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贾文忠谈青铜器

陈道祥   2007-03-08

  贾文忠,字闻钟,号铜斋,1961年生于北京。现为:文化部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金属器工作委员会执行主任,中国文物学会文物修复委员会秘书长,中国民俗学会副秘书长,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中央民族大学、北京联合大学、中国防卫科技学院客座教授。中央电视台《鉴宝》专家、《艺术品投资》顾问。事迹曾在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专题介绍,《走进科学专题片》,香港凤凰卫视专题片,《人民日报》,《北京日报》,《中国文物报》等介绍。

  问:贾老师听说您17岁开始参与文物修复工作,能否谈谈您与文物修复的情缘呢?

  贾:关于我这个情缘的问题,其实我自幼就爱好书画。我父亲是修复青铜器的专家,在历史博物馆工作,当年买不起玩具,父亲经常复制一些唐三彩小马、小铜马、铜佛像、小俑人等给我当玩具。八九岁就开始学画画,十二岁左右就画得不错了,十五岁就开始卖画。我们家是家传做文物修复的,那时候找工作比较难,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待业青年,找不到工作,怎么办呢?就去北京文物局考试,结果考上了,17岁(78年)就到文物局正式上班。主要的工作职责就是对青铜的修复,和文革抄家文物整理,83年调到首都博物馆保管部。在首博的时候修复了很多的文物,北京地区出土文物,如:琉璃河出土的大批青铜器、孔庙大成殿中的九块大匾、复制过很多名人书画如:北京郭沫若故居郭老给吴晗的条幅、闻一多手书、矛盾手书等;87年农业博物馆成立,那时候没有专业人员,我就调到农博帮助成立,直到迄今。

  修复青铜器,首先要会复制,说俗一点的就是做假。比如一个鼎丢了两个足,那么就要做出两个和原先一模一样的来,修补上的部分专家都分辨不出来,修复水平就算出徒了。学会了修复的本事自然就学会了鉴定,一个人什么都会复制了,真假的东西一眼就能看出来了,时间长了,眼力也就有了,鉴定也不知不觉就会了。鉴定、做假、修复本质上是一回事,这是从修复角度看鉴定。好多专家有时候看走眼,是由于他们的实际经验不够,修复人员是从器物内部往外看,我们仿制、复制的东西专家都看不出来。我觉得从修复开始学鉴定,是一条捷径,理论和经验对鉴定家来说都非常重要。

  问:作为著名文物修复、青铜器鉴定专家,您能否谈谈我国青铜器目前的出土情况,以及青铜器的收藏价值?

  贾:目前我们国家为了保护文物,保护青铜器,限制了青铜器的流通,但是允许流传有序的东西来进行交易和流通,比如对家传的文物能说清楚来源,就可以进行买卖了;还有就是从国外回流的文物也可以进行交易。近两年来,青铜器的收藏市场形势较好,前两天刚结束的第九届古玩博览会,主要的亮点就是金银铜器,有一个大厅主要是来自香港、澳门回流的古玩,精品大多数都是金银佛像和青铜器,由此可见,近期的青铜器价格非常好,因为收藏界有一个说法:瓷器、书画市场已经没有什么漏可以捡的,唯一剩下的就是青铜器。

  问:青铜器捡漏也存在着几个问题:1、国家对青铜器的市场是否开放,不开放的话,就不会有太大的升值空间;2、收藏流通有序的或者回流的青铜器,要有合法手续,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有许多人在青铜器收藏上触犯了法律,因为有很多都是国家不允许流通的甚至有的是盗墓而来的。   问:鉴定大师史树青老师对您的青铜器全形拓评论为:“贾文忠全形拓下真迹一等,优于民国时期的各家作品。继承和发展这种传统绝技,可谓是对我国的文物保护事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能否简单介绍一下“全形拓”的技巧及其意义?

  贾:民国以前收藏青铜器的人都玩全形拓,他是青铜器收藏的延续。解放以后这种手艺基本上失传了。参加工作后,拜傅大卣先生为师。傅先生教我如何临刻汉印,一块石头刻了磨、磨了刻,在那几年里我刻出了上千方印。傅先生最拿手的“金石传拓技术”在中国首屈一指,他的每张拓片都是难得的艺术品。在自己当学徒的几年里,傅先生将各种传拓技术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我。闲暇之余便也将此当成嗜好,见到相关器物就拓下来。后来又拜书法家大康先生为师,从中学到了颖拓技艺。由于近几年我的时间比较空闲,就专心研究全形拓,做各种各样的全形拓,初步有构想出一本关于全形拓方面的书。全形拓是青铜器收藏的一个延续,有的人收藏了一个青铜器想要和别人分享,但是过去没有照相技术,于是就有了全形拓的出现,上面有名人的题跋,如:罗振玉、端方、唐兰、容庚、商承乍、郭沫若等这样的大师题跋的,其收藏价值也是相当的高。近几年拍卖会上全形拓的价格在3—10万元之间,所以全形拓的收藏价值也非常高。(注:全形拓是一种以墨拓作为主要手段,辅助以素描、剪纸等技术,将青铜器的立体形状复制表现在纸面上的特殊技法。这一技术出现于清代嘉道年间,其历史发展大致可分为三期:滥觞期、发展期、鼎盛期。代表人物之一周希丁精心钻研,拓作精妙,并广传其法,傅大卣为其门徒。)

