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ArtList的退出看艺术品电商的生存之道

 发表于 2016-07-11    阅读 949

从左至右分别为:ArtList产品主管Maxime Germain、ArtList销售主管Astrid de Maismont以及公司CEO Kenneth Schlenker。图片:Courtesy of Artlist

  

一个为二级艺术市场提供匿名销售服务的在线平台ArtList目前即将停止运营。一家英国的艺术品 鉴赏公司原定将于今年六月的巴塞尔艺术展上签约收购这家纽约创业公司,却在签约那天出了岔子。因此,ArtList的五位员工在第二天就被迫离开,公司也正在从他们位于356 Bowery上的共享办公空间里清理物件。

  

这个网站2015年1月由3个时髦的法国年轻人成立,分别是公司CEO、Google前产品市场经 理Kenny Schlenker,销售主管Astrid de Maismont以及设计师Maxime Germain。网站初创时大约有50名用户和300件左右的作品,分为印刷品和多版本(prints and editions)、5万美金以下的单品以及5万美金以上的单品,这三个类别进行销售。


  如今,他们已经拥有9000名注册用户。任何人都可以在网站上搜索待售的作品,但如果看到你感兴趣的作品并想获得更多的信息,你就需要注册成为网站的会员。


  随着ArtList的规模不断扩大,他们也逐渐关注于寻找更高质量的销售委托。就在几个月前,他们开始销售一些一流艺术家的作品,包括一件100万美元(约合668万元人民币)的马琳·杜马斯(Marlene Dumas)画作以及格哈德· 里希特(Gerhard Richter)一件500万美元(约合3340万美元)的抽象作品。

  

ArtList的前身是由三人创办于2012年的Gertrude公司。这家公司的主要活动是在一 些十分时髦的场所精心策划一系列临时性的展览和沙龙,其中包括在Still House集团的工作室和收藏界的花花公子冈特·萨奇(Gunter Sachs)家中所举办的活动,而参加的艺术家们若非话题中心人物便是即将成为艺术界关注的新星。


  尽管举办的活动大受欢迎,但公司本身却很难从中盈利。2015年,三位创办者将他们的重心转移到了Gertrude旗下的科技注册商标ArtList,仍是由同一批,主要由藏家和科技人士组成的赞助商进行支持。



  ArtList创办人:Maxime Germain, Kenneth Schlenker, and Astrid de Maismont。图片:Benjamin Norman/New York Times


  “我们当时的结论是,有两种方法可以扩大业务,“Schlenker在与artnet新闻的电话采 访中说道。像Paddle8和Artsy这样的公司,他们可以募集到很多风投资金,并独立地自主运行。第二种方法就是找到能够帮助企业成长的合作伙伴,在 市场营销方面省下这笔钱。


  一开始,ArtList的合作伙伴是非常主流的艺术行业网站Art Market Monitor(AMM)。其创立者马里昂·马内科(Marion Maneker)也是ArtList的早期支持者之一,他通过在AMM的 通讯稿内发布有关ArtList的藏品信息来换取在ArtList上发布讯息的机会。 这样的合作关系为ArtList带来了新的关注,例如一位拥有一幅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的藏家,在有人对作品感兴趣后便将作品运到欧洲进行察看。


  对于卖家而言,有些在某个市场中已经没有号召力的作品,ArtList又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完全不同 的市场。例如说一名藏家一直试图在洛杉矶卖出作品,但由于展出的次数过多,作品本身已经失去了吸引力。而一位在东京的艺术顾问在ArtList的 Instagram上看到了这件作品,从而产生了兴趣。


  然而,尽管以上的两则例子以及其他与感兴趣的藏家或艺术顾问间的交流,的确能够说明整个团队具有与一定水准的藏家和观众进行沟通的能力,但这样的沟通并不能促成任何的交易。


  “起初,我之所以有兴趣支持他们三个人是因为他们看待艺术市场的方法很聪明,而且也很懂科技,“马内科在给artnet的邮件里写道“ArtList与其他采取网上销售战略的公司所不同的是,他们做事情的目标非常专一。”


  先不论将目标转移到二级市场是否真的找准了客户群,ArtList的这一举动显然让自己陷入了棘手的处境,尤其是这个市场本身也处于调整修正的状态。与三人相识的艺术顾问托德·莱文(Todd Levin)认为他们“勤奋又聪明“,ArtList的失败只能说是他们没有遇到好的时机,而最近的市场也是差强人意。“即便是艺术市场一个轻微的调整,

比如我们在2015年第一季度所经历的,也使得高端市场流失了约10-15%为此感到恐慌的买家,”他在电话中对artnet新闻说。“这样的泡沫很容易破灭的。“

  

