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拍卖会记录 博拍堂

  签名左下:继春 C. LIAO

  签名画背:“运河” 廖继春 台北市连云街37巷3号

  台湾前辈艺术大师廖继春逝世到今年正好届满三十年,他推广美术教育贡献卓著,风格创新成就斐然,赢得后进的尊崇。他是台湾现代绘画的先驱,以自身的作品指引了抽象绘画的可行性,鼓励东方、五月画会的成立,催促了台湾抽象绘画的诞生。

  廖继春最引人称颂的绘画风格就是色彩的表现,美术史学者以“色彩的魔术师”来赞扬廖继春的绘画。画家曾说过他的色彩是骗人的,不忠于自然的。此无异于颠覆中国绘画师法自然的固有传统,而服t西方野兽派、表现主义的美学观念。他随心所欲的赋予景物主观的色彩,却能够让变化万千的色彩互相调和,同时追求造型的自由,产生愉悦的感受。

  对于色彩与造型的运用,廖继春有其看法,他曾说:“我利用简洁强烈的色彩,以对比和强调来赋予更多的色感,同时在线条的构成中注意造形的趣味。不是写某一个时间内的印象,而是把希望表现的色彩表现出来。”(参阅林惺岳,〈跨越时代鸿沟的彩虹—记廖继春的绘画生涯〉,《廖继春画集》,国泰美术馆,台北,1981年3月出版,页230-231)

  评论家认为,而此一改变归因于1960年代游历欧美后的刺激:“体验了西洋艺术之乡最前卫的艺术风潮,廖继春的潜能大大的被激发出来。回国之后,廖继春完全解放了传统的束缚,更大胆自在的创作。即使在迈入晚年的七十年代前后,作品愈加缤纷多采。亮丽奔放的色彩中,充满着和谐与浪漫,使他的画愈芬芳扑鼻。不执着于物象的像与否,凭着个人对色彩的敏感度与抽象之美的独特诠释,廖继春将自己的创作推向了具国际级画作水准的境界。”(参阅高秀朱,《色彩的魔术师:廖继春教授百岁纪念画展》目录,国立故宫博物院,2001,页6)

  王秀雄认为廖继春丝毫不逊色于野兽派大师作品:“马蒂斯、弗拉曼克、杜菲等所谓野兽派大师的作品,竟没有廖继春的来得大胆有力,最重要者廖继春画面的那一种色彩交响曲般的和谐与洒脱,在西洋野兽派大师的作品上,难于寻觅得到。”(参阅王秀雄,〈华丽和谐的野兽派画家—论廖继春绘画风格的形成历程〉,《廖继春画集》,国泰美术馆,台北,1981,页215)王教授认为廖继春堪称世界性的色彩画家,在中国艺坛上前无古人。

  从1920年代留学日本,到投入美术教育四十余年,廖继春一生大多数时间都投入绘画创作,在绘画成就上不断创造新的高峰,尤其是晚期的创作。美术史学家李钦贤认为:“廖继春不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他的画坛地位不是凭长袖善舞的工夫,而是靠作品表现才气纵横。如此单纯的条件,以构成他获邀赴美的条件,然而外游经验更有如脱缰之马,驰骋大地,使他在步入晚年的一九七○年代,多产如回光返照,登峰造极的大作纷纷涌现。”(参阅李钦贤,〈欧美游踪绽开风格的巅峰〉,《色彩.和谐.廖继春》,雄狮图书股份有限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