  问:世界各地博物馆和美术馆,无不把中国青铜器作为馆藏重器,历代收藏家更是把收藏青铜器作为镇宅之宝,世代相传。如今盛世兴收藏,青铜器更是收藏家们竞相追逐的宝贝。您对此有何看法?

  贾:青铜器是中国的国粹,中国的艺术品当中只有青铜器是被全世界公认的,中国发明青铜器并不是最早的,国外比中国要早,只是他们辉煌了一阵以后就败落了。中国的瓷器和国画只有中国人自己承认和炒作,外国人不认同,而且外国人根本就不懂中国人的画。青铜器被世界所公认主要是从1840年以后,鸦片战争后,中国的大门被打开,外国人进入中国以后发现中国的青铜器造型独特,做工精美。在西方国家里,18世纪才出现抽象派和印象派的青铜器造型,但在我们国家3000年以前就有了,所以外国人非常喜欢我们的青铜器。如今像牛尊、羊尊、马尊等东西在国内很少有机会见到,大部分流散在国外,中国青铜器的艺术地位在世界上是与西方的油画、雕塑相提并论的,在世界的各大博物馆里都有一个专门的中国青铜器馆。

  中国的青铜器的地位之高,缘于自古以来就被蒙上了一层神秘而尊贵的面纱。青铜器的制作工艺复杂、造价高,平常百姓是不容易得到的或是用到日常生活中来,而是皇室贵族用来祭天、祭祖、祭地的专用礼器,从此青铜器的地位就被打上了皇室贵族的烙印。青铜器的收藏自古以来就有,商代王和天子的东西在周代就开始收藏,周代的器物到春秋战国又被收藏,到汉代汉武帝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圆鼎,汉武帝就因为发现了这个圆鼎,就改年号为圆鼎元年,可见当时青铜器的重要性。自古以来玩青铜器被奉为一个非常高雅的艺术,从事的人大多数是文人、士大夫、大官,没有学问的人也玩不了青铜器。民国时期青铜器收藏达到顶峰,从宋代金石学到民国时期出版过几百本书,当时没有一本是写中国艺术品方面的专业书籍,唯一例外的是青铜器。

  前两天国贸有一个青铜器展,大多数属于回流的,虽然青铜器很多,但精品很少。近期以来,关于青铜器的拍卖逐渐多了起来,尤其是铜镜的价格成百倍的涨,收藏家也是看中了青铜器的升值潜力才进行投资的。

  问:能否给我们的藏友介绍一下在青铜器收藏方面应注意哪些问题?

  贾:藏家们应该注意青铜器收藏虽然是个大漏,但同时也是个大陷阱。目前市场上青铜器赝品很多,什么方法造的都有,最近出现最多的是拼接和移植锈的比较多,没有经验的人是看不出来的。真正有收藏价值的青铜器价格相对来说也较高,一旦上当就是好几十万,损失较大。所以收藏青铜器:1、要多看书,了解各个年代青铜器的造型和纹饰;2、多上手,多把玩,多看展览,多到拍卖行翻来复去的看,时间长了就会增长眼力;3、不要单打独斗,要有一个小的团体,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4、多请教老师和专家,给自己把关,少走弯路;5、收藏青铜最好选择回流的或者是有合法手续的,流传有序的,这样才会有较高的收藏价值,有明显出土痕迹的价值并不一定高。

  问:青铜器的收藏似乎还不是普通收藏爱好者可以轻易涉足的,您怎么看?

  贾:是的,收藏青铜器尤其是商周时期青铜礼器不是一般人家可以做到的,首先要有雄厚的经济基础,还要有相当的眼力和经验,所以我觉得一般人还是不去触及青铜器的好,但是裆次稍微低的春秋、战国、秦汉,价格并不高,广大收藏者都可以玩,但这是我自己的一点看法,希望大家可以通过这几点去了解青铜器和收藏青铜器。

  来源:天天文化网

  编辑:之谦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