而莱文也提到,网络平台也许更适合暂时性崛起的年轻当红艺术家,比如帕克·伊藤(Parker Ito)、 Kour Pour和伊布拉西姆·马哈马(Ibrahim Mahama)等人,但他们未必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归根结底,网络平台仍不适合顶级艺术作品的交易。

ArtList倒闭网页公告 图片:Courtesy of ArtList


  当那家英国艺术品鉴赏公司——三位创立者们都不愿透露具体的名字,但提到了公司已有100年的历史 ——开始接触ArtList时,他们开出的条件看似合理,其中包括他们将带来一个庞大的藏家数据库和已有的收藏方面专家,而ArtList则将为此提供一 个二级市场的交易平台。


  “我们原本将会得到许多客户、库存和交易量,“Schlenker说到,“而他们也将获得一个平台。”但Schlenker也坦承到,ArtList随后犯了一个错误:没有再去争取其他资金,而只是专注于和这家公司的合作。


  Schlenker另外还提到,这家英国的公司并没有他们所说的那般迅速和高效,而ArtList为了支付协商所需的律师费几乎耗尽了所有资金。“本来预计一个半月的沟通过程,最后花费了4个月。“他如此说道。


  尽管按照Schlenker的说法,与英国公司合作的破局是导致ArtList最终停止运营的决定性因素,但他同时也透露这个网站的运行“并不尽如人意“,他们“仍需要很多时间来实现盈利。”


  “ArtList的基本着眼点不是成为一个非常全面性的门户网站或是一个终端、一种服务,“马内科 说道:“他们很聪明地选择了着眼于艺术市场中某一个特定的层面,并试图简化之。”但他同时认为以一个想法作为起点来进行募资,但在中途又转向了另一个相去 甚远的想法,这样可能也是种失败。“他们在过程中有很大进步,但仍然没有赶上公司的消耗速度。这是在创业公司中时常发生的情况。“


  而公共艺术基金(Public Art Fund)的助理策展人丹尼尔·帕尔默(Daniel
Palmer),虽然没有能力就ArtList的销售进行评论,但他谈及了这支团队的一些其他强项。“Astrid和Kenneth两人对当代艺术的见解 一直深深感染着我,而他们在创新方面所投入的激情也让我印象很深刻。“他这样评论道。

  

他们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艺术品库存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不同藏家。“刚开始的18个月内,我们就收到了超 过1亿美元(约合6.68亿元人民币)的作品,而其中几件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绘画就占了总额的大部分。“这些作品包括一件价值800万美元(约合5344万 元人民币)的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以及出自格哈德·里希特、阿尔伯特·厄伦和傅丹(Danh Vo)等人的作品。他们甚至还碰到一个藏家想把所有300多件藏品都清空卖出。“这就是市场,小规模的东西无法成气候。”Schlenker说道。


  ArtList所能提供给客户的是匿名出售他们的藏品,不过买家和卖家还是能够通过平台内的关系网 多多少少地了解一下同个网络内其他人的信息。同时,他们还提供相对快速的交易时间。相比于有固定时间表的拍卖行,这个网络平台通常可以在2-3个星期内就 完成一笔成交。但按照业内观察者的说法,这些优势往往也会成为他们的缺点。


  当被问及如何看待网站的匿名销售问题,莱文说道:“如果我正在和某个特定的人进行交易的话,匿名并 不具有什么优先权,有更多要考虑的事情比这个来得重要。确切地说,一个经验丰富的艺术顾问更愿意明确知道自己在和谁做交易。人们都希望和一个诚实、可靠而又低调的人合作。对于我来说,匿名销售这点并非是首要考虑的重点。“

 

 “举个例子,“他继续说道:“最近有一个二级市场渠道向我提供了一幅梵高的作品,但根据以往经验我 知道这个渠道的可靠性十分值得怀疑。那么,我是会和一个我认为缺乏信用度的人来交易这件梵高的作品,还是会选择一个我信任而熟悉的人,并且以前还成功进行 过交易的人来合作呢?”


  至于交易迅速这一点,莱文说如果合适的作品能找到合适的客户,价格也合理,那么他可以在两三天内就卖出这件作品。


  随着公司运营脚步的停止,ArtList的团队将不得不处理完在网上正在进行的交易。“我们将逐个联系所有的买家和卖家,并且为已经开放的交易寻找到新的买卖场所,“De Maismont说。由于公司现在没有任何库存的艺术品,所以也不存在任何要处理的作品。

 

 “眼下,我们需要花几个星期来决定我们下一步将要做什么,“Schlenker说道。他已经和 Germain一起为一个与艺术无关的新创业公司提供咨询服务,而De
Maismont则将继续她作为艺术顾问的事业。他们目前正在关闭网站的所有公共运行并找出把他们的资产最大化利用的方法。


  “长远来看,“对于未来抱持乐观态度的Schlenker说,“将会有一个艺术圈的P2P市场。我希望人们可以在我们所建立的基础之上搭建起这个市场。”