉我们,艺术品鉴定师不可能通过短期的培训就可以产生,即便是名牌高校设置艺术品鉴定专业,学生即便是本、硕连续读,离开校门一旦触及非课堂教材的艺术品,其辨伪能力也只能是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正如北京华夏物证古陶瓷鉴定所所长毛晓沪先生所说“我认为:真正的鉴定专家应该是从‘造假’和‘市场’两个环境中磨炼出来的,而不是从学校和博物馆里走出来的。”(《文物打假四人谈》详见《中国文物报》2006年3月15日6版)

  至于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文化经济职业技能岗位培训项目总监袁山开先生的“防微杜渐”之说:“未来有志于从事艺术品鉴定的从业人员经过考试,取得由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颁发的‘CETTIC职业岗位培训合格证书’,并获得艺术品鉴定师及高级鉴定师职称后,就可从事‘鉴宝’工作。这些从业人员鉴定的艺术品及结果将被注册,通过注册号码可在中国艺术品评估鉴定网查询艺术品鉴定的相关信息,并且劳动部将每年组织权威专家团队进行职业年审,鉴定师如果被发现出错率较高或有重大错误,将被吊销资格证书。”看似通过CETTIC职业岗位培训的“艺术品鉴定师及高级鉴定师职称”的“质量”有了“法律保障”,可问题是在起步伊始就把鉴定师的人品、水平寄托在“劳动部将每年组织权威专家团队进行职业年审”上,我以为这正是对“CETTIC职业岗位培训”有可能产生“隐痛”的无奈之忧。

  不正视鉴定学的难度和不有效保证“CETTIC职业岗位培训”的教鞭硬度,其成才率是不难想象的。对艺术品鉴定师“CETTIC职业岗位培训”的草率启动,所引发的未来的艺术品市场弊端,可能不仅仅是要对赝品的打假,抑或会出现对“艺术品鉴定师”、“高级鉴定师”的打假。

  摘自:《收藏界》200607期

  编辑:之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