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牙纹迈不过的一道槛儿

魏玉光   2007-03-02

  一位玩字画的朋友,数年间陆续收了一些象牙雕件。他集藏的象牙雕件真不少,大到朝片(笏)、烟枪,小到吊件、图章,另有带架的摆件、带座的立件,约有20件上下,可谓琳琅满目,蔚为壮观。一件一件地把玩、观察,温润柔滑的外表,或黄或白的牙色,雕镂精湛的技艺,无不令人喜爱。把玩间,忽生疑惑:这些雕件,年代有早有晚,为何均不开笑(裂纹)?于是一件件重新过手掂量,感觉似乎轻了点儿。再细看牙纹,发现有些异样,一件“牙雕”刀鞘、刀柄上,布有似铜器上的细小“砂眼”,稀疏而细小,细长如麦粒形,颜色灰黑。可以肯定这是只有骨头才具备的“骨眼”无疑,这件“牙雕”应予一票否决。在一件童子吊件上,我斜光侧视,发现有“合模”的痕迹,犹如青铜器上的铸缝,只是极其浅淡,极其隐蔽。这件童子吊件,从材料上看就不会是象牙。于是更加警觉,极为认真、仔细地观察牙纹,一件件验过,总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我明知故问:“怎么没有牙纹?”,“有,有。”他一边回答我,一边挑出一件细腰葫芦吊件给我看。放大镜下,只见那平行的数根线条并列,没有纵横交叉,且粗细不一,就是同一根直线上,也是忽粗忽细。以手指摸那“牙纹”,似有凹凸感,和真正的牙纹相差甚远。“这不是牙纹,是人工作伪。”我放回他手上说。叭嚓一声,吊件从他手上滑落,掉在水磨石地板上,断成了两截。一看断面,真相大白,原来是复合材料制作的,断茬上石质可见。

  这真真实实的故事,让人心头沉重。

  造假浸淫于牙件,虽非今日始,但现今的造假却达到了登峰造极。造假者首先看中了兽骨,经漂白、抛光、染色作旧后,和象牙有几分相似,可以蒙骗涉道不深的收藏者。于是,牛骨、马骨、骆驼骨等都被派上了用场,但“骨眼”却成为假货的一道硬伤,无法掩饰,无法挥去。野猪牙、鱼牙、一角鲸牙、海象牙等也可以用来冒充象牙,但它们都却乏象牙的纹理,更没有牙纹,而使它们羞羞答答,遮遮掩掩。石制的、复合材料、化学材料的假牙雕也都粉墨登场,争食这片极为狭小、冷僻的市场份额。

  假象牙,不管使用何种材料,无论怎样乔装打扮,总有一道槛儿迈不过去,那就是“牙纹”。

  象牙上的牙纹分为两类:平剖(纵断面)面上有的呈平行的直线条纹,有的呈斜直不规则的线纹,有的呈树木年轮状的水波纹。无论哪种条纹,只是象牙本身的颜色差异所形成的,手摸之,平滑一致,手感无法觉察牙纹的存在。另一类是横截面上的牙纹,有的纵横交错呈人字纹、菱形纹、三角纹、网状纹……细密而清晰,肉眼即可辨识。就是同一根象牙上,它的牙纹并非一种,而是多种多样。如作者收藏的《双龙戏珠》摆件,一端牙纹呈方块状,另一端呈三角形纹。《祖孙游山》摆件,同一个横断面上,就有三角纹、人字纹、网状纹等不同的牙纹。笔者收藏的两方象牙素方章,纵断面的四个面上的牙纹各不相同,正像一根木方子上四面年轮木纹各不相同一样。

  高科技用在造假上,它的产品虽然和真物极其相似,但总貌合神异,尤其是牙纹。造物主不相信现代科技的神威,用于造假的现代科技在造物主的作品面前,极难鱼目混珠,窘态必露。至今没见到一件像真牙纹一样的假货。真正的牙纹像出水芙蓉般自然天成,假牙纹娇柔做作,破绽百出,极不自然。

  在当今市场上,新老象牙雕件价格上存在明显的差别,谋利者往往将新牙通过染色、熏烤等手段制成老牙之貌以获高价。如从牙纹上判别,新牙和老牙一样都有清晰美观的牙纹,识别象牙的新旧,“牙纹”是无能为力的。

  编辑:因